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部当代中华诗词的“白皮书”

——评《中华诗词发展报告(2016)》

 

      为传承和发展中华优秀诗词文化,加强当代诗词理论研究,反应中华诗词的最新发展全貌,中华诗词研究院组织专家撰写了《中华诗词发展报告(2016)》,并于2017年8月由中国书籍出版社正式出版发行。该报告立足接续、传承和弘扬中华优秀诗词文化的时代任务,着眼增强民族文化自信、助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大格局,以年度为剖面,全面展现了当代诗词在创作、研究、文献史料整理、文化交流与传播等方面的基本概况,是一部当代诗词发展的白皮书。


一 诗词界共同参与的集体著作

       早在2015年,国务院参事室党组书记、主任王仲伟、中央文史研究馆馆长兼中华诗词研究院院长袁行霈就要求中华诗词研究院开展“中华诗词年度发展报告”专项课题研究。2015年至2016年,诗词院组织专家学者撰写并公开出版了《中华诗词发展报告(2015)》。在此基础上,中华诗词研究院多方听取建议,逐步确立2016年诗词发展报告撰写体例和工作机制。经过近三个月的酝酿与协调,中华诗词研究院副院长杨志新协同工作人员,组建由高校教师以及中华诗词学会有关同志和青年诗人代表构成的十人写作组,专门搜集资料,撰写报告。
该报告《总论》《诗词创作》《诗词理论研究》《诗词文献整理》《诗词教育》《诗词文化活动》六部分依次由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中华诗词研究院顾问、北京师范大学教授赵仁珪,青年诗人曾少立、清华大学研究员眭谦,中南民族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王兆鹏,南京师范大学教授(现任上海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曹辛华,中山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张海鸥,中华诗词学会副会长、《中华诗词》副主编林峰负责,可以说集结了各个领域的专家,整合中华诗词学会及各地诗词学会、中华诗词研究院以及《中华诗词》、《诗刊》等各诗词杂志社提供的翔实材料,简明扼要地叙述当代诗词发展情况,反思发展中的问题,提出切实可行的建议。
       这一部凝聚诗词界同仁共同心血的发展报告,体现了“求正容变”“知古倡今”的自信与包容态度,以及传承血脉、复兴民族文化宽博厚重的情怀。

 

二 践行新时期党中央的文艺方针和文化政策

      该报告在编写过程中注重将党中央的文艺方针融入其中,着重体现中国共产党十八大以来,在部署传承与发展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战略时,将中华诗词摆在重要位置的精神。
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在不同场合强调指出中华诗词的价值和作用,他说,“学诗可以情飞扬、志高昂、人灵秀”,认为“古诗文经典已融入中华民族的血脉,成了我们的基因”,“语文课应该学古诗文经典,把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不断传承下去”。在2014年文艺工作座谈会上,习近平总书记借用白居易《与元九书》中提出的“文章合为时而著,歌诗合为事而作”的观点,鼓励作家“创作无愧于时代的优秀作品”;借用赵翼《论诗》中的“诗文随世运,无日不趋新”,提倡文艺作品推陈出新;借用王国维的“三境界”说,嘱咐文艺工作者要求精求新、循序渐进。他还回顾了古代诗歌的传统,认为优秀文艺作品“都是从人民生活中产生的”。该报告以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诗词发展观和党的以人民为中心的文艺观”为核心精神,提纲挈领地论述了中华诗词创作、理论研究、文献整理、诗词教育与文化活动等方面的当代发展与成绩,尤其关注贴近人民生活的诗词创作与研究以及各项文化活动。
       2015 年以来,中共中央先后颁布《关于繁荣发展社会主义文艺的意见》、《关于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的意见》,突出强调“激发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生机与活力”,“构建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体系”,要求加强对包括中华诗词在内的传统文艺形式给予扶持。该报告着重论说了社会各界落实党和国家的文化政策,扶持中华诗词发展,取得各项工作的稳步推进,有理有据,包容周全,是一部具有时代特色的诗词论著。

 

三 客观反映当代诗词发展的现实情况


        学术性、资料性与引领性是该报告的编写原则,写作组秉持客观科学的精神,以数据作为支撑,采用公允而理性的文字进行剖析,全景呈现当代诗词的发展状态。
       在搜集大量资料的基础上,做好“文献综述”工作,是它的一大特色。在2016年度,中华诗词创作、理论研究、文献整理、教育与文化活动等方面都得到迅速发展,将该年度的全部诗词资料搜集齐全,几乎是不可能的。然而,该报告写作组还是尽最大可能搜集整理这些材料,直到进入编辑出版阶段,仍在补充材料并适度修正观点。同时,在材料整合与叙述中,写作组力求做到客观地归纳总结,提炼升华,较少加入带有较强偏向性的论断。这一点保证该报告真实呈现当前诗词发展的实际情况。
      谨慎提炼观点,尽量做到公平公正,是其学术性的重要体现。该报告强调资料性,更为重视从材料提炼观点,力求做到有理有据,而不是单纯地用从观点出发去套接材料。它并未以某一个或某几个问题为核心,而是立足材料,全面描述诗词发展现状。尽管从某些方面来看,稍显问题意识不强,但就报告整体来看,比较符合发展报告编制体例以及编写原则。这一作法贯彻到包括总论在内的各个部分中,形成了该报告客观专业的特色。
      对有争议的问题采取客观描述的方式,少用甚至不用论断,以“求正容变”的态度静观其变。比如在诗词创作部分,该报告写及对诗歌体裁的探索与实践,提到新古体诗、旧体新诗、竹枝词、自度曲以及译诗等概念。正如有专家提出的,这些概念中有些并非是真正的体裁新变,甚至只是传统体裁的重提,但该报告并未对此评判,只是将他们分别列出并简单介绍。这应该是以报告体呈现诗词发展状态的应有之义。
       总之,该报告遵循学术研究的规律和特点、严守学术研究的底线,以大量的数据以及资料为基础,以观点为主线,本着客观公正的原则,以叙述与描述的方式,勾勒出了当代诗词发展的整体面貌。


四 基于时代背景和现实境况的几点建议


       比较可贵的是,该报告并非一味强调当代诗词发展的成绩,而是针对实际情况指出诗词发展过程中的不足之处,并尽可能的给予或宏观或具体的建议,确实能看出该报告写作者成员对当代诗词健康发展的期许以及客观专业的态度。
      目前,党和国家文化政策对传统文化包括诗词给予大力度的扶持。该报告主张在这一背景下,要“吃透中央精神,用好文化政策”。为要在总结以往经验的基础上,抓住重点,全面推进诗词工作的发展。比如在创作方面,要以“知古倡今”“求正容变”的观念去鼓励创作的多元化,要以包容的心态看待诗词创作中多方面的尝试,要关注到诗词的文学特质以及诗、词、曲各种体裁的内在规定性等。
      除此之外,该报告还提出一个概念,就是“诗词+”。它认为,诗词发展绝不只是诗词界自己的事情,而是要在党和国家文化政策的指引下,诗词界、学术界以及社会各界广泛合作的一项工程。要积极“构建一个综合性、开放性的平台”,鼓励与支持青年人创作并研究诗词,培养诗词发展的良好生态,促进诗词与其他艺术形式的结合,创新工作机制与模式,为诗词插上翅膀,从而获得更为广阔的发展空间。
       不可否认,一些建议在操作层面是较难落实的,但解决问题、推动诗词发展方向是正确的,基本考虑到了当代诗词文化的时代语境、以往工作的不足与问题以及诗词工作理念的创新。社会各界若能在实际工作中重视并切实处理好这三个方面,就能较快地推进当代诗词的繁荣和发展。

(王贺)

版权所有© 中华诗词研究院

京ICP证16006682号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亚运村北辰东路八号汇欣大厦B座十层 邮编:100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