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阳经典赏读:以花酒之乐超越生命的维限

以花酒之乐超越生命的维限

最高楼.九日

元·薛昂夫

登高懒,且平地过重阳。

风雨又何妨。

问牛山悲泪又何苦,龙山佳会又何狂。

笑渊明,便归去,又何忙。

 

也休说、玉堂金马乐。

也休说、竹篱茅舍恶。

花与酒,一般香。

西风莫放秋容老,时时留待客徜徉。

便百年,浑是醉,几千场。

 薛昂夫(1267—1359),名超吾,回鹘人。汉姓马,亦称马昂夫,宇九皋。元时曾为官催州路总管。晚年隐退居于杭县皋亭山一带。有诗名、工散曲,现存小令65首,套数3套。赵孟烦在《薛昂夫诗集叙》中说:“磋乎,吾观昂夫之诗,信乎学问之可以变化气质也,昂夫西戎贵种,居逐水草驰骋猎射,饱肉勇决,其风俗固然也,而昂夫乃事笔砚,读书属文,学为儒生,发而为诗乐府,皆激越慷慨、流利闲婉,或累世为儒者有所不及,斯亦奇矣!”

这首词作者以重阳节为题,抒发对人生的感悟。作者对春秋时齐景公、东晋时征西大将军桓温和其参军孟嘉、晋陶渊明等几个历史人物作出不同于常人的评价,表明人要随遇而安,不因富贵而欢乐,也不因穷困而愁苦,不管是穷还是富,重阳节都要赏菊花,喝菊花酒,不必大悲大喜。人要在有限的生命中寻求无穷尽的快乐——人生百年有限,不如趁大好年华有酒开怀,一醉方休吧。词的上阕连用四个排比,下阕连用两个排比,一气呵成,以故纵的笔调表达出人生漫漫、去留任可的超脱之感。

(撰文:汪芬)

 

版权所有© 中华诗词研究院

京ICP证16006682号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亚运村北辰东路八号汇欣大厦B座十层 邮编:100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