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诗友共悼霍松林先生

     


称大匠以包罗 传鸿学而潜润


霍松林,字懋青,斋号唐音阁,甘肃天水人。1921929日出生于天水之霍家川,201721日于唐音阁辞世。南京中央大学国文系毕业。西安陕西师范大学文学研究所所长、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华诗词研究院顾问。汪辟疆门下高足。才识兼备,述作宏富。宗风一代,世所敬仰。先生大行,特辑此悼念专辑,以慰天下诗友哀恸之情。

                                 中华诗词研究院 201725

 

 

唐音阁吟稿序

           程千帆

庚午仲春,卧疴小斋,适同门友霍松林以所撰唐音阁吟稿见寄,余虽数读松林诗,而今乃见其全。颇恨夙昔相知之未尽,因作笺称之。君复书以为溢美,且戏曰:“吾固乐闻。屈子不云乎:高余冠之岌岌兮,亦余心之所善也。诚如是,子盍为我序之?”余大笑,因忆数十年前,彭泽汪方湖先生以诗律教授南雍。及门者以千百数,松林与余实从之游,虽年次有后先,而刻意竞病,盖未始有别。

先生深通流略之学,转以其法治诗,故于历祀作家,莫不尚论其流派,剖析其同异,而于文心之曲折,风格之迁变,尤三致意焉。诸生既信受师说,粗解吟咏,每出其稿以求诲迪。先生则博隆雅教,总领众流,各依其才性之所宜,授以则效前人之道。初不欲其类己。故门下诸子渊源虽一,致力乃殊其方,宋雅唐风,皆斐然卓然有以自树立。松林之为诗,兼备古今之体,才雄而格峻,绪密而思清,至其得意处,即事长吟,发扬蹈厉,殆不暇斤斤于一字一句之工拙。或者遂以为与先师异趣,不知此正其善体先生之意,善承先生之教也。

余以心脏病废学有年,何敢妄论松林之诗,今独取其不学即所以学先师之微旨,发明数语,庶几世之读君诗者,亦知方湖家法固如是云。

四月初吉,学弟程千帆谨序。 

    注:程千帆先生与霍松林先生同出汪辟疆先生门下,二人私交甚笃。程先生曾为《唐音阁吟稿》作序,并亲书唐音阁斋名匾额,至今仍悬挂在霍先生家中。

今将程千帆先生《唐音阁吟稿序》一文发出,并附霍松林先生诗词数首于后,以志哀悼。

 

金鏤曲 敬輓霍松林先生

施議對

上世紀八十年代初,余因編纂《當代詞綜》,與結忘年交好。三十餘年,音書不斷,並曾多次親聆教誨,受益匪淺。詞中梓潼神,又名文昌帝君。晉代人士,傳為文曲星化身。願先生德業,永垂典型;後昆承繼,文運興隆。因賦此曲,以寄懷思。濠上詞隱施議對丁酉立春於香江之敏求居。

 

別去赴仙閣。望遼空、紫煙繚繞,丹霞不落。原是梓潼神下降,歸敘凡間丘壑。都幾許,春耕秋穫。一自蘭亭金谷後,守枯齋、大雅浩然作。其少進,以玄鑰。

天將夫子搖鈴鐸。鎮西京、斯儔斯地,斯時斯學。宋韻唐風聲名遠,九畹而今堪託。憑護祐,胸中韜略。嘯傲湖山了無跡,失宗師、文運何征索。南斗仰,吾纓濯。

 

松林先生千古

百卷鸿文光胜业

千秋庠序恸仪型

                   后学周笃文哀挽

 

 

鹤归天水,唐音阁空,千载文章事业在;

星沉华山,秦岭云黯,百亩兰蕙树滋多。

                 淮阴师范学院文学院敬挽

 

松林先生千古

杏坛育桃李,

唐音传千秋。

                      贾平凹

 

 

挽霍公松林先生聯

振雅揚風,憶當年高閣同尊,海岳雄開勞大筆;

飛仙跨鶴,痛今日名師頓失,雲霄遥拜哭斯人。

                   刘梦芙

注:

1996年浙江文藝出版社初版中青年詩詞選《海岳風華集》,承霍公賜序嘉勉,寄以厚望。

 

霍公松林先生千古

仪刑德范足千秋,纵然有口皆碑,争奈哲人其萎;

西北昆仑倾一旦,从此无峰可仰,岂惟当世之悲。

                    熊东遨

 

挽国学大师、中华诗词学会名誉会长霍松林先生

立德立言,大有诗文垂宇宙;

有为有守,广栽桃李在人间。

                                                    后学马骏祥敬挽

 

悼霍公

楊逸明

棟材人物已難尋,大浪淘沙偶見金。

綠未成陰槖駝去,從今何處有松林。

 

临江仙·悼念霍松林诗长

赵安民

荣获终身成就奖,爱诗非比寻常。教研文艺付衷肠。唐音兼宋韵,诗赋禀优良。

此去泉台回杜甫,依然国韵流觞。千年国粹帜高扬。一生诗记录,岂只述西厢?

 

敬挽霍松林教授

王改正

唐音阁奏大悲音,痛悼云中驾鹤人。

关陇天何招俊秀?燕京我亦沐德馨。

一生风雅长河韵,千古文章华岳尊。

天下诗家三百万,人人仰慕霍松林。

 

敬挽霍松林词丈

王国钦

鸡唱一声泪湿巾,

诗坛痛失领头人。

唐吟阁耸情何在?

德水楼高雪自陈。

酒赞新瓶函一札,

星追泰斗望三秦。

神州处处长安道,

每向西京记忆新。

注:1)“唐吟阁”,霍老自己的书斋斋号。(2)“德水楼”,王国钦在其多首诗词作品中创造出的意象楼阁。(32002531日,霍老亲笔给年方41岁的后学王国钦写信,称其所倡导的“度词新词”是“综合诗、词、曲而另创新体”,明确指出“我支持你把这'新体'搞下去”!

 

 

悼霍公松林

褚宝增

诵公少年诗,觉胜高适猛。

习公晚岁文,不逊李善耸。

因时偏一端,高山并玄岭。

岂待江郎尽,岂期老杜窘。

坛席好为师,堪与昌黎等。

长安居大易,后学风云涌。

唐音复回旋,古韵生新影。

千军正欲发,骤然失率统。

吾侪双肩上,何以承其永。

仰首望长天,公如日星炳。

 

 

                             唐音阁赋

                             ——纪念《中华辞赋》顾问霍松林大师

韩邦亭

史追汉世,阁号唐音(1)。壮嫖姚之胆(2),塑博导之魂(3)。育英才则桃秾李艳,吟诗赋则戛玉敲金 。天水儒家,大雅之声远继;长安巨子,洪钟之韵遥闻。

忆乎访名师,承清诲。喜逢朱老(4),识才于建业之城;可敬于公(5),倒屣于青溪之会。行世路而迢遥,续家学以纯粹。

已觉夫报国之切,用世之诚。望烽火以含悲,代枪以笔;顾流民而洒涕,抒愤于衷。热血满腔,可使秦兵秣马;丹心一片,直催陇士弯弓(6)。

于时诗界所称,群贤所慕。披万卷以恢宣,采百家而明悟。神思高古,可综闽赣之新风;笔力雄浑,堪蹑杜韩之逸步。

既而尽微致广,赏古析疑。联挂关中而共品,文剖瓯北而相宜(7)。译事楷模,岂止信达之臬?文章正轨,能开简远之蹊。

称大匠以包罗,传鸿学而潜润。高遒是骨,居西北而称王(8);和雅为心,胜东南以流韵。博大心灵之折射,随时代播扬;雄奇风骨之继承,使文明大振。

夫以情不孤起,缘境而生。其闲似鹤,其寿如松。赤子不失本色,白描最见精工。阁纳汉唐之气象,学传经典之功庸。一代鸿儒,已积学而储宝,九州懿范,自衍派以开宗!

1)霍松林先生斋号唐音阁。

2)霍嫖姚指汉代名将霍去病。

3)霍松林先生是陕西师范大学著名教授、博士生导师。

4)霍老曾问业于国学巨子朱东润先生。

5)国民党元老、书法大师于右任先生对霍松林器重有加,并多次邀请他参加诗会。

6)此处化用霍老诗句。

7)霍松林先生曾校点赵翼的《瓯北诗话》。

8)霍松林先生名满学林,有学术界的“西北王”之誉。

 

金縷曲 敬輓霍松林先生,次詞隱翁韻

江合友

魂繞唐音閣。聚人間、萬千寶卷,幾曾零落?羽化老仙騎鶴去,猶戀關中林壑。遺著述、森然創獲。戰火川渝青春夢,算筆端、浩氣凌雲作。詩與賦,擬南鑰。   

長安七秩為鈴鐸。示秦天、儀型軌範,篤行醇學。座下門生聲譽著,妙法宗風都託。最景仰、雄圖遠略。岱嶽其頹賢哲萎,墜文星、暉澤從何索?千古事,振清濯。

 

輓霍松林教授

燈前不制羊曇淚

沂上曾聆鳳鳥鳴

                       徐晉如

 

霍松林先生千古

史入吟囊,论越文心,西北望长安,华岳辉分秦汉月;

星沉大野,座空绛帐,东南悲逝水,遗编润泽宋唐风。

                      后学郑虹霓敬挽

 

惜黄花?泪送霍松林先生

嬿郅

似雷惊绽,斯时风卷。月凄星散,先生去,山河咽。词赋清觞满,美酒诗情伴。驾仙鹤、把红尘远。
惜别文篆,忍抛金砚。赴瑶池宴,眠银汉,枕云幔。怅字为君辇,恨别阴阳岸。设香案,泪如珠断。 
 
沉痛悼念霍松林先生驾鹤西归

一代儒师,著作等身,唐风宋韵遗千古;

三千后俊,传承国粹,储秀蕴灵耀九州。

晚学周爱霞敬挽

 

江城子 悼念霍松林先生

宋常之

惊闻噩耗泪千行,望悬窗,寄忧伤。伫立多时,回忆入悠长。低首触观师祖字,情永在,自难忘。    

曾经书读霍门藏,饮琼浆,食精粮。始悟唐音,韵律铸文章。尤敬先生才学久,存高志,至无疆。

注:

霍松林先生的学生被称为霍门弟子。先生一生共培养博士生70余人,这其中有一位是我的大学老师。

 

寿楼春 敬挽霍公松林

紫韵

于风吹玄冬,正霜寒冷月,难掩哀容,一世文坛予墨,墨魂相融,当此去,蓬莱东,正共他、琼霄璁珑。赋笔点天然,松邻鹤友,当醉卧苍穹。

残星落,尘襟穷,悼思贤所述,文曲星公,下界琼琚教以,李桃葱茏。凭久岁,闻弦终。竟是之、乎其名空,世间少诗宗,三山此后多一翁。



各地诗友悼念霍松林先生诗词



丁酉春节初五夜惊闻霍老仙逝

 

一世九七岁,卓然成大家。

陇头云堕泪,谁继百年花?

 

刘炜评

心同四海崇高阁,歌哭先生已不闻。

薪尽火传谁可也,哀军岂只霍家军。

 

悼霍松林先生

郑和平

惊悉文坛泰斗终,唏嘘泪眼恸苍穹。

育人桃李名天下,不朽诗书脑海融。

 

深痛悼念霍松林大师

郑春发

德艺双馨誉满秦,未曾谋面竞身殒。

诗坛后学哭魁斗,释惑解疑空望云。

 

丁酉正月初五,惊闻霍先生仙去,中夜不寐,于西域赋此以悼

和谈

万钧哀痛塞长空,泪雨如倾洒陇东。

天帝招唐音阁去,焚香遥奠月朦胧。

:天帝一句化用李贺、耶律楚材典故。

 

挽霍老二首

刘鹏飞

荣枯千斛赋劳形。笛曲偏为醉客听。

万里风霾犹过眼,何怜蓬鬓老零星。

其二

感慨牵怀去后归。经营百岁剩余晖。

应知士子伤春意,隐痛招魂计已微。

 

沉痛悼念霍松林宗师

姚玲

诗词泰斗一肩挑,名贯神州气倍豪。

君今不幸离人世,三秦谁再领风骚。

 

挽霍松林先生

王彦龙

绛帐春荣桃李枝,骚坛龙虎漫驱驰。

唐音阁里春如酒,曾记先生醉咏诗。

 

悼霍松林先生

韩轩

惊闻噩耗意沉沉,昂首茫茫天色阴。

冬尽春来年又是,长安不再有唐音。

 

沉痛悼念霍老先生

岳芳珍

陨星坠落化悲声,可恨苍天太绝情。

从此秦川无泰斗,八方四海祭先生。

 

哭霍老

雪飞花

巍巍雁塔入晴空,西望长安哭霍公。

盛代诗风谁解得?唐音阁里失松风。

 

痛悼

肖云儒

千秋唐诗接海天,百年唐音阁在前。

遥拜霍公钟吕响,青松过处终南现。

 

悼霍松林先生

漢子

先生跨鶴破天藍,不等春回一二三。

此後唐音難出閣,待誰叩壁拂塵參?

注:先生丁酉年正月初五仙逝,初七即立春。

 

聞霍先生羽化賦此為悼

金水

死者為尊今日見,滿屏都是霍松林。

竟無長句深深拜,慚愧天生涼薄心。

 

 

悼霍老松林先生

杨敏

愁雾长安集,松风华岳希。

犹期高会再,讵料太音违。

唐韵千年续,道山今日归。

春来失颜色,雨泪共霑衣。

 

悼霍松林教授

邓晋运

空谷响足音。儒家风范钦。

杏坛七十载,桃李三千衾。

韩柳文章在,李杜歌赋淫。

星离成恨事,门下泪沾襟。

 

沉痛悼念一代宗师霍松林逝世

荣西安

天地寒流劲,残冬未染春。

留声追太白,失韵泣三秦。

雁塔楼前雨,唐音阁里神。

鸿儒离去后,接棒待何人?

 

悼念霍老

韩轩

学术开宗派,诗词皆妙吟。

笔耕无惰日,授业有亲临。

绝唱三秦恸,流芳百岁箴。

长安明月下,何处觅唐音。

 

立春日祭霍松林先生

徐鹏

平生使无憾,百岁亦匆忙。

桃李达天下,诗书忧庙堂。

高风难得见,立雪尽成伤。

支颐听吟唱,终南翠积霜。

 

痛悼霍松林老师

刘双龙

春意正弥襟,惊闻泰斗沉。

古城风瑟瑟,文苑泪涔涔。

著述如晞日,芳馨似沃霖。

褒扬犹在耳,何处听唐音。

 

万古云霄

祭霍松林先生

渭流寒渚坼,天水琥晶封。

岁末风凋木,年初路叹松。

文章千载事,道德一朝宗。

城阙灯三盏,佳联暮色浓。

 

挽霍松林先生仙逝

東柳軒主

耳畔唐音繞,閣樓今復尋。

輓公三尺雪,駕鶴一松林。

仙侶蘭舟在,詩壇泰斗沉。

天河水撕裂,與地共悲吟。

 

悼霍公松林先生

廖國華

鶴駕歸雲路,文章剩等身。

神童譽猶久,手澤讀仍新。

極盡開山力,甘為播火人。

今宵知不寐,矚目在三秦。

 

沉痛悼念诗界耆宿霍松林老师

王秦香

噩耗忽来秦岭裂,拿云骚手弃尘寰。

风回乾宇风无力,水咽神州水失颜。

去日凭君扛韵鼎,从今剩我渡碕湾。

期颐驾鹤云天外,文脉长留天地间。

 

机场得知霍松林诗翁仙去,大江夜色,秦岭星空,志哀之韵

周晓陆

巨星沦殁曲池寒,绛帐骚坛带泪观。

白下遗文江月隐,终南建树角风抟。

大髯小石寻诗际,汉赋唐音寄陇端。

五子从君成往忆,随鲲浮海见波澜。

注:

2011年,霍诗翁带后辈玩,成《六人诗丛》,小鹿立雪于是。丁酉初五夜焚香长安。

 

痛悼霍松林恩师

魏义友

诗天忽报大星沉,噩耗传来泪满襟。

十载读研推巨擘,一朝拜访沐甘霖。

曾颁两序期望远,又赐双题教泽深。

今日悼公兼自悼,从兹何处听高吟?

注:

两序,《毡房诗词选·序》(1994年),《中国铁路诗词选·序》(1997年)。双题,《南疆诗稿》(2000年),《向阳斋》(2015年)。

                                

悼念霍松林教授

韩景明

终生施教不寻常,砚种舌耕昼夜忙。

户外天风随冷暖,诗中韵味自芬芳。

非凡成就垂千古,高尚品行播四方。

不与他人争上下,满园桃李胜封王。

 

沉痛掉念霍松林先生

娘惹

春至为何冻墨坛,直须泪眼望长安。

吟鞭折处诗声远,泰斗损时天地寒。

一代宗师离驾鹤,三千桃李寂眠栏。

秦风两字抚良久,从此唐音谁欲弹。

注:

秦风为霍老所书。

 

悼霍松林老先生

钟少白

引领骚坛歌大风,唐音崛起正浑雄。

畅吟盛世梦魂里,凌跨千秋李杜同。

雨暗云山笼罩路,星沉韵海化长虹。

常思题字谆谆语,把笔案头书写工。

 

挽霍松林先生

刘白杨

终南大木懋青诗,自笑少陵叹古稀。

建业先登紫金岭,长安早树学人旗。

题名雁塔融春雨,赠字唐音醉碧漪。

从此墨缘无所续,松风鹤影两依依。

 

悼霍老忆节前探视何胜怅惘

王锋

冻云弥望总茫然,尊者于兹已作仙。

榻上衰躯常欲睡,杯中义齿久成捐。

惟声浩大相终始,斯世从容对地天。

无限松风今过也,秦州漫漫接秦川。

 

挽霍松林老师

许铭

一代鸿儒归道山,文坛内外痛声旋。

诗章感事清如水,论著齐身重似权。

绛帐连云桃李秀,唐音向日友朋妍。

三聆教诲成追忆,余岁何方拜大贤?

 

惊闻霍翁升列仙班

赵熊

金鸡竟唱天上声,长撼人间玉界惊。

陇上乡寒星暗淡,青门教失泪零丁。

领军吟客慈怀厚,传世文心素抱清。

学苑唐音今绝响,仙班乐奏五云迎。

 

悼霍先生

万德敬

惊闻师祖驾鹤归,隔代门生亦同悲。

人过九十为人瑞,道传华夏即道魁。

羲皇故里藏间气,圣代士林着口碑。

收取唐音还碧落,免得仙界总相催。

 

沉痛悼念霍松林先生

孙民随

惊闻噩耗亦潸然,耆宿鹤游归道山。

扛鼎文坛说泰斗,殚精桃李育桑田。

笔耕万亩唐诗地,才赋千秋尧舜天。

一代宗师铭典范,八方俊彦祭英贤。

 

痛悼霍松林先生

黄河倦客

秦州人杰古贤心,绛帐弦歌忽绝音。

白下大家传法乳,长安高阁作龙吟。

文名赫赫惊寰宇,师德昭昭重士林。

坛坫从今谁祭酒,西州再过泪沾襟。

 

次剑克兄《痛悼霍松林先生》元韵

金刀郎

噩耗传来痛客心,雄狮一吼成绝音。

伊滨长啸薪火继,渭水多情龙凤吟。

名重坫坛惊海内,诗留华夏贵鸡林。

期颐庶几未园梦,西望长安泪湿襟。

 

悼念霍松林诗翁

陈家林

忽闻韵鼎坠烟浔,地裂星荒北斗沉。

河汉塞冰鹏抱翅,姮娥拭泪鼓休音。

天涯望断吟鞭路,鹤翼驮空梦笔心。

此恨从兹成惘忆,只求青鸟拜高吟。

 

沉痛悼念霍松林老师

安儿

峭寒陬月起惊雷,耄宿辞尘心欲摧。

忍看九山垂泪眼,恸听四海挽文魁。

秦州自此清音减,鲁殿于今遗泽培。

难借箫声传帝里,无言遥酹复三杯。

 

悼霍老

Zhouliu

师大消息久未裁,凋零耆旧更堪哀。

身骑黄鹤云间去,诗作雷音陇上来。

绣虎雕龙追古韵,扬葩振藻启群才。

椒浆倾洒三杯后,遥向长安祝一回。

 

悼诗

冦养厚

山河惨淡雨飘零,不忍长天殁巨星。

万卷辞章传后世,八方弟子悼先生。

当年幸立程门雪,此日空怀马帐风。

夜梦骚坛重聚首,依然掌舵主权衡。

 

 

痛悼霍老仙逝

成全民

雄鸡启鸡正过年,梦圆复兴国学艰。

不会押韵今称诗,方能执笔争列仙。

痛悼霍老开春去,叹息唐音失真传。

谁念松林存古风?几多泪洒哭云天!

 

丁酉人日悼霍老松林次陳臥子<人日立春>

梅雲

摧肝忍見物華新,風雨雞鳴夜達晨。

懶看鄰娃簪彩勝,漫披殘卷悼畸人。

音迴唐閣星垂野,霧掩華林孰指津。

欲薦青蒭嗟路隔,孤悰獨向九幽陳。

注:

《莊子?大宗師》:"畸人者,畸於人而侔於天。"霍老八秩大慶時,余曾撰文論唐音閣詞,蒙松林丈謬賞,收錄于<紀念冊>中,並推薦發表于海內各大刊物。

 

挽霍老前輩

八卦掌付

天公悲泣連綿雨,寸草誰料厄白楊。

從此重離殘照陸,永知楚壁固彭殤。

長明靑盞古山蝕,皎潔冰心朔雁航。

還似遠行遺作在,細紗珍藏亦何妨。

 

鹧鸪天?哭恩师霍老

程良宝

噩耗传来天地昏,眼前顿觉倒昆仑。扬骚倡雅深深愿,育李培桃浩浩恩。    凭一顾,再三跟,拍肩教诲扫心尘。先生驾鹤知无返,吾辈捶胸失巨人!

 

寿楼春?悼霍翁松林宗师

刘泽宇

还凄然沾襟。感山崩石裂,西北昆仑。一代宗师仙去,有疑谁陈?仍忆起,慈颜温。廿载前,那藤椅书墙,唐音阁匾,都注精神。

心锥痛,非无因。更传书细嘱,恩泽犹存。座上春风频沐,砺予殷殷。辜负也,仍无闻。仰止时,愁添寒云。正无限伤心,神州此辰悲凤麟。

 

蝶恋花 悼霍松林先生

 

五九尽时悲信接,一夜长安泪洒花如雪。冷月天寒情欲切,任他扑面风凛冽。    梦里依稀诗不绝,学子霍门魂系文坛业。追梦铁军告师杰,承传遗志肝肠热。

 

少年游 悼念霍松林

 

辰星隐耀月森森,痛失霍松林。 泱泱学界,神州大地, 歌哭共喑喑。

一生执教催桃李,雨露化甘霖。 宋韵唐风,承先启后, 笔下吐琅琳。

 

双调 凌波仙 弔霍松林

邓晋运

唐音阁里走风云,黄杏坛中育麒麟。半生书法唐风韵,论文章足等身。

立清高、气象纷纭,真夫子,大文人,不枉了一世亲恩(注)。

注:

先生做学问受父亲影响最深。







 

 

霍-松-林-诗-词-选



卢沟桥战歌

一九三七年
侵华日寇愈骄矜,救亡大计误和亲。

东北已陷热河失,倭骑三面围平津。

燕台西南三十里,宛平城外起妖氛。

卢沟桥上石狮子,饱阅兴亡又惊心。

“七七”深宵巨炮吼,永定河畔贪狼奔。

攻城夺桥势何猛,欲将城桥一口吞。

阴谋控制平汉路,南北从此断车轮。

伟哉我守军,爱国不顾身。

寸步不让寸土守,直冲弹雨摧枪林。

守桥健儿力战死,守城壮士分兵出西门。

挥刀横扫犬羊群,左砍右杀血染襟。

一以当十十当百,有我无敌志凌云。

征程暗,晓月昏。

屡仆屡起战方殷。

天已亮,炮声喑。

城未毁,桥尚存。

守军有多少?区区只一营。

竟使强虏心胆裂,一夕丢尽大和魂。

朝阳仍照汉乾坤,谁谓堂堂华夏真无人!

 

 

哀平津,哭佟赵二将军

一九三七年

失桥夺桥战正酣,撤军军令重如山。

妄说和平未绝望,欲将仁义化凶顽。

元戎已订约,将士仍喋血。

敌酋暗指挥,贼兵大集结。

一夜鼙鼓渔阳震,虏骑长躯风雷迅。

疲兵再战勇绝伦,十荡十决挥白刃。

滚滚贼头落如驶,纷纷贼众来不止。

孤军力尽可奈何,白虹贯日将军死!

将军战死举国哭,平津沦陷何时复?

玉池金水污虾腥,琼殿瑶宫变贼窟!

将军者谁赵与佟,名悬日月警愚蒙。

呜呼!

安得军民四亿尽学将军勇,一举歼敌清亚东!

 

 

闻平型关大捷喜赋

一九三七年

平津既陷寇氛张,欲使中国三月亡。

速战速决纵侵略,虏骑所至烧杀奸淫抢掠何疯狂!

夺我南口复夺张家口,长城防线大半落敌手。

板垣率兵掠晋北,千村万落无鸡狗。

直闯横冲扑太原,中途入我伏击圈。

平型关上军号响,健儿突起搏魍魉。

机关枪扫炸弹飞,杀声震天地摇晃。

人仰车翻敌阵乱,我军乃作白刃战。

追奔逐北若迅风,刀起刀落如闪电。

一举歼敌过一千,捷报传来万众欢。

转败为胜时已到,地无南北人无老幼奋起杀敌还我好河山!

 

八百壮士颂

一九三七年十二月

“中国不会亡”,歌声传四方。

八百壮士守沪渎,七层楼上布严防①。

倭贼冲锋怒潮涌,壮士杀贼如杀羊。

倭贼轰楼开万炮,壮士凭窗发神枪。

倭贼凌空掷巨弹,壮士穿云射天狼。

倭贼围困断给养,市民隔岸投干粮②。

倭贼纵火火焰张,壮士举旗旗飘扬③。

激战四昼夜,愈战愈坚强。

热血洒尽不投降,以身许国何慨慷④!

堂堂壮士,壮士堂堂。

四夷望汝正冠裳,中华赖汝扬国光。

士气为之振,民气为之张。

“八百壮士作榜样”,一曲颂歌传四方。

颂歌传四方:“中国不会亡”⑤。

  注:

①日寇自“八·一三”进犯上海,我军顽强抵抗,激战近三月。为掩护大部队撤退,谢晋元将军率领四百一十名官兵进驻苏州河北岸的一栋七层大楼,布防坚守。上海市民不知实际人数,呼为“八百壮士”。

②大楼对岸就是公共租界,谢晋元将军呼吁接济粮食,住在租界的上海市民便隔岸投掷面包、罐头。

③上海市商会为了表达市民们的敬意,派出一位女童子军从一家杂货店后壁潜入大楼,献上一面国旗。

④壮士们初入大楼布防,公共租界的记者闻讯采访,谢晋元坚决表示:“以身许国是我军人的天职。”

⑤正当壮士们与敌人激战之时,租界里的上海市人民已经谱出歌颂壮士的歌曲,很快在全市的大街小巷里传唱,不久传遍四方:“中国不会亡,中国不会亡,你看那民族英雄谢团长!……宁愿死,不退让,宁愿死,不投降!……同胞们起来,快快赶上战场,拿八百壮士做榜样。”

 

移竹

一九三八年三月

曾无千章万章松,摩空拏日判鸿濛。

安得千竿万竿竹,拂云浮天接地轴。

我家门迎渭川开,畴昔千亩安在哉①?

化龙之笋没榛莽,栖凤之条埋苍苔。

那有劲竿射豺狼,更无长枝扫旗枪。

愁雾漫漫塞四极,碧血浩浩染八荒。

我今移得两瘦根,霜枝欹斜护儿孙。

星寒月苦凄迷夜,为报平安到柴门②。

  注:

①旧有“渭川千亩竹”之说。

②《酉阳杂俎》有“竹报平安”故事。

                     

惊闻南京沦陷,日寇屠城(二首)

一九三七年

虎踞龙盘地,仓皇竟撤兵。

元戎方媚敌,狂寇已屠城。

血染长江赤,尸填南埭平。

此仇如不报,公理更难明。

嘉定三回戮,扬州十日屠。

暴行污汗简,公论谴狂胡。

忍见人文薮,又成地狱图!

死伤盈百万,挥泪望南都。

 

喜闻台儿庄大捷

一九三八年四月

大明湖畔角声死,千佛山上佛亦耻。

“长腿将军”丢济南,望风逃窜急如驶。

倭贼乘虚南下夺徐州,烧杀掳掠鬼神愁。

岂料未到徐州先遇阻,中华健儿誓死守国土。

倭贼咆哮驱三军,天上地下齐动武。

台儿庄上阵云黄,贼机结队如飞蝗。

台儿庄前尘土扬,百门贼炮巨口张。

更驰坦克作掩护,贼众狼奔豕突冲进庄。

守庄将士目炯炯,满腔热血怒潮涌。

再接再厉胆更豪,屡仆屡起气愈勇。

白日巷战短兵接,黑夜奇袭捣贼穴。

粮将尽兮弹将绝,伤亡过半不退却。

觥觥李将军,指挥何英明!

十万火急调援兵,违令者斩不留情。

守军忽闻友军到,震天吹响冲锋号,

内外夹击山海摇,蠢尔倭贼何处逃?

弃甲遗尸抛辎重。嚣张气焰一时消。

举国闻捷齐欢忭,海外纷纷来贺电

稍洗南京屠城冤,喜作台庄歼敌赞。

 

  注:

  1937年冬,日军攻济南,国民党第三集团军司令兼山东省主席韩复榘不战而逃,被讥为“长腿将军”。

  ②指第三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

  ③台儿庄大捷,海外华侨和国际友人纷纷来电祝贺。

  

惊闻花园口决堤

一九三八年七月

闻道花园口,决堤雪浪高。

千秋夸沃野,一夜卷狂涛。

日寇宁能拒?吾民底处逃?

田园尽沉没,无地艺良苗!

 

哀溺民

一九三八年八月

田园起大波,邱陇翻巨浪。

汪洋混穹窿,势压洪河壮。

荒鸡饿树巅,瘦犬溺深巷。

鼋鼍喜出没,蛟螭森相向。

天意果何居,小民固无状!

可怜四壁屋,乃作千年圹!

江山信清美,干戈争揖让。

一死等长眠,无因观霸王。

                  

  注:

  ①等,等同,等于。

  ②霸,古代指以暴力取得、并统治天下;王(音“旺”),古代指以仁义取得、并统治天下。

  

偕同学跑警报

一九三九年一月

警报何凄厉!千家尽熄灯。

防空无好洞,作伴有良朋。

避地寻幽谷,藏身觅古藤。

饿鸮声渐远,归路日东升。

                     

  

莺啼序·寄友人

一九四二年九月

  1942年深秋,予肄业国立五中高中部,宿舍乃天水北山玉泉观之无量殿。俯瞰山下,时见队队壮丁,骨瘦如柴,绳捆串联,押赴营房,往往颠踣于凄风苦雨之中。死去,则长官乐吃空名;或逢丁便抓,勒索财物。东夷猾夏,沧海横流;投笔有心,用武无地;念乱伤离,哀今叹往;百感丛生,不能自抑。聊拈此调以寄故人,借抒郁积而已,非与梦窗争高下也。

  寒飙又催冻雨,搅商声四起。暮笳动,塞马悲嘶,似惜驰骋无地。照长夜,烧残绛烛,华胥梦好空萦系。尽高歌,谁会奇情,唾壶敲碎。

  炉脚香灰,箭底漏冷,甚鸡鸣未已!揽衣起,欲蹴刘琨,路遥鱼信难寄。任流光、风奔电击,掩尘匣、龙泉慵倚。望京华、南斗无光,大千云翳。

  因思旧日,坐领湖山,俯仰画图里。呼俊侣、雪江垂钓,酹酒平远;绣谷寻春,倚歌红翠。芰荷艳夏,鸳鸯迎棹,明霞如锦西趖日,换一轮满月中天丽。繁华易歇,庭花乍咽余声,那堪顿隔秋水!

  伶俜自惜,彩笔干霄,叹故人尚滞。最感念、铜驼犹在,废苑凄凉;舞榭飘零,断垣尘委。狼烟会扫,胡沙将靖,还京应有诗待赋,浣青衫、休洒伤心泪。殷勤更理前游,画阁谈心,夜眠共被。

                     

  

洛阳、长沙先后陷落,感赋

一九四四年七月

湖湘添贼垒,伊洛遍狼烽。

南犯贪无已,西侵慾岂穷?

秦兵须秣马,陇士要弯弓。

莫恃函关险。丸泥那可封

注:

①东汉初,隗嚣据天水自立,他的将领王元对他说:“今天水完美,士马最强,元请一丸泥为大王东封函谷关。”事见《后汉书·隗嚣传》。丸泥封关,意谓函谷关十分险要,只用极少兵力,就可防守,东方之敌,无法西进。

  

放翁生日被酒作

一九四四年十一月

辛风批破屋,欲捉入隙月。

而吾手挽之,酒酣怪事发。

飘然自轻举,乃与放翁接。

挟我坐苍虬,双胁插劲翮。

星斗入怀袖,风雷生喉舌。

移步千万里,乾坤一茅宅。

朅来扶桑侧,妖氛撼危堞。

豺虎噬黔黎,积尸抵天阙。

因缘攀其巅,双鬟通请谒。

行行及帝里,神官森两列。

帝曰咨尔游,忠愤塞肝膈。

御侮致升平,尔其秉节钺。

游再拜曰俞,兹惟臣是责。

衔命趋疆场,万骑拥马鬣。

先声夺胡虏,降幡一夜白。

元恶磔诸市,从者还其役。

铸甲作农器,百谷没牛脊。

诣阙告成功,治理析毫忽。

畜麟兽不狘,蓄凤鸟不獝②。

善政待其人,嘉猷昭在昔。

初度方鼎来,天帝为前席。

谓言究始终,千祀犹旦夕。

卿云飞雅奏,仙女来绰约。

拜贺舞鸾龙,欢声天地彻。

翁顾余而喜,归耕申前说。

咒杖跨其背,授我以诗诀。

源汲大海涸,根蟠厚地裂。

下袭黄泉幽,上穷苍冥赜。

复诵文章篇,及其示子遹③。

元音归正始,淳风动寥廓。

我方听耸默,失足千仞跌。

哇然惊坐起,寒日射窗格。

   注:

①爱国诗人陆游生于宋徽宗宣和七年十月十七日(11251113日)。

②《礼记·礼运》:“凤以为畜,故鸟不獝。麟以为畜,故兽不狘。”大意是:凤凰是鸟类中最杰出的,众鸟都佩服它。所以只要重视凤凰,一旦凤凰归属于你,众鸟也就跟来了。不獝,不会受惊飞走。麒麟是兽类中最杰出的,众兽都佩服它。所以只要重视麒麟,一旦麒麟归属于你,众兽也就跟来了。不狘,不会受惊逃走。比喻执政者应引用贤人。

③《文章》及《示子遹》,皆陆游论诗诗,强调作诗主要应有“诗外”功夫。

  

欣闻日寇投降

一九四五年八月

  一九四五年八月十日午后七时许,余与无怠、无逸、强华等在兰州逆旅闲谈,而窗外砰砰之声愈响愈烈。初疑变作,侦之始知日寇投降,鸣炮所以志庆也。因同游街头,狂欢不可名状。作长歌记之。

霹霹复轰轰,前音乱后音。

初如长江毁堤闸,滚浪翻波迷九津。

继若大漠起风暴,飞沙走石动八垠。

仿佛七月初七夜,依稀八月十三晨。

人扰攘,马纷纭,铿尔刀枪撞击频。

渐响渐近渐分明,细辨始知非日军。

蜂拥工农商学兵,男女老幼笑欣欣。

争说日寇树白旗,争掷鞭炮入青云。

此景信复疑,细思此事假还真

一自妖氛来东海,神州万里任鲸吞。

明眸皓齿委荒郊,青燐白骨伴空村。

黄裔赫斯怒,睡狮忽迅奔。

父训其子兄勖弟,妻嘱其夫爷告孙。

临行洒泪苦叮咛,毋宁死敌不苟存。

尺城必守寸土争,百战威焰薄海漘。

遂使虎狼之敌成羔羊,神社之神已不神。

欢声那可倭皇闻,闻之何异敲丧钟。

遥知今夜卢沟月,清光应比三岛明。

 

http://blog.sciencenet.cn/static/js/grey.gif

荡寇书感(二首)

一九四五年八月

三岛肆长鲸,奔腾混八瀛。

神州持正义,天下结同盟。

东海一朝靖,黄河万里清。

建功岂徒武,殷鉴在秦赢。

炎日落天外,凉风浴九州。

烟笼千岭树,月满万家楼。

制梃能摧锐,投鞭岂断流?

民心即天意,妙悟静中求

 

http://blog.sciencenet.cn/static/js/grey.gif

思亲二十韵(选一)

夜夜梦高堂,白发垂两肩。

积雪迷天地,倚门眼欲穿。

惊呼未出口,忽隔万里天。

感叹还坐起,揽衣涕汍澜。

 

寄明儿

雪暴风狂忆上营,窑中灯火倍温馨。

候门喜我还家早,阅课夸儿用力勤。

 

偕中国韵文学会诸公登岳阳楼

喜共无双士,来登第一楼。

余寒随雾散,初日际天浮。

碑镌中兴颂,帆扬四化舟。

凭栏何限意,放眼看潮流。

 

茂陵怀古

旌旗十万映朝霞,大汉天声震海涯。

烜赫武功青史著,风流文采艺林夸。

已知治国须多士,何用求仙罢百家。

王母不来银阙远,茂陵终古绕寒鸦。

 

木兰花?梦归

卷愁不尽炉烟袅,一刻归思千万绕。昨宵容易到庭帷,衣彩长歌春不老。

人生自是家居好,客里光阴何日了?晴晖芳草一时新,梦转纱窗天又晓。

念奴娇?庚申初冬游赤壁次东坡韵

  九泉根屈,问蛰龙知否,人间奇物?贝锦居然织诗案,谁破乌台铁壁。远斥黄州,两游赤鼻,笔底奔涛雪。天狼未射,鏖兵空羡英杰。

  吾辈劫后登临,浪平江阔,万橹争先发。磨蝎休嗟曾照命,正道沧桑难灭。废苑花开,荒郊楼起,衰鬓换青发。掣鲸沧海,九天还揽明月。

 

回乡偶书三首

一九六〇年

声声跃进火烧油,上任新官办法稠。

鸟道也须车子化,窗框门板一时休。

钢帅威风孰可当,高炉日夜吐霞光。

刀勺锅铲都熔铸,敞开肚子上食堂。

报产八千未表扬,公粮交够剩空仓。

引洮欲上高山顶,干劲冲天饿断肠。

 

 

“文革”中潜登大雁塔

一九六八年

打砸狂飚势日增,凌宵雁塔尚崚嶒。

幽囚未觉精神减,放眼须攀最上层。

 

浣溪沙

春入桃腮晕素涡,含颦娇眼托微波,姹莺声里散鸣珂。

燕子未消巢幕感,美人谁唱踏青歌,玩珠峰顶夕阳多。

 

天水关杂咏七首(选二)

天水关

出师酬素愿,一统汉山河。

虽得姜维助,其如阿斗何?

秦 亭

嬴秦发祥地,人犹骂祖龙。

焚坑诚酷虐,一统利无穷。

 

岳飞墓

凤阙难容二圣回,狱成三字剧堪哀。

坟前纵有奸臣脆,十二金牌何处来。

 

登赤城

赤似丹砂耸若城,山巅一塔势峥嵘。

振衣直上塔头立,待看红霞颂晚晴。

 

入天台

青黛峰峦罨画溪,烟霞深处午鸡啼。

红尘历遍千般路,便入天台亦不迷。

 

登汉中拜将坛

烹狗藏弓古已然,猎人余技汉王传。

世间毕竟存公道,浩劫犹留拜将坛。

 

昆明杂咏五首(选二)

登龙门

照影天池晓镜开,春城无限好楼台。

劫灰扫尽吉犹健,又上龙门高处来。

 

游石林望阿诗玛

翘首亭亭立石林,栉风沐雨望何人?

靓男争看阿诗玛,谁识苍茫万古心?

 

天山雪莲

万丈雪岩无寸土,天惊石破迸新芽。

穆王远访西王母,忽绽中原未见花。

 

一线天

入洞争观一线天,少男少女赞新鲜。

仰头我独嫌光暗,忽忆牛棚住九年。

 

老过邯郸

富贵荣华四十秋,卢生枕上足风流。

沧桑阅尽吉耄矣,不梦封侯梦自由。

 

阳台种花

迷茫暗夜鬼喧哗,盼到天明鬓已华。

怕雾愁阴无好计,檐前遍种太阳花。

 

护城河滨品茗垂钓

品罢名茶把钓竿,一湾碧水映蓝天。

上钩还让脱钩去,鱼自逍遥我自闲。

 

秭归谒屈原祠

遣兴时高咏,离骚每独吟。

结茅怜子美,佩剑慕灵均。

海阔忧民意,火燃爱国心。

像前争摄影,谁与赋招魂!

 

访亚洲地理中心

亚洲新测定,此地是中心。

人少牛羊众,田肥草木深。

预知楼碍日,会见土生金。

想象新都市,豪情吐朗吟。

 

随于右任先生自沪飞穗。机中作

海运风旋事亦奇,图南何处是天池。

投怀星斗撩新梦,入望云山惹故悲。

有限乾坤仍逐鹿,无边烽火正燃萁!

凌霄欲洒银河水,遍洗疮痍待曙曦。

 

登鸡鸣寺豁蒙楼品茗

振衣直上豁蒙楼,手拍栏杆望五洲。

乔森厌言兵后事,春波初泛雨余舟。

谁家玉树翻新调,别院残僧欲白头。

尘劫几经何必问,龙芽遮莫负金瓯。

 

放逐偶吟

一息犹存虎口余,破窑权寄野人居。

翻江倒海吾兹惧,淑世匡时愿岂虚。

休恨无门可罗雀,也知有釜亦生鱼。

携家放逐宁关命,佳气曾传夜满闾。

奴仆旌旄又一时,不须处处费然疑。

已无枳棘栖鸾凤,尚有生灵餍虎罴。

南郭子綦将丧我,东方曼倩欲忘机。

凭窗尽日嗒焉坐,却为看云每拄頣。

庑下相依事事非,更怜无复董生帏。

顽蝇尽日纷成阵,黠鼠深宵屡合围。

不战何能驱逆类,图存未肯树降旗。

防身莫叹无余物,残卷犹堪奋一挥。

劳心劳力费商量,辟谷休言旧有方。

斯世宁容嵇散懒,何人更许接·狂?

著书壮岁谗犹烈,学圃髫年技未荒。

窑畔拟平三亩地,倘能种菜老山乡。

 

劳改偶吟

横风吹雨打牛棚,黑地昏天岁凡更。

毒蝎螫人书屡废,贪狼呼类梦频惊。

久闻大汉尊侯览,休叹长沙屈贾生。

剩有孤灯须护猎,清光照夜盼鸡鸣。

泾河曲似九回肠,河畔伶俜牧羝羊。

戴帽难禁风雨恶,挥鞭敢斗虎狼狂。

雪中抖擞松含翠,狱底沉埋剑有光。

不信人妖竟颠倒,乾坤正气自堂堂。

 

内蒙古杂咏四首(选一)

青 冢

筑冢如山更护林,胡人何故重昭君。

结亲自比交侵好,一曲琵琶万古心。

 

护城河滨品茗垂钓

品罢名茶把钓竿,一湾碧水映蓝天。

上钩还让脱钩去,鱼自逍遥我自闲。

 

题《黄河诗词

嵩岳参天翠霭浮,八方文物萃中州。

新诗一卷闲批揽,浩荡黄河掌上流。

 

唐诗讨论会杂咏,录呈与会诸公,兼以送别

昭陵高耸九嵕阳,遥望乾陵气郁苍。

当日才人临玉宇,不知功过怎评量!

 

茂陵怀古

旌旗十万映朝霞,大汉天声震海涯。

烜赫武功青史著,风流文采艺林夸。

已知治国须多士,何用求仙罢百家。

王母不来银阙远,茂陵终古绕寒鸦。

 

八十述怀

未酬壮志鬓先斑,已届姜公钓渭年。

四海奇书思遍览,千秋疑案待重勘。

高歌盛世情犹热,广育英才志愈坚。

假我韶光数十载,更将硕果献尧天。

 

柳永纪念堂三首

二〇〇一年

悲歌煮海悯盐丁,小试牛刀有政声。

底事秦楼消永日,忍将低唱换浮名。

敢于词史辟新天,长调铺排意境宽。

恨别悲秋怨行役,动人情景扣心弦。

奇峰六六竞春妆,故里新修纪念堂。

谱曲填词歌盛世,丹山碧水焕文章。

 

腊八赏雪

二〇〇八年

好雨深宵浥旱尘,连朝飞絮尚纷纷。

推窗细味儿时乐,笑看群童塑雪人。

 

 


版权所有© 中华诗词研究院

京ICP证16006682号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亚运村北辰东路八号汇欣大厦B座十层 邮编:100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