尔来未负春风笔——韩丽阁诗词作品浅读

 

 

读着她清新的,细腻的,灵动的诗句,心目中展现出一个形象:黛眉似蹙非蹙,歌吟似近却遥,身影似淡还真。这是阅读青年诗人韩丽阁作品的第一感觉。作为河北省隆尧县的一名中学教师,她身上带着书卷的气息,手中牵着天真的学童,柔婉娴雅地吟诵着,在燕赵诗坛绽放了一朵绚丽的花。

从髫年起,韩丽阁就喜欢唐宋诗词。伴着学业的精进,她对诗词的爱好日笃。参加工作后,诗词创作成了她业余时间的唯一。几年来,从她的作品出现在诗词论坛、报章和颁奖台上起,就赞誉声不绝于耳,2010年,她被《中华诗词》社选拔参加了全国第八届“青春诗会”;2013年,河北省《燕赵诗词》选拔她担任编辑;同年,当选为邢台市诗词协会常务理事;2016年,担任了隆尧县诗词学会副会长。

丽阁的诗,空灵蕴藉、简洁凝练且具有张力。在风格上注重彰显个性,突出自我,善于表现画外之境,弦外之音。“谁写深红或浅红?纵然得句未全工。少年意兴横枝上,不日风前笑傲中”。这首《题梅蕾图寄学子》,意在一个“寄”字。她眼中的梅蕾,不仅是破蕾欲绽的“深红或浅红”,还是横在枝上的、不久就会“风前笑傲”的“少年意兴”。作者在这里寄托了对教育事业的热爱,对学生的期望。这和现实中的她是完全一致的。据笔者所知,她在隆尧县教育系统一直是受到重点表彰的先进人物,凭着在教学上出色的业务能力,陆续获得了省、市、县级的不少奖项。

丽阁善写绝句。她笔下的七绝,从不刻意修饰,用语简洁而不疣赘,内容通俗而不直白。让读者自己去想像,去领会。“画本天然莫与求,吾心惯在此中游。调来一抹金黄色,元是农人埂上秋”(《无题》)。像画画一样,画师将色彩轻轻一调,就勾勒出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农业、农村、农民生活发生的巨大变化。在当今诗坛,此类作品甚多,且多是罗列素材,荟萃报章语言,读起来往往俗不可耐。但在丽阁笔下,却举重若轻,仅用“一抹金黄色”就代表了成果,用“埂上秋”就凸显了农民丰收的喜悦。此类作品她写了不少,“但慰柳杨虚掩处,小楼又建两三家”(七律《今日村庄》)。这无疑与辛弃疾“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有了异曲同工之妙。

一首好的诗和一个人一样,都是有个性、有观点的,甚至是执拗的。一般说来,每个人的诗都在表现自己不同的性格和人生感喟。请看她的《见杏花与红梅齐开》二首:应时才见杏花开,兼有梅香抱蕊来。二月春风同吹得,一分高下到诗台(其)。比杏枝头话正丹,蕊黄二月带轻寒。逢卿不与深交契,都作寻常颜色看(其)。

先看第一首,杏花虽然妩媚艳丽,但它属于“弱者”,自古人们赞誉不多,甚至用“红杏出墙”来作践它,这自然很不公道。而人们对梅花却给予百般赞美,什么“傲霜”啊、“冷香”啊,好话满天飞。但丽阁对此却另有见解:“二月春风同吹得”,她认为二者是平等的,为什么梅花能戴上桂冠,杏花就偏要受到贬低呢?她为杏花分辨,提出杏花应该与梅花“一分高下”。这个观点,一方面在古人诗中尚未见到,首次提出,难能可贵。另一方面,也表现了作者的“潜台词”:要敢于同那些身负盛名的人“一分高下”!其凛然浩气,现于笔底。再来看第二首,诗中“逢卿不与深交契,都作寻常颜色看。就把作者执拗的个性更加引申了一步。就是:我不管你是高贵的梅花还是通常被人小看的杏花,均无亲疏之说,一样同等对待,“都作寻常颜色看”。表现了作者“不唯书、不唯上、只唯实”,不媚权贵,坚持走自己路的习性。看到这里,我们不能不为她这些有品格、有见地的作品鼓掌和赞叹。

丽阁写有大量反映工作生活、人际交往的作品,这些又展示了她委婉、清雅、细腻的另一面。“忽将清瘦对晨阳,隔日相看儿暗伤。背榻一时笑当泪,寻声楼下作佯望”(《侍亲》)。父亲(母亲)生病住院,自然要去陪侍。可是隔日去看,发现老人家竟瘦了许多,不由得热泪涌向眼眶。但当着病人的面,只能陪上笑脸啊,于是转过脸去,佯装向楼下观望,不让母亲看到泪痕。这种对细节的描写,表现了她在继承古典诗词艺术上的成果和造诣。作为青年女性,她的诗也不失顽皮和诙谐:“新移居所自晨朝,发未劳梳累未调。穷骨不堪禁细琐,错生一副贵人腰(《搬宿舍》)”,读起来也发人一笑。

当代诗人、《中华诗词》主编高昌认为:诗要“书写自己的生命状态、生活体验和个人情感,归根到底还是要表达和折射自己的心灵世界。”韩丽阁的诗词能够张扬个性,写出了自己的生命状态、生活体验和个人情感,就像她在诗中所言“尔来未负春风笔,得绘山原万里青”。她没有辜负自己对诗词的热爱,相信她会更加执着于自己的创作之路,在求索中不断向前!

 

版权所有© 中华诗词研究院

京ICP证16006682号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亚运村北辰东路八号汇欣大厦B座十层 邮编:100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