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石簃主人评王海亮毕业季诗词

蝶恋花·毕业随想

                       一季青春何所有。夏日蝉鸣,雨后垂杨柳。小巷单车同某某,月光如玉星如斗。   

                       二十余年奔与走。老了天真,满了杯中酒。每到此间总回首,烟沉水阔云翻覆。

白石簃主人评曰:上片回忆,检点青春,已是分别时候。何所有,以问起,上片一气贯下。夏日蝉鸣,以见毕业分别之节令,垂柳,暗示惜别之情。单车同某某,回忆往事,片段展示,刻骨铭心。下片转入今情,为生活奔走,天真褪去,烦忧袭来,借酒浇愁。尊前回首,尤其珍惜学生时代之无忧无虑。全词清新流利,今昔比较,而深情寄于其间。其微憾者,末句过于深沉,与全篇清空之气不谐。


青春怀远

一树梨花别梦轻,从来风不到曾经。

     重温二十年间事,沧海波澜平未平?

白石簃主人评曰偶然兴会,与蝶恋花词情景相似。从来风不到曾经,警策。

 

归来依然少年

惆怅春风吹白衣,少年心事许谁知。

而今遍写相思字,除却无题即自题。

白石簃主人评曰:无题自题,自言自语,少年心事,费尽思量。

忆同窗有赠

红尘历历许谁看,杯酒偏能暖赧颜。

自解忧伤还落寞,同销隐秘共艰难。

凭君意气容孤傲,笑我斯文实可怜。

莫放雪舟归月夜,江湖风疾欲遮山。

白石簃主人评曰:颔联写同窗相契之情状,知己之情出焉。颈联比较你我,同与不同,个性相异而相亲,甚可爱。尾联苍劲,然不免过情,前文似未足撑起。

 

临江仙·文英回南开故地有感代赋

                  一叶随风飘影过,回眸犹恋嘉荫。青葱岁月去无痕。清晰惟脉络,恰似掌心纹。  

                  那日花开南陌下,暗香潜结衣襟。湖光澄澈映云心。霜华应笑我,依旧恁天真。

白石簃主人评曰:代赋者,代他人言之。无实地感受,多虚言之,然当得体,口吻亦当似之。岁月无痕,惟存脉络,恍惚迷离,又似掌心之纹,清晰可见,精警惬当,全篇点睛之笔。花开南陌,言故地重游之想象,昨日之事,今日之人,末句道出物非而人是之感,亦颇可喜。若言其不足,未切南开之具体意象,外人读之,犹觉其可;而南开人读之,又似若即若离,未搔到痒处。

采桑子·十年

                               十年一叶风翻过,天际星光。鬓上微霜,再过十年梦亦凉。

                               渐深岁月催人老,抛却荒唐。又念荒唐,百味从今仔细尝。

白石簃主人评曰:一叶意象,反复用之,不如回避。上片十年往复,不免苍凉之叹。青春荒唐,哑然失笑,忘之又念之,写青春回忆,生动。

 

临江仙·忆

                           银汉壶中蜃气,高城顶上蓬莱。流光幻影共徘徊。天风吹欲动,想是有云来。

                           记得当年初见,满池菡萏花开。香分一脉小青苔。落英栖梦久,重到不须猜。

白石簃主人评曰:回忆之间,迷离如梦境。昨梦前尘,如幻如电,青春情愫,不能忘怀如此。 

何满子·重过桥东忆校园往事

                      百计留春不住,暗香零落衣襟。昨日风光俱在眼,青岚红雨遥岑。一晌鹧鸪啼遍,夜阑云散星沉。   

                      砌下流光自舞,灯前小字长吟。天意难猜人易别,彼时莫悔初心。挥手长街犹望,桥东有梦堪寻。

白石簃主人评曰:上片写重过校园所见。下片回忆惜别之情。天意难猜,取芦川居士“天意从来高难问”之意,亦可通。然今时毕业,分别之时地,几乎定数,难猜之叹,不免过情。如曰恋情无着,全篇上下呼应亦有不足。有梦堪寻,依依之状,有不尽之余韵。

 

喝火令·蔷薇故事

                             烂漫真如醉,温柔力不禁。遍燃街角与园林。密约淡烟微雨,一梦抵春深。 

                    月色还如旧,风回露满襟。碧丛无迹可追寻。解释流光,解释暮烟沈,解释漫天星散,难解是初心。

白石簃主人评曰:亦人亦花,花开与花落,青春与老大,枨触多端。后段解与难解,极是聪明语,巧而多姿。   


【点评者简介】

    江合友,字益之,号白石簃主人,文学博士,河北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兼任中国词学学会常务理事、中华诗教学会理事。著有《白石簃词稿》(河北教育出版社,2016年)。


版权所有© 中华诗词研究院

京ICP证16006682号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亚运村北辰东路八号汇欣大厦B座十层 邮编:100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