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石簃主人评点当代诗人写重阳 六

白石簃主人评点当代诗人写重阳六

秋日忆台湾同胞
熊东遨
几番风雨近重阳,未上高台已断肠。
斜白逐波江浸月,乱红垂树野披霜。
情牵海岛鸡声远,目极云天雁字长。
安得河山成一统,旅人归醉菊花觞。


白石簃主人评曰:颔联写景妙绝。上句江浸月,化用白居易《琵琶行》“别时茫茫江浸月”。月下江景,斜光逐波,江月互为映照;下句秋日红叶,斑斓醒目,四野披霜。月光清冷,霜气逼人,萧瑟之景,与首联“未上高台已断肠”衔接紧凑。颈联言断肠之缘由,乃两岸分离。鸡声远,梅尧臣《鲁山山行》有“人家在何许?云外一声鸡”之句,海峡阔远,鸡声不闻,然诗人情有所牵,想像及之。目及云天,眺望不及,惟南归雁字,倍极惆怅。尾联抒发盼望统一之情,河山一统,惆怅顿消,末句温馨,与前三联形成对照,其苦盼之心跃然纸上。


南乡子 ?丁酉重阳遥寄台湾友人
郑虹霓

白露润秋光,佳节思君共举觞。曾记泉边谈笑语,徜徉。清梦回时黄菊香。
一碧海天长,细细金风月影凉。阿里山高葱翠处,遥望。锦绣云开雁字翔。


白石簃主人评曰:友情深厚,含蓄言之,且暗含期盼统一之意。起句渲染节日气氛。曾记笑语,朋友相契之情景仿佛如现。徜徉,言其流连忘返之状貌,甚简约。歇拍以清梦衔接回忆,回到此刻,黄菊飘香,节令与人情,皆温暖。下片换头,登高眺望,一碧海天,金风月影,长指空间之阔远,凉指离别之伤感,不露声色。阿里山,揣想友人登高遥望。葱翠处,己方目力所不能及,不过想像而已,惆怅可知。结句荡开一笔,字面秀丽,仍不离主旨。锦绣云开,斜阳之下,彩霞灿美,一行雁字,翱翔其间,其景甚绮丽。斜阳雁字,切合盼归之意,亦不露声色。其难能之处,在其怅惘寓于乐景,欢腾之中而有低回之旋律,故允为佳作。

 


重九登高
冦燕
欲挥阴翳复晴明,更上珠峰豁眼睛。
酒酿黄花嬉令节,诗吟红豆寄台澎。
同根久有团圆梦,隔海难分骨肉情。
一统炎黄期有日,九州歌吹庆昇平。


白石簃主人评曰:畅快写来,节奏明快。首联写登高,阴翳,晴明,有所隐喻。登高眼睛豁亮,可望极远。颔联对属工整,上句写重阳节日嬉戏之乐,下句红豆,用王维“此物最相思”之意,表达对台湾同胞之思念。颈联抒发梦想,同根,隔海,有映衬之感;久有,难分,亦见其顿挫。尾联写期盼统一之情。然全篇无甚转折,略显泛泛。

 



一丛花·丁酉重阳有题

范诗银 

       西山红叶似心圆,欣可作心笺。心笺莫写相思字,纵写来、也是秋寒。霜花开过,雪花开过,留不得明年。       
       明年若把那笺看,依旧九分丹。可怜有字无从识,再细描、泪也潸然。初服难裁,初心如火,忆不得青颜。


白石簃主人评曰:往复回环,重叠言之,有民歌风味。起句红叶之形如心,可做书笺,比喻甚巧,下文皆由此话头写来。第二韵以“心笺”发语,形成顶针格。切到相思之主旨,红叶题诗,有唐代宫女姻缘巧合之典故,亦贴合。歇拍言秋冬变换,红叶难留。换头想像明年看笺,“九分”,似用字过实,不如改换,虚言之为妙。结拍初服、初心、青颜,抒写青春记忆,与今日秋境比照,自有无限怅惘,且切合枫叶之由青而红,物态与人情,贯穿全篇。



满庭芳 又见重阳

紫韵

庭院寒凉,霜飞时候,醉红偷染枫妆。重阳晴未,回首是他乡。年少抛人易去,向此际、篱畔残香。更谁会,沈城烟景,今夜举清觞。

思量,更已尽,西窗烛落,又见晨光。怎书得无情,无计禁当。不语闲寻往事,怕还有、剪碎柔肠。无凭处,几家帘幕,故里不堪望。


白石簃主人评曰:乡思缠绵,转折多情。“年少抛人易去,向此际、篱畔残香”数语,有化用晏殊《玉楼春》“年少抛人容易去”处,而改为青春易逝之意,篱畔残香,亦景亦人,有萧然之感。“不语闲寻往事,怕还有、剪碎柔肠”,情思荡漾,婉转言之,甚为动人。结拍“不堪望”,以怅望故乡作结,点明主旨,使前文情思皆有着落。

 



重九黎明遥寄爱子砚澜

康丕耀
临窗秋叶影朦胧,
搖曵虫鸣似梦中。
此日白风来塞北,
前时紫燕去山东?
花寒一片边陲月,
霜重几枝岱岳松?
聊借雁书传远意,
登高自可立奇峰。


白石簃主人评曰:老父牵挂爱子,舔犊情深,在重阳节写出,别是一番滋味。首联写拂晓景物,以父亲不眠开篇。下两联对句,皆以己方与他方形成比对。颔联上句言此时塞北草白风寒,下句问紫燕南飞,是否来到山东?盖爱子寓居山东,因有此问,见牵挂之意。颈联上句言边陲月下花冷,下句问是否山东亦霜重天寒?纯是慈父口吻。尾联借鸿雁传达挂念,切重阳登高之节俗,并申发愿望,盼爱子能学有所成,业有所就,慈父心情含蓄道出。重阳敬老思乡,是常见格套,此篇反说老父念幼,挂念异乡之子,有趣。

版权所有© 中华诗词研究院

京ICP证16006682号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亚运村北辰东路八号汇欣大厦B座十层 邮编:100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