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阳经典赏读:抑塞之怀,出以旷达

抑塞之怀,出以旷达

九日齐山登高

唐·杜牧

江涵秋影雁初飞,与客携壶上翠微。

尘世难逢开口笑,菊花须插满头归。

但将酩酊酬佳节,不用登临叹落晖。

古往今来只如此,牛山何必泪沾衣。

 

本诗作于会昌五年(845)重阳日,杜牧时任池州剌史。齐山,在安徽省贵池县东南六里处。会昌五年秋,张祜来池州,与作者同游齐山。魏泰《临汉隐居诗话》记曰:“池州齐山有刺史杜牧、处士张祜题名。”张祜会昌五年(845)来池州拜访杜牧,九月九日与杜牧同登齐山,牧作此诗,张祜也和作一首《和杜牧之齐山登高》:“秋溪南岸菊霏霏,急管繁弦对落晖。红叶树深山径断,碧云江静浦帆稀。不堪孙盛嘲时笑,愿送王弘醉夜归。流落正怜芳意在,砧声徒促授寒衣。”

元·方回《瀛奎律髓》:此以“尘世”对“菊花”,开合抑扬,殊无斧凿痕,又变体之俊者。后人得其法,则诗如禅家散圣矣。

明·顾磷《批点唐音》:此一意下来,近似中唐,盖晚唐之可学者。

明·郝敬《批选唐诗》:豪爽真率,不用雕饰,可想其人。

清·钱朝燕、王俊臣《唐诗鼓吹笺注》:起句极妙。江涵秋影,俯有所思也;新雁初飞,仰有所见也。此七字中,已具无限神理,无限感慨。

清·金圣叹《贯华堂选批唐才子诗》:一句七字,写出当时一俯一仰,无限神理。异日东坡《后赤壁赋》“人影在地,仰见明月”,便是一付印板也。只为此句起得好时,下便随意随手,任从承接。或说是悲愤,或说是放达,或说是傲岸,或说是无赖,无所不可。东坡《后赤壁赋》通篇奇快疏妙文字,亦只是八个字起得好也(首四句下)。得醉即醉,又何怨乎?“只如此”三字妙绝。醉也只如此,不醉亦只如此。怨亦只如此,不怨亦只如此(末四句下)。

清·陆次云辑《五朝诗善鸣集》:用旧事只当未用一般,善翻新法。

《唐律偶评》:发端却暗藏一“怨”字。

清·何焯《唐三体诗评》:此句(按指“尘世难逢”句)妙在不实接登高,撇开“怨”字。后半却一气贯注。

清·杨逢春辑《唐诗绎》:通体浑灏流转,挥洒自然,犹见盛唐风格。

清·王锡等辑《唐七律选》:真正宋调之祖。只以三、四脍炙人口,故录之,然熟滑气满行间矣。

清·胡以梅《唐诗贯珠》:起赋景,次写事,下六句议论,另一气局。格亦俊朗松灵。

清·杜紫纶、杜诒榖《中晚唐诗叩弹集》:诏按《风月堂诗话》谓:结语用景公故事,泛言古今共尽,非重九故实。愚谓:此正影切齐山登高,亦非泛言也。

清·赵臣瑗辑注《山满楼笺注唐诗七言律》:中二联亦只是自发其一种旷达胸襟,然未必非千秋万世卖菜佣、守钱虏之良药也。至其抑扬顿挫,一气卷舒,真能化板为活,洗尽庸腔俗调,在晚唐中岂宜得乎?七,一笔束住;“只如此”者,言古往今来,任从何人,断不能翻此局面也。

清·屈复《唐诗成法》:“难逢”、“须插”,“但将”、“不用”,“只如此”、“何必”相呼应。三、四分承一、二,五、六合承三、四。六就今说,八就古事说,虽似分别,终有复意。“尘世”二句,时人多诵者,口吻亦太熟滑。

清·沈德潜《唐诗别裁》:末二句影切齐山,非泛然下笔。

清·黄叔灿《唐诗笺注》:通幅气体豪迈,直逼少陵。

清·范大士《历代诗发》:明润如玉。

清·吴烶《唐诗选胜直解》:通篇赋登高之景,而寓感慨之意。

清·李庆甲《瀛奎律髓汇评》:冯舒:牧之才大,对偶收拾不住,何变之有!查慎行:第四句少陵成语。何义门:此诗变幻不测,体自浑成。纪昀:前四句白好,后四句却似乐天。“不用”、“何必”,字与意并复,尤为碍格。无名氏(乙):次联名句不磨,胸次豁然。

清·周咏堂《唐贤小三昧续集》:通首流转如弹丸,起句尤画手所不到。

清·胡本渊《唐诗近体》:抚时生感(“尘世难逢”句下)。对句忽拍合“九日”,自然连属,故妙(“菊花须插”句下)。

清·潘德舆《养一斋诗话》:晚唐于诗非胜境,不可一味钻仰,亦不得一概抹杀。予尝就其五七律名句,摘取数十联,剖为三等:……上者风力郁盘,次者情思曲挚,又次者则筋骨尽露矣。以此法更衡七律,如“江涵秋影雁初飞,与客携壶上翠微”,……七言之上也。

俞陛云《诗境浅说》:极写其清狂之态耳(“菊花须插”句下)。

近代·高步瀛《唐宋诗举要》吴曰:“感慨苍茫,小杜最佳之作!”

近代·吴汝纶《桐城先生评点唐诗鼓吹》:“此等诗,自杜公外盖不多见,当为小杜七律中第一。”

蔡干军《近代唐诗例解》诗言秋天鸿雁南飞,齐山的倒影沉浸在大江中,邀游客携酒登上山顶。既然尘世同笑语难逢,便只有夹上插满菊花,以旷放度日。值此重阳佳节,不妨来个酩酊大酵,不用为登临山顶见到太阳落山而感伤。古往今来,人生都只如此,何心效齐景公登山流洋。此诗写九日登高的感怀。首联写面对满目秋景,感到兴致勃勃。次联转到感叹人生憨多乐少,须纵情忘忧,从俗自遣。三联惜乎光弼易逝,“不恨落晖”,于旷达中寓以自勉自励。末联通过表面超然物外,曲折的抒发自己的不平和感慨。中联三句是议,四旬是叙.表因果关系,五句是叙,六句是议,表选择关系。通过失叙夹议。写出诗人登上绝顶之后的矛盾心情。全诗语意流转,一气呵成,反映了诗人的文采风姿。

罗时进《杜牧集》此诗曾得前人“感慨苍茫,小杜最佳之作”(《唐宋诗举要》卷五引)的好评。首句尤受激赏,《唐诗鼓吹笺注》卷六曰:“江涵秋影.俯有所思也;新雁初飞,仰有所见也。此七字中已具无限神理.无限感慨。”而既然尘世难逢开口笑,又何不菊花插得满头归呢?诗人将无限抑郁的情思化成名士登高的清狂和笑看古往今来的体悟.给人器大韵高、豪爽真率之感.让人想见作者旷达的胸襟和俊朗的气度。

周啸天《隋唐五代诗词鉴赏》此诗作于武宗会昌五年(845)重阳,时任池州刺史。齐山(一作齐安即黄州郡名误)在州城南三里许。时张祜来池州相探,诗中“客”即指张,后张亦有《和杜牧之齐山登高》之作。

首联即点题,据宋周必大《九华山录》云,池州齐山山脚插入清溪,清溪直接大江,山颠有翠微亭(按翠微即山之借代语)。“江涵秋影”四字妙传江水之清,“秋影”包容甚广,不独指雁影也。“与客携壶”是置酒会友,兼之有山有水,是人生乐事矣。按诗人由黄州调任池州,以地僻人稀,心境并不愉快。张祜较杜牧年长而诗名早著,由于受到元稹的排抑未能见用于时;张对杜牧神交既久,杜对张祜复怀同情;张祜的到来便给杜牧不少慰藉。

中间两联写当日登山之乐,捎带出随缘自适之生活哲学。三四为唐诗名句,谓人生难得开心,不妨开怀大笑;也不妨潇洒一回——休问你我年纪如何,今日须插满头菊花而归;五六进一步发挥“难逢”、“须插”之意,谓应把握当前及曰行乐,不要无益地痛惜流光。要之,数句既是当日登山情事的记录,又不局限当日情事,而融人了诗人的生活经历,表现了一种通达的生活态度,故能传诵人口。

末联承上“登临恨落晖”意,举出齐景公的反例作结,《晏子春秋》载:“景公游于牛山(在临淄南),北临其国城而流涕日‘若何滂滂去此而死乎?’”诗人对齐景公在死亡面前表现出来的畏惧心理不以为然,他实际上已意识到生命之流逝是一个自然的过程,既然“古往今来只如此”,那还有什么理由不抓住当前的生活,而为将来的物化惴惴其栗,可怜虫般作向隅泣呢?联系到诗人《送隐者》“无媒径路草萧萧,自古云林远市朝。公道世间惟白发,贵人头上不曾饶”,我们不难体味这种旷怀中包含着一种苦涩的潜意识,即因痛恨世间的不公道,而转而平和地看待死亡,认为它是一种自然公道的结局。这就是所谓抑塞之怀,出以旷达。

以上三诗大体反映了杜牧的文采风流及其七律的特色,句子成分较为完整,习用“大抵”、“更想”、“难逢”、“须插”、“但将”、“不用”、“何必”等勾勒字面,即使不用,也能做到诗意显豁,而不乏警句,俊爽的特色也就表现在这里。

(汪芬 整理)

版权所有© 中华诗词研究院

京ICP证16006682号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亚运村北辰东路八号汇欣大厦B座十层 邮编:100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