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阳经典赏读: 另类的重阳寿礼,深邃的人生思考

重九日行营寿藏之地

范成大

家山随处可行楸, 荷锸携壶似醉刘。

纵有千年铁门限, 终须一个土馒头。

三轮世界犹灰劫, 四大形骸强首丘。

蝼蚁乌鸢何厚薄, 临风拊掌菊花秋。


注解:

1、“行楸”即土里埋,楸是楸树,可以做棺材。“醉刘”是指竹林七贤的刘伶。他常乘鹿车,携一壶酒,使人荷锸而随之,谓曰:“死便埋我。”

楸,qiū,落叶乔木,干高叶大,木材质地致密,耐湿,可造船,亦可做器具。

荷hè,1.担子。道德上、法律上或精神上的责任,如肩负重荷;2.扛。如荷枪实弹。

锸,chā,铁锹,掘土的工具。

2、“纵有千年铁门限,终须一个土馒头。”铁门限,原谓打铁作门限,以求坚固,后即用“铁门限”比喻人们为自己作长久打算,“纵有千年铁门限”即是此意,比喻生活经历对人的影响和局限。

土馒头:指坟墓。 唐 王梵志 《城外土馒头》诗:"城外土馒头,馅草在城里。一人吃一个,莫嫌没滋味。"意即城外的土馒头是坟,它的肉馅是这城里的人,一人一个,见者有份,不吃不行。

这是只有在封建社会才有的两样东西,“铁门槛”和“土馒头”。过去封建贵族家庭或者是富豪人家会被称做门槛高,这个门槛高是真高,体现住宅的气派。而且最有钱和最有势的人,他们的门槛要包铁皮,有的人家希望自己的铁门槛可以存在一千年。但是就算你这个铁门槛能够存在一千年,你能活一千岁吗?到头来你需要一个什么呢?需要一个土馒头!“土馒头”在这句诗里构成一个标志,生命终结的标志,就是说到头来,你无非也是要死掉,徒然留下一个坟头而已。过去地位越高的人,死了以后坟头就做得越大,帝王的“土馒头”甚至会成为一座丘陵,但那“土馒头”再大,你人不存在了,又会怎么样呢!

3、“三轮世界犹灰劫,四大形骸强首丘。”这是佛教的说法。

“三轮世界”即建立在三轮之上的世界。佛经说在我们这世界的最下层有一风轮,风轮之上有水轮,水轮之上有金轮,金轮之上安置着九山八海而成为一世界,故此世界称为三轮世界。

4、“四大形骸”,人的身体乃是物质,不过人是有思想的,所以人就是物质现象和精神现象的综合体。可除开思想单从身体的组织来说:皮肉筋骨属于地大;精血口沫属于水大;体温暖气属于火大;呼吸运动属于风大。佛教认为,四大和合而身生,分散而身灭,成坏无常,虚幻不实。正是基于人的身体是四大的组成物,四大最终分离而消散,所以人就根本没有一个真实的本体存在。试看,死时此身溃烂无存,骨肉归地,湿性归水,暖气归火,呼吸归风,此时身在哪里!因此佛教的经典《圆觉经》云:“我今此身,四大和合……四大各离,今者妄身当在何处?”

5、“灰劫”是余灰,“首丘”是归葬故乡。

6、“蝼蚁乌鸢何厚薄, 临风拊掌菊花秋。”“乌鸢”是泛指鸟,即乌鸦、老鹰之类;“拊掌”即拍手。

 

赏读:

不仔细想,人们几乎不会意识到,其实这也是一首与重阳寿敬观念有关的诗。所谓“寿藏”就是生前预筑的坟墓。从标题上看,诗人是要在重阳这一天,为自己寻访一块“寿藏”之地。古人同生死,死后的坟墓是一生中最重要的财产之一。诗人选择了普天之下都在为天、地、人祝寿的时候,为自己寻找坟墓,这不能不说是一种另类。我甚至觉得,诗人在做行为艺术,他就是要在这一天做这样的一件事,就是要把生与死喜悦地、忧伤地联系在一起,来表达生与死本来就是不可分的。

即使身前既有权有势、又轰轰烈烈长寿活至一千年,最终还要归宿到既荒凉萧条、又极其孤寂、形似一堆土之小小房。三轮世界的燃烧毁灭又形成仍然有余灰,身后归葬故乡怎及四大皆空的躯体化为尘土与空气有溢香。凡人尸体乃鸟与蚂蚁食物,又何必生前则造就生圹准备厚葬,让不会说话的秋菊迎风拍手嘲笑你的浅薄无知与悲伤?

“纵有千年铁门限, 终须一个土馒头”,诗人的心彻底顿悟了,空了,透明了,他觉得山上随处都是身后安葬的好地方,好似携壶长醉的刘伶,使人扛着锹跟着,说“死了就把我埋了”一样……诗人对人生的思索,已经超越了一般生命与社会意义上简单生死……他点出了一个十分浅显而又为一些人不愿意承认的真理,悲叹中有旷达,表现了作者对生命规律的清醒。

本诗作者范成大(1126——1193),字致能,号石湖居士。平江吴郡人。南宋诗人。他父母早亡,家境贫寒。宋高宗绍兴二十四年进士。他的诗富有盛名。杨万里《石湖居士诗集序》说:“(范成大诗)大篇决流,短章敛芒;缛而不酿,缩而不僒。清新妩媚,奄有鲍谢;奔逸隽伟,穷追太白。求其支字之陈陈,一唱之呜呜,不可得世。”

                                    

版权所有© 中华诗词研究院

京ICP证16006682号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亚运村北辰东路八号汇欣大厦B座十层 邮编:100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