鸿儒巨学聚荆州之会 才贯二酉探诗学之微

??

——首届“中国荆州·中华诗学论坛”精彩演讲撷要


元人对屈原作品的评论研究
中共济南市委党校讲师   陈静

       相对于其他朝代而言,元代楚辞研究是楚辞学研究史上薄弱的一环。造成这一现象有政治、文化等各方面的原因。元代楚辞学的不发达直接表现为元代的楚辞研究资料不充足:元代楚辞研究专著少,且大多失佚;元人对楚辞的评论散见于其文章、文序或诗词中,难以搜集……这些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今人对元代楚辞学研究的忽视。实际上,元代楚辞学有着自身的特色,比如元人热爱屈原的《九歌》,创作了大量的《九歌图》和《九歌图》题咏诗;比如元曲中刻画了非常丰富的屈原形象……元代人对屈原的作品评价非常高,有的元代评论家认为屈原的作品可以比拟《诗经》中的“国风”,有的评论家甚至认为屈原的作品可以比拟《诗经》中的大雅和颂。
      对于屈原作品的情感特征,元代人普遍认为屈原的作品是发乎情的,而这个情则主要包括怨、愤、忧、愁等。总体而言,元人十分肯定与赞赏屈原的作品,但相较于屈原的作品而言,他们更加推崇屈原的为人及志气。有些元代评论家认为若屈原没有忠君爱国的情怀,那么即使他的文章有盖世之貌,也不值得学习。同样的,我们今天不仅要研究学习屈原的作品,也要学习、发扬屈原的精神,结合时代环境,使屈原的作品和精神焕发出时代光彩。


屈原诗学精神的历史影响与当代意义
南京大学历史学院教授  范毓周


      屈原创作的《楚辞》中表现出他忧国忧民的爱国主义家国情怀与“香草美人”浪漫主义境界相结合的诗学精神,对于后世影响至深。从战国末的宋玉、唐勒、景差之徒到西汉初年的楚辞作为新的文学样式成为时尚,再经贾谊、淮南王刘安、司马迁等人的赞颂,在西汉一代备受重视,对于以楚辞为源头的汉代新的辞赋体式的形成具有重要影响。东汉以后直至魏晋南北朝,屈原的诗学精神不仅被王逸、刘勰褒奖备至,而且对于东晋诗人陶渊明的诗歌创作更是具有重要影响。唐代大诗人李白和杜甫,更是屈原诗学精神的继承者,他们在诗歌创作中充分发挥了屈原的诗学精神,成为唐代诗人的典范。宋代爱国词人辛弃疾更是以词的文学形式发挥屈原的诗学精神的典范。
       近代以来国家多难,人民痛苦,爱国志士无一不以屈原诗学精神鼓舞斗志,毛泽东对于屈原更是推崇备至,在其诗作中处处洋溢着屈原的诗学精神,习近平总书记也多次引用屈原《楚辞》名句,鼓励大家以屈原的“求索”精神推动名族伟大复兴大业。今天,在我们推动伟大的民族文化复兴大业中,继续学习和发扬屈原的诗学精神,对于建设和完善新时代中华诗学精神,加强民族文化自信仍有重要的借鉴价值和启迪意义。


中国诗的形式与发展
北京青云航空仪表有限公司研究员   高松


      一般文学并不存在发展的概念,因为它们不是形式艺术,而是内容的艺术。内容是无所谓发展的,所以在世界其他地方既没有“小说发展”的概念,也没有“诗歌发展”的概念,在中国也同样没有“小说发展”的概念。但在中国却有“诗的发展”历史,因而有“诗的发展”概念,因为中国诗既是内容的艺术,更是形式的艺术,因此,中国诗的发展问题是艺术形式的发展问题,而她的内容方面,与一般文学一样也是无所谓发展问题的。因为从来没有什么文学形式是限制了内容的,中国诗也不例外。
      中国诗有两个可能的发展路径,一个是继续中国诗的历史线索,在中古系声韵系统的基础上演进;一个则是承认历史的中断,开辟一个全新的方向。本来在这两个可能路径之外,还有另一条更为可行的路径,就是民歌的文人化。但是,现代化窒息了艺术的民间创作机能,“当代民歌”只能是一个想象的概念而不可能成为现实。
       就历史观察得到的认识,唐诗宋词的外在形式(句式)和内在形式(格律)都已极尽汉语言内在张力的极限,无疑是中国诗的最高成就,第一条路径的发展或者已经完结。而以白话诗为代表的第二条路径,到目前为止,还并没有意识到形式探索的必要。


                                                                                                        楚辞诗学与当代诗词文化建设
                                                                                                广东第二师范学院中文系教授      侯立兵


      荆楚文化中孕育,用屈子生命写就,楚辞诗学是文化诗学,亦是生命诗学。楚辞的诗学机制,涵盖了四大系统,分别是神话系统、历史系统、自然系统、现实系统。要寻找传统与当代的对接点,首先必须厘清楚辞诗学的基本价值。我们认为,楚辞诗学的主要价值原点归结为三:一是唯美风尚;二是干世情结;三是独醒人格。楚辞诗学至少在三个方面可以实现与当代诗词文化的对接:一是补钙:弥补诗人风骨与干世精神的缺失。二是美形:注重格律、隐喻等修辞之美。三是造像:丰富诗词的形象和意象体系。
        当代诗词文化建设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机遇,主要表现在:恢复和传承优秀传统文化已经上升为国家战略,社会各界对于传统文化尘封已久的热情被重新激活,各类媒体也在大力推行各种诗词节目。但是,也要看到,当代诗词文化也还面临着诸多挑战,譬如,传授诗词创作的师资匮乏、有些诗词活动过重的功利色彩、许多不懂诗词甚至不懂诗词格律的“砖家”混迹江湖,这些都是亟待解决的问题。惟有将包括楚辞诗学在内的中国传统诗学与时代精神结合起来,适当实现传统文化的现代转化,方能让屈原与楚辞的文化基因渗透到当代中国人的血脉之中。


元代游历诗学初探
北京体育大学国际文化学院讲师黄二宁


元代文人游历之风盛行,对游与诗的关系有很多理论思考,形成了具有鲜明元代特色的游历诗学,它既有继承性,也呈现出变异性。其继承性一方面表现在直接继承了宋人的游历诗学观念,认为游历具有道德、学问和文化意义;另一方面也从屈原辞赋得“江山之助”中得到启发。其变异性首先表现在对“江山”的理解更为宽泛,由山川草木扩展至民情风俗、人文景观等一切所见所闻;其次表现在客观自然物象影响诗人创作的强化,屈原辞赋中悲愤缠绵恳切的情感的弱化。梳理元代游历诗学的继承性与变异性,对于我们认识古代诗歌发展与诗学变迁,观照当代诗歌创作与诗学批评,具有一定的启发意义。
当前的中国已经进入新时代,江山如画,神州如诗。诗人们要汲取传统诗歌精髓,也要扩展视野、放开怀抱。一方面要关注伟大的时代变革,对新时代的新气象做出诗意的凝视与描绘,对社会存在的问题和隐患给予诗意的关注与揭示,充分发挥“诗可以观”的社会文化功能。但另一方面,也要将这种外向的诗歌书写与诗人内在深沉厚重的情感抒发相结合,切实发挥“诗可以怨”的情感抒发功能,进而创作出无愧于新时代的新诗歌。


                                                                                                   屈原诗中“我”字入诗的表达特征及其他
                                                                                                            中国诗歌网编辑  李伟亮


        中国传统诗歌的核心是诗言志,而这个“志”当然是诗人本身想要表达的感情。“我”入诗中,一种是诗中有我,如诗中有我的观点、态度、状态、志趣、愿望等,另一种更直接的是把“我”这个字带入诗中。
          在屈原之前,如《诗经》中,“我”字入诗,比比皆是。“雄雉于飞,下上其音。展矣君子,实劳我心。”“静女其姝,俟我于城隅。爱而不见,搔首踟蹰。”
在《诗经》里这些“我”字入诗,是一种自然的表达,把本我作为一种意象,一种存在入诗。这里的“我”是不自觉地,去区分与你、与他、与其他意象的不同,或许其中有“我”对生活态度的倾诉,但更多的是一种角色的划分。
        而屈原诗中的“我”,表达出来的感情更激烈。有对自我的欣赏,有愤懑,有对现实的不满,也有强烈的主观愿望。《离骚》中的我是用的“余”字。如:“皇览揆余于初度兮,肇锡余以嘉名。名余曰正则兮,字余曰灵均。”诗中“我”的强化与凸显,已经从叙事转为抒情,并且有了想象和虚构以及强烈的自我理想的表达。
      屈原在“我”的层面的升华,将个人、家族与国家相联系,以充满人性的大关怀写作,有助于我们审视和改进当下诗词创作中对个人独特体验的表达缺陷。


关于《楚辞》学若干问题之思考   
广西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    刘汉忠


         《楚辞》一书之性质问题乃“《楚辞》学”中殊为重要的基础问题之一,关涉到对宋玉名篇《九辩》是抒作者自我之情还是“代原之意”的理解、对《招魂》之性质与《招隐士》所“招”指何人之确认等等。从某种意义上说,《楚辞》一书可谓“屈原集”。其所入录的非屈原作品,均代屈原设言。从实质上说,《楚辞》中之作品除《卜居》《渔父》外,均可称为诗,而“楚辞”非严格意义上之文体。《远游》为屈原作与《招魂》为宋玉作,本无任何问题。二者之被否定,乃否定者思虑欠周之所致。
        考察“屈原诗学/楚辞诗学”一称所指,需充分地注意到屈原“二十五篇”/楚辞是创作,而非诗学。就创作言,屈原之作“影响于后来之文章,乃甚或在三百篇以上”;而就诗学言,当注意区分屈原之诗学与屈原之作所涉及或所体现之诗学。在现当代之语境中,“文学”指创作(作品),“诗学”则指“诗之学”。问题是,今之学者时或将“屈原诗学/楚辞诗学”等同于“屈原诗/楚辞”。这一问题,当引起我们应有之重视;而“屈原诗学/楚辞诗学”一称所指为何,尚亟待我们进一步研讨。


                                                                                                     屈子对当代诗歌创作的启示                     

                                                                                                    扬州大学文学院教授  刘勇刚


       屈子骚体诗学的范式影响后世甚巨,对当代诗歌创作仍然有着积极的指导意义。主要体现在如下几个方面:屈子美政理想所蕴含的爱国主义精神和忧患意识激励着当代诗人树立大我情怀,放飞青春的梦想,去讴歌中国梦,践行中国梦。屈子熔铸神话,心游万仞的想象力所营构的浪漫主义诗学充满了神奇瑰丽的色彩,值得当代诗人心慕手追,驰骋想象。屈子诗学往而不返的抒情模式垂范后世,它能医治当代诗人的精神疲软,使他们突破小我的狭隘与无常,从而献身于祖国的文学事业。楚辞之美就是意象之美,有性情,有象喻,屈子美人香草的比兴寄托与意象营构值得我们当代诗学取法。屈原的骚体诗是在吸纳楚地民歌的基础上写成的,这对当代诗人向民歌学习是有启发意义的。屈子骚体之美还在于形式的解放。形式的解放就意味着情感的解放。骚体诗强烈奔放的抒情,与其形式的灵动不拘有着至为密切的关系。当代诗歌创作宜师法骚体,追求形式上的新变。屈原的诗歌堪称色彩缤纷的芳菲世界,其风骚之情得力于江山之助,这一点对当今诗人重视采风或游历也是富有启示的。


当代辞赋创作浅谈
《中华辞赋》杂志社编辑马建勋



          自当代辞赋的勃勃兴起,乃至今日辞赋发展创作的方兴未艾,都足以证明辞赋这种已沉寂近百年之久的国学文化,正以其独特的魅力,越来越得到人们的认可和喜爱。其实诗、词、曲、赋,恰恰是支撑起中国古典文学殿堂的四根坚实基柱,无论缺了谁,这座殿堂都不能称之为一座完美的殿堂。
        辞赋发祥于战国时代,是由楚辞衍化而来,代表人物是屈原。我们所说的骚体赋,实际上就是由诗向赋过渡的一种文体,它既继承了《诗经》讽咏的特点,也开始形成文的雏形。随着后来汉赋的兴起,赋已脱离诗的窠臼,成为一种独立的文体。晋代文学家陆机在《文赋》里曾说:诗缘情而绮靡,赋体物而浏亮。他的话说出了晋代以前的诗和赋的主要特点。从辞赋发展的流变看,它先后经历了骚体赋、汉赋、骈文、骈赋、律赋、文赋等不同时期的演变,至元人入侵中原后开始没落。至明清时期再度复兴,而这一时期的赋基本就已定位在了以骈赋为主的基础上。但清朝中晚期,辞赋再度衰落。直到2007年左右,随着《光明日报》“百城赋”的征集发起,辞赋文学才重新回到人们的视野中。而对于这一时期的辞赋,我们不妨以当代辞赋称之,也可以定义为“现代赋”。


                                                                                                         试论两汉经学对楚辞学之影响
                                                                                                              成都文理学院教授    毛庆


      经学与楚辞学都在西汉中期得以建立,前者一开始就从研究内容和研究方式两方面对后者施以影响,而且就某种意义上说,影响还很大。至于今、古文之争对其有无影响,哪一派影响更大,则这方面远无清代的那样明显。倘若定要作些区别,那么总体看来,古文经的影响要大些。楚辞著作者,马融、贾逵是古文派,扬雄、班固倾向于古文,王逸从其对“经”之解释看,至少也是倾向于古文的。

       经学在研究内容上对楚辞学之影响主要表现于“以诗解骚”和“以经证骚”,对这一评判方式和研究取向应该“扬弃”而不能全盘否定。自西汉以后,儒学定于一尊,儒家思想占统治地位。以占统治地位思想衡量一切意识形态方面的作品,本身就是自然的事情。至于对“以诗解骚”就更不能全盘否定,它有两个内涵:以《诗经》解骚和以诗解骚。前者是将《诗》作为一部儒家经典,以汉儒对《诗》之阐释方式进而阐解屈骚,所得结论多有穿凿附会之处,这一方法应予否定。而后者是仍将《诗》作为文学作品,从艺术、情志等方面观察屈原对其的继承、演变、发展,这一方法我们至今还在使用,只不过运用的理论、术语以及语言发生了变化。无疑后者是值得我们今天认真分析总结的,根本谈不到否定。


                                                                                              屈子情结与玉溪风调
                                                                                     中国艺术研究院副研究员    秦燕春
        本文处理的是屈原接受史问题。作为中国有文学以来第一位具有充分的主体自觉的抒情诗人,屈原对后世中国文学的发展影响是巨大的。但屈原的影响又不止于文学。“屈原—离骚”是具有原型意义的母体。而且“屈原—《离骚》”的意义原型不会过时。它既筑基于人必然会受限的人格结构与社会结构,同时它也是意义冲动的原型,它提供了人在世界中的一种价值的定位:“人只有在因义受难时,才会回复到自己的本性”。就像大自然只有当秋气凋落了高木、清化了潦水以后,山山水水才会呈现自己的本来面目一样。我们会有很多这类历史人物为上述论点做出注脚。例如写下“至今呵壁天无语,终古埋忧地不牢”,最终同样选择自沉以终结生命的王国维,也包括在1906年作《音乐小杂志叙》招魂屈骚、“沈沈乐界,眷予情其信芳,寂寂家山,独抑郁而谁语?矧夫湘灵瑟渺,凄凉帝子之魂,故国天寒,呜咽山阳之笛”、前为名士后为僧侣的李叔同(弘一法师),更包括本文的核心人物,以“信芳集”名其词集、一生都怀抱“屈子情结”,号称近代三百年词家殿军的吕碧城(1883-1943)。屈原—离骚原型形构了吕碧城的文学理解、创作形态,乃至生命姿态。


                                                                                        刘熙载《艺概》:楚辞乃志士之赋
                                                                                     南通大学楚辞研究中心副研究员     吴慧鋆
刘熙载一生以治经学为主,治学兼取陆、王,对楚辞的研究主要体现在《艺概》之《赋概》《诗概》《词曲概》《文概》中。
首先,刘熙载从文体辨析入手,以文学史家的视角,辨析赋与诗、赋与辞、赋与骚之间的关系,将楚辞作为独立的文体——赋,将其从诗、骚中独立出来。其次,刘熙载认为“赋品即人品”,肯定屈原的悲世情怀,突出楚辞的独创性。刘熙载认为楚辞之所以不朽,不仅在于其艺术魅力,更在于楚辞体现了屈原伟大的人格精神。第三,刘氏综合运用多种方法,对楚辞在语言、句式、结构、意境上的艺术特色进行了较为充分的发掘,对传统文论有明显的突破。第四,刘熙载把“志”作为赋的核心,突破赋重辞藻而轻立意的传统观念;认为楚辞以旁通、比兴、“寄托”之法实现了“曲”与“直”之间的辩证统一;并分析了楚辞“实”与“虚”及“变”与“不变”之间的辩证关系。
综上,刘熙载抓住楚辞艺术手法的本质特征,对楚辞的语言艺术、表现艺术进行概括与评判,基本达到“以此概彼,以少概多”的目的。其论既有注重经学、继承传统的一面,更有突破传统的大胆言论,闪耀着近代学者的思辨光芒。


                                                                                                             诗词注释之我见

                                                                                                         中华诗词学会顾问星汉

       诗词中的自注,有“题下注”和“句后注”两种,前者大都是对题目中地名、人名的解释。后者是为了便于理解诗句。宋人诗中“题下注”和“句后注”数量也少。清代纪昀有七绝《乌鲁木齐杂诗》160首,萧雄有七绝《西疆杂述诗》140首。他们不仅是“句后注”,还是有大量文字的“诗后注”。纪诗是以诗求文,萧诗是以文求诗。诗和文不可或缺,如无注释,诗便难通。
       词,是唱给人听的,理论上是不可能加注的,特别是不能有“句后注”。演唱者总不能唱一句之后停下来,再做一番解释。
萧雄说:“作者自注,前人讥之。”笔者同意这个看法。一般来说,诗是案头文学,是给人看的,少量加注,倒也无妨。但是大量加注,或加长注,似不可取。那样会喧宾夺主,破坏了诗词的整体艺术。
诗词中或是诗词后有大量的文字作为注释,颇感累赘。如果删却自注并不影响诗意的完整,那就要考虑这个自注是否有存在的必要了;如果删却自注就不知诗意所云,那就要考虑这首诗是否有存在的必要了。至于有些诗人词家在作品中用一些冷僻的词汇或是典故,而后再加注解释就大可不必了。笔者以为,这种作法,要么是在炫耀自己的才学,要么是在轻视读者的智商。


                                                                                              传承屈原诗学精神建构当代诗词诗学价值
                                                                                                         诗词百家杂志社主编      向小文
       屈原作为政治家和改革家,他是一个失败者,但做为一个文学家,他是一个成功者。他气魄宏伟、辞章瑰丽的《离骚》《天问》《九章》等文学篇章,是世界文学殿堂的明珠,他创造的“楚辞”文体与“诗经”并称“风骚”二体,在中国文学史上独树一帜,他在诗歌创作的艺术实践中所体现出的崭新独特的屈原诗学精神,从汉代以来就一直受到批评和关注,对古今文人的文学创作产生了深远的历史影响。

   在当代新的文学大潮中,屈原研究热一度升温,屈原诗学精神研究重新提上了新的议程。当代文学在商品化经济大潮的冲击中一度迷惘和失落,时代与科技日新月异又为文学发展提供了新的研究视角,当代诗词发展的机遇与压力并存。如何传承和发展屈原诗学精神,为当代诗词创作的繁荣与发展提供一种新的思路,走出创作的种种困境,建构当代诗词新的价值取向,具有重要的历史和现实意义。
本文主要从“美和善、生命绝唱、瑰丽神奇的浪漫主义风格”三个方面,力图对屈原诗学精神做一个比较全面的诠释和归纳。然后,希望透过屈原诗学精神,对当代诗词责任、个人化的诗意表现、当代诗词创新提出一些新的思路和构想。


                                                                                                       试论屈原诗歌的政治意境
                                                                                                     岳阳市诗词协会会长     谢作文
      屈原,开创了一代新的诗体——楚辞,为中国古代诗歌的创作开辟了一片新天地。这是屈诗对中国诗歌的重大贡献。但我认为屈诗更多的应该是他的诗作富有强烈的政治意境,这才是屈原诗歌影响力之广之深的根本原因!
       屈老夫子的诗作,所思所想的是国家强盛,所怜所悯的是平民苍生,所憎所恨的是腐败黑暗。他把满腔的激情和深刻的反思投注到诗歌创作中。在《离骚》等诗作中,主张举贤任能,立法富国。他总把个人和祖国联系在一起,所思所想的永远是国家的前途、永远是国家的命运。屈原对于平民百姓是无比的关心和热爱。在了解到“民生各有所乐兮,余独好修以为常”,深情地发出“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的感叹。楚天楚地,得天独厚,位居南方,钟灵毓秀,自然界的一花一草、一树一木都牵动着诗人的神经。如《湘夫人》《九歌》等诗作中的描述。然,如此美好的河山,却每况愈下。面临着国破民亡的处境,屈原无时无刻不痛心疾首。而腐朽无能的楚国统治集团则利用佞臣、排挤忠臣、陷害良将,致使朝政无纲,国是日非。屈原与这腐朽势力的尖锐对立,显示出的是屈原坚持正义,因难而上的精神品质;显示出的是屈原勇于牺牲,敢于斗争的大无畏精神。


                                                                                                          我们向屈原学习什么?
                                                                                                       中华诗词学会顾问    杨逸明

      屈原的《离骚》中有三句诗应该成为我们的座右铭。
      第一句:“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无论人生还是学习诗词创作,都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不应该投机取巧,不可能一蹴而就。又有传承又有创新的诗词创作实践,需要漫长而艰辛的探索。绝不是一朝一夕能完成的。如没有“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的精神准备,诗人就会浮躁。
      第二句:“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这是一种诗人的执着,也体现诗人的风骨。诗人要有才情,更重要的是要有风骨。真正爱中华诗词的人,是把她当作自己的事业、信仰、甚至宗教。
       凭什么人家要读你的诗?你为诗付出了多少?屈原把命也赔上了,李白吃过官司被流放,杜甫几乎一辈子颠沛流离,苏东坡、黄庭坚被贬谪到蛮荒之地……
第三句:“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这是诗人的优良传统。诗人要有悲天悯人的情怀,诗人的“小我”要与人类的“大我”息息相关。
诗人不是不能写风花雪月,但是全写雕栏玉砌,就象只有砖瓦,而无梁柱,总造不成像样的房屋来。诗人的忧患意识应该比世人稍稍拔高一些。诗人如果忘记“民生之多艰”,只为个人小我患得患失,那他肯定不会成为一个真正有价值的诗人,一个受人尊敬的诗人。


                                                                                                            简论田汉抗战期间的诗词
                                                                                                             中华诗词学会副会长    周啸天
        田汉在中国现代文学史上的地位,是由戏剧奠定的。然而他至今仍然活在大众口头的作品,则当推上世纪中国抗日战争时期创作的歌词。首屈一指者为《义勇军进行曲》,此外如《毕业歌》《黄河之恋》《天涯歌女》《四季歌》,都是传唱不衰的名歌。

      田汉在同一时期还写作了大量新诗和“旧诗”。他写的新诗,除前面提到的那些歌词,仅具史料价值而已。而他这一时期所写的诗词却不乏经得起时间考验的佳作。如“午夜呻吟杂啸歌,南冠何幸近名河。养花恨我闲情少,谈鬼输君霸气多。中夏十年成血债,赵轩一击止颓波。乾坤硬骨馀多少,莫作顽铜一例磨。”(《狱中赠陈侬非》)
1935年2月,中共江苏省委及上海文化工作委员会遭敌破坏,田汉被捕。此诗即写于狱中。诗风沉郁顿挫,而又极其挥斥,在抒写愤懑的同时,流露出很强的革命信念和乐观主义精神。这首诗曾于1956年发表于《北京日报》,算得上作者的代表作之一。
           另外,田汉的抗战诗词,大致可以分为两期。1940年以前为前期,特别是1935年到1938年,由于作者转徙于前后方之间,生活颠沛流离,对国难中的民生疾苦多有见闻,感同身受,每多佳作,如《题关羽像》等。


                                                                                              屈原作品中的建筑描写及其内涵意义

                                                                                                   南通大学楚辞研究中心讲师   张佳


   与花草虫鱼等自然意象相类,建筑等人为造物也是中国古典诗词的重要书写内容和表达方式。以建筑入诗,或酣笔描摹,点墨成势,或因寄所托,志之哲理,诗人的笔端总少不了与生活息息相关的建筑。楚辞中有大量的建筑描写,其类型主要包括《招魂》中人世的苑囿群落、《九歌·湘夫人》中水中的理想庭院和《离骚》中沟通天地的神话宫室。《招魂》通过华丽奢美的宫室招诱怀王之魂,大肆铺张描绘殿室台榭、离馆别苑,体现了诗人对往昔的追溯,隐含着韶华易逝、君国衰落的讽谏与怨愤。《湘夫人》构建的水室仙境芳香幽美又虚无飘渺,展示了二湘爱情的渴求与失落,仍然是挫折与哀怨的基调。阊阖、春宫、瑶台是屈原飞升遨游、四方求索所经历的三处神话建筑。阊阖以“门”的形制象征君门多重、谏言难进,寄寓诗人故园家国之思。瑶台、春宫则分别以形制华丽、政治地位高贵喻理想之美好,承载诗人对未来的追求。同时,诗人将自己置身广袤的穹宇之间,通过飞升中的时空交错和建筑物本身的时空意象展现出游的,体现其忧患意识和不断探索的生命进取观。《招魂》《九歌》《离骚》中的建筑描写表现了丰富的内涵意义。


                                                                                                           近代日本屈原形象的接受和传播初探

                                                                                                           深圳大学外国语学院讲师    曾嵘
屈原的形象在异文化中如何被重塑?明治维新之后的日本民众在什么样的历史背景下认识并接受屈原?在考察日本著名记者兼评论家须田祯一翻译郭沫若《屈原》的过程中,我们可以了解到横山大观的《屈原》像对屈原的传播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有“日本近代绘画之父”之称的横山大观,因1898年愤慨于冈仓天心被迫辞去东京美术学校校长一职,创作了《屈原》。这幅巨大画像引起社会轰动,并改名为“彷徨于荒野的屈原”,收录在冈仓天心的名著《东洋之理想》中,广为流传。横山的《屈原》像和冈仓天心辞职事件紧密相连,其间屈原成为一个迷茫的象征符号,走进日本民众的心中。1942-1946年,须田祯一停留上海期间,正值郭沫若的五幕剧《屈原》上演之时。他购买了限量发行5000册的初版和1949年前流行的大众版,回到日本后,翻译成日文于1952年出版。随后改编成戏剧,1952年在日本巡回公演283次,受到日本民众热烈欢迎。这时的屈原成为了“追求独立与自由”的象征符号,让苦闷于“美军占领”的日本知识分子和民众找到了共鸣。屈原形象的重塑,反射的是日本对异文化的接受严重受到各时期历史和社会背景影响的这一事实。


                                                                                              历代诗论家对屈原作品的阐释与接受
                                                                                                  海口华兴学校校刊副主编   张金英
     屈原是中国浪漫主义文学的奠基人,被誉为“辞赋之祖”“中华诗祖”。以屈原作品为主体的《楚辞》是我国浪漫主义诗歌艺术的第一座高峰,与《诗经》并称“风骚”,对后世诗歌产生了深远影响。历代诗论家及诗人对屈原的作品早有研究,自汉迄今,楚辞研究历时两千多年,相关专著近千部。

          汉魏六朝“楚辞学”最具特色。两汉时期是中国“楚辞学”的肇始时期,也是高峰时期。从汉初的贾谊到刘安、司马迁、班固、王逸,都对屈原的人格精神高度敬仰。汉代“楚辞学”对屈原的个人遭遇和崇高人格给予充分关注,高度赞誉屈原的人生价值取向,特别看重屈原作品中所表达的“义”。魏晋南北朝时期的楚辞评价从重情转向了尚辞,楚辞成为文学批评的热点。钟嵘、刘勰、萧统都是著名的楚辞学者,郭璞开辟了“楚辞神话学”。

       李白、杜甫、柳宗元、李贺、苏轼、朱熹、辛弃疾等皆厚爱屈原。屈原对李白的影响巨大,他的人格魅力与浪漫主义风格被李白继承与发展,并沿着屈原开辟的文学之路越走越远。近代国学大师王国维认定屈原是“真正之大诗人”。

     屈原是一座文化丰碑,对其精神及作品的传承与研究,意义重大。


                                                                                                《楚辞》是对《诗经》文化观念等的传承

                                                                                          河南省社会科学院《中州学刊》杂志社研究员   郑志强

        从现代文化传承学和修辞学的眼光审视,《诗经》中保留的优秀文化观念和修辞实践,为以屈原为代表的楚辞作家深入研习并创造性传承和发扬光大。从《楚辞》文本可以看出,《离骚》《涉江》《哀郢》《忧思》以及《七谏》《九叹》《九思》等,有对《诗经》中的《节南山》《正月》《雨无正》《小旻》等成熟“讽体诗”中忧国忧民、善善恶恶、嫉恶如仇、舍生取义思想观念和坚刚清峻诗歌风格的一脉传承。而以《九歌》等为代表的诗作,又是在研习和发扬《诗经》中“雅体诗”和“颂体诗”的基础上创造出来的。
        同时,诗经中的“赋体诗”“兴体诗”和“比体诗”的写作方式,均可从现存楚辞中找出一组或多首对应风格的诗作。另外,《诗经》中修辞手法在实践中已经运用得相当成熟,是我国古代文学文献中的修辞学百科全书。其中的50余种修辞表现手法直接为后来的全部《楚辞》作品提供了经典范式。当然,楚辞对诗经作品的传承是创造性的,并非简单的模仿或照搬。《楚辞》结合楚国国情、诗人生活以及楚乐特点,从研习《诗经》元典现实主义中创生出了《楚辞》的元典浪漫主义。


                                                                                                  屈原抒情模式与当代诗学传统
                                                                                                         南通大学教授     周建忠

         唐诗宋词的典范意义,可以帮助我们掌握旧体诗词写作的基本格式,寻找语言节奏意象抒情等技术性路径。而深入探索中华传统诗词的精髓乃至创作三昧,则来自于以屈原为代表的诗学传统。屈原将忠君爱国、独立不迁、上下求索、好修为常“完美”地结合在一起,以其生命与“修名”为代价,自塑了一个完美人格的典型,成了民族精神的完美象征。

        屈原以忧国忧民与求君任用二者为中心,形成忧患意识、使命意识与理想美政的融合。屈原是一个有才华、有个性也有明显缺陷的政治家,是一个诗人气质过于强烈的政治家。屈原在仕途遭遇挫折之后的过于强烈的反应,是超乎官场正常氛围的。《离骚》《九章》等作品的自塑形象是古代版的“美图秀秀”;而晚年的“颜色憔悴,形容枯槁”,与其说是仪表的,不如说是泄愤的。宋代黄伯思“书楚语,作楚声,纪楚地,名楚物”的论述,至今仍然是最简洁可信的表述。屈原自塑了一个北方文化为标志的“循吏”的形象,而另一方面,屈原又是浓烈巫风传统、上古意识形态遗存的继承者、表现者。“作楚声”,正是《楚辞》最为直接最为强烈的南方地域风格,往往体现在意境、情调、抒情技巧、比兴象征上。


                                               爱国诗人连横对屈原的继承与发展
                                             西南科技大学文学与艺术学院讲师    周于飞         
抒发爱国情思与报国之志是中国诗歌作品中重要的创作主题。从我国第一位爱国诗人屈原开始,历朝历代都有诗人为国家百姓而作诗。如杜甫、辛弃疾、文天祥等等。连横是台湾近代著名的爱国诗人,他生前不仅搜集整理与台湾有关的诗词作品,编为《台湾诗乘》一书,还创作了大量忧国忧民的诗歌作品,收入《剑花室诗集》。连横的诗歌作品是时代的缩影和历史的再现,为我们展开了一幅震撼人心的历史画卷。在风云变幻的中国近代,连横受到屈原的影响,坚持气节,在诗歌作品中抒发爱国之情和报国之志。他在创作手法上巧妙地将“香草”意象融入诗中,继承了屈原作品浪漫主义的艺术风格,意境深远,意象奇美,情感豪迈。


??
版权所有© 中华诗词研究院

京ICP证16006682号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亚运村北辰东路八号汇欣大厦B座十层 邮编:100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