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江月 三千弱水十章

西江月.三千弱水十章

 

附  梅关雪和诗十章

范诗银

嘉峪关上有记
扫却日边沉雪,拂开天底凝云。流年战事已无痕,唯有秋波不尽。
珍惜余砖几块,可怜古道三春。关楼涂得九回新,收拾初心一寸。

 

酒泉左公柳
还是那池珠玉,依然革袖香浓。两团绿影百年风,吹落嫖姚旧梦。
今日我来品酒,一轮秋日摇红。少年似也与君同,舞得霜旌飞动。

 

逐弱水而行
滴滴雪莲垂露,泠泠霜月生潮。一瓢泼向九天遥,只道夜阑星小。
试问三千寒水,哪湾曾洗征袍。无情剑胆有情箫,谁负柳花秋老。

 

黑水城怀古
踏遍双城栈板,漫梳千载浮光。弯刀快马也忧伤,滴在那人心上。
沙海曾经奔水,而今惟有西江。简书三万说咸阳,还有画楼清唱。

 

也过居延泽
穿过长滩雪苇,邀来半海银鸥。相亲相悦说风流,醉矣那车老酒。
遥望远山云隔,忽闻啜泣金钩。胡儿胆苦汉儿羞,红了一坡沙柳。

 

红柳
一眼茫茫白碛,何来簇簇青枝。嫣红摇曳问相思,恰有秋风相寄。
梦里依稀曾遇,似乎读过新词。痴情题满紫霞衣,旋过天边征骑。

 

海森楚鲁怪石
磊落它年泪眼,参差昨日云涡。眉边诗句月边歌,湿透心花一朵。
也许昔时痴梦,曾经系在矛柯。流沙无语送流波,错搭偏风沉舸。

 

胡杨
黄叶千年不再,伊还沙海从征。千年枯干向青冥,守望天边伊影。
亲吻千年热土,只为不了深情。千年又是绿枝横,又是一番风景。

 

策克口岸眺望外山李陵解甲处
壮士经行何处,那山可有征痕,匈奴白草汉家巾,记得英雄遗恨。
漠野风南云北,雁边车水秋尘。相逢一笑旧时人,只是真情难问。

 

本义
戍影五千流去,诗行一驾萦回。雪花香短荻花飞,零落湾长星碎。
那刻与君別过,无时不梦清辉。西江曙色黑山杯,滴尽人间滋味。

 

西行怀古效范老师作西江月十章

 


梅关雪

登嘉峪关
迢递祁连晴雪,荒茫戈壁飞尘。严关百尺倚秋曛,望里苍龙东进。
冷却熊熊烽火,摩平历历创痕。西风马道骤听闻,鼙鼓声来隐隐。

 

过酒泉
莽莽燕支山麓,苍苍雁碛云霄。一声羌笛玉关遥,驻马黄沙古道。
老柳一方荫在,甘醪千载香飘。我来空忆霍嫖姚,回首西风白草。

 

逐弱水西行
丝路何方寻迹?雪山终古白头。潺湲大漠漫西流,流入时光深久。
落日胡杨不语,秋风弱水生愁。千年人物一回眸,隔水遥遥邂逅。

黑城怀古
瀚海孤城白塔,胡天枯木夕霞。残垣碎骨掩流沙,恍见弯刀快马。
何处深埋秘密,几时散落繁华。马蹄声里万年遐,举目秋风四野。

 

过居延海
漠漠沙原覆雪,沧沧海气连云。银鸥点点往来频,苇色愁生无尽。
长遁出关老子,曾来饮马将军。何人到此一伤魂,蓦觉西风两鬓。

 

海森楚鲁怪石城怀古
踽踽时行海底,巍巍犹立山巅。如鹰如兽又如猿,滚地骷髅枯眼。
谁见桑田圆梦?谁听沧海遗言?夕阳万古一何闲,出没光阴彼岸。

 

策克口岸望李陵解甲之浚稽山
边草萋萋碧血,辽云滚滚烽烟。穷荒绝漠此青山,埋葬将军断剑。
百战身名俱裂,孤忠生死难言。河梁悲泪痛千年,去去回头一叹。

 

大漠红柳
大野重屏掩映,遥天粉雾离披。穗花针叶压枝低,曳曳摇摇风里。
酷虐修成逸气,极荒出落清姿。狂沙到此为羁栖,珍重一番芳意。

 

胡杨
虬干阔开天地,须根深向苍茫。平沙落日烁金黄,漠海绵延锦障。
默默站成岁月,冥冥穿透生亡。何人一望满头霜,正是穹庐野旷。

 

回望
明月来时相照,秋风去日沉吟。一程青史旧年心,惆怅奚囊难任。
万古风流谁证?一时人物何寻?三千弱水久喑喑,云起漫天愁浸。

    本文配图来自网络公开图集,因无画家信息,无法标注画家,请画家见图后与我网站联系,非常感谢您的帮助。

版权所有© 中华诗词研究院

京ICP证16006682号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亚运村北辰东路八号汇欣大厦B座十层 邮编:100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