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才高格自嵚崎——郑欣淼先生的人和诗

 

 

 


他是论述颇丰的学者,在文物、博物馆研究方面独上高楼,首创了“故宫学”,推动了故宫研究的纵深发展;他是才情横溢的文士,在文化理论研究、鲁迅思想研究、诗词创作方面东风夜放花千树,出版著作十几部,其中诗词集四五部;他还是位高权重的官员,官至文化部副部长、故宫博物院院长、故宫研究院院长……
他就是郑欣淼,政协第十一届全国委员会委员、文史和学习委员会副主任,中华诗词学会会长,中国鲁迅研究学会、中华诗学研究会名誉会长,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他在学术、文化、文学方面的造诣与修为,完成了很多专攻一门的人穷其一生都难以企及的成就与高度,令人望尘莫及、瞠乎其后。纵览郑公欣淼先生的履历与著述,笔者不能不折服于其涉猎之广、造诣之深、成就之高;不能为其不顾病体沉珂,依然在“中夜闻鸡投袂”感喟万千;更令笔者感动的,是他心忧天下的赤子情怀,是他“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的仁爱之心,还有他对父母妻女的挚爱之情。

 

好句千年吟不尽  犹期广厦满乾坤

 

郑公欣淼先生是从基层一步步走出来的部级领导,深味民间疾苦。虽居庙堂之高,但始终心系万民、胸怀大众。他的诗词贴近生活、包罗万象,囊括了生活、工作的各个方面。诗风沉郁、立意深刻、境界高远,既有典雅之风,又不乏浓烈的时代气息。关注国家长远发展与民众幸福的诗词,常现笔端。
对底层民众的深切同情与关爱,使得郑公欣淼先生对杜甫及其作品深为喜欢。1984年10月,尚在陕西省委任职的郑欣淼前往成都公干,繁忙的公务之余,郑欣淼还是忙里偷闲,瞻仰了那位景仰已久的大诗人,并用律诗《杜甫草堂》记载了当时的所思所想:洗花溪畔已黄昏,独入草堂寻旧痕。森柏有忧怀蜀相,水鸥无趣寄江村。苍生每念洗兵马,良将常思筑剑门。好句千年呤不尽,犹期广厦满乾坤。全诗构思巧妙、意境高华,具有极强的诗性张力与感染力。
先生在此诗中巧妙地将杜甫所写的名篇《蜀相》《江村》《洗兵马》《筑剑门》等有机穿插在一起,犹如一串璀璨的珍珠,熠熠生辉、夺人神思,让人不能不想起大诗人多舛的命运、坎坷的仕途、悲凉的晚年;想起他无论身处何境都不忘为国事忧虑、为苍生疾呼的博大胸怀;想起他的《茅屋为秋风所破歌》,想起那句“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正是“好句千年吟不尽,犹期广厦满乾坤”。郑欣淼先生以此结尾,借着杜甫的千古名言,将对诗人名传千古、好句流芳的褒扬,与自己的美好愿望有机交融在一起,糅合得可谓天衣无缝、浑然天成。而其对杜诗的熟稔程度、深厚的语言功力、精湛的表达技巧以及力图泽被万物的胸怀,也由此可见一斑。
2012年8月,郑欣淼在《纪念杜甫一千三百年诞辰,用咏怀古迹韵》中,用“杯里风波笑谁等,人间丘壑待吾曹。情怀家国自无限,一脉绵绵岂惮劳”表达了自己愿为“广厦满乾坤”倾尽绵薄之力的赤子之心。他登临大雁塔,内里充溢的是满满的忧国情怀“我亦怀忧非旷士,但惭无有济时方”。他在《元旦抒怀》中,用“旧邦风雨惟新命,盛世忧勤谨远程”一句,表达了内心沉郁苍凉的忧患意识。他在《陕南下乡小记》中,饱含深情地写道“苞米芋头犹自香,围炉烤火话家常。难忘派饭山深处,借箸曾商致富方”,充满了浓郁的生活气息,浓缩了鲜明的时代特征,表现了作者不仅是“犹期广厦满乾坤”,而且将之落到实处,深入山野草民之中,实地考察、深入调研,切实解决民间疾苦,寻觅致富良策,带领民众摆脱贫穷、走向小康。

 

蓦地离分无限憾  默默思牵情愫

 

欣淼先生作为首次提出“故宫学”的一代学者、故宫博物院的前任掌门人、故宫研究院的领军人物,对故宫以及有关故宫的一切,自是有着特别深厚的感情。在他的作品中,不乏对故宫以及故宫学的研究与论述,故宫与两岸交流的诗词,更是屡现笔端,其中的深情与期盼,令人感动莫名。
《贺新郎 在台北故宫怀文物南迁》中上片“往事堪回顾。叹陆沈、国之瑰宝,烽烟南渡。万里间关箱过万,黔洞川途秦树。说不尽、几多风雨。辗转西行欣无恙,故宫人、辛苦凭谁诉。十七载,无双谱”,通过对文物南迁这一历史的回顾,不惜笔墨,层层渲染、铺垫,描绘了国之瑰宝在烽烟四起的险恶环境中辛苦南渡的情形,几多风雨、几经颠簸,在如此恶劣的情形下将国宝辗转运行至目的地还能完好无损,其中的辛苦自不必说。“十七载,无双谱”六字更是将其中的艰辛渲染到极至,很容易激起海峡彼岸的共鸣。动之以情之后,下片笔锋陡转,先生以无限痛惜的情调转写对文物南迁的叹惋,以便晓之以理,“从来中土遗存富。更明清、琳琅内府,萃珍瑶圃。蓦地离分无限憾,默默思牵情愫。”接着徐徐道出“永保用、文明步武。热血殷殷浓于水,系华夏、一海焉能阻。统一业,本根固”,衔接自然、转换巧妙、说理充分,这就使得全词从“辛苦凭谁诉”这一对文物南迁中故宫人同情的情愫升华到两岸统一的大格局上来,表现了作者深厚的家国情怀与渴盼统一的美好愿景。
欣淼先生陪连战参观故宫,内心思及的是“山河万里团圆梦,任谁能、水隔云横。但铭心、永固金瓯,相爱鹡鸰”;先生与周功鑫院长对话,心里想到的是“人间尽道破冰旅,物外仍思治世方。偶聚鹏城皆是客,故宫无恙话题长”;先生秋游富春江,想到的也是《富春山居图》之台北故宫藏无用师本与浙藏《剩山图》将于台北合璧展出的事情,并由此浮想联翩:“更藏传轶话,炽余合璧,岂冥冥意?”表达了渴盼台湾回归的强烈意愿。
欣淼先生对故宫的真挚感情、对祖国统一的殷切期盼、对国家富强的呕心沥血,由此可见一斑。难能可贵的是,先生能在看似平常的意象中,蕴藉丰厚的感情寄托、深邃的思想内涵以及高远的政治理想。犹如一弯幽潭,无声地承载日转星移的时光流泻,看似波澜不惊、澄澈平静,却以其深不见底的渊源,蕴藏了无尽的内涵与意义,深藏了无穷的感情与力量。更加难能可贵的是,先生能将看似平常的意境,融入自己特有的思想感受,赋予作品独特的艺术感染力,从而使得自己强烈的社会责任感与沉郁勃发的情感借由诗词这一载体影响到万千读者,正应了一句千古名言:“看似寻常最奇崛,成如容易却艰辛!”


襟怀倘不清如水  世态能禁冷似霜


郑欣淼是官员,更是文人,他体内跳动着一颗敏感、细腻、善感的文人心。他的诗词,也同样真情流露、温厚细腻。
初闻郑欣淼,是有关他的一则轶闻:当时身为故宫博物院院长的他,亲自打电话给一位求职者称“你的条件非常好,正是我们单位需要的人才。但目前我们院没有空缺,你可以先去其它单位求职。等我们单位需要人时,你可以再来应聘。”其和蔼可亲的声音、鼓舞人心的话语不由得令正在四处投递简历的求职者感动莫名,她说自己做梦也没想到会接到院长的亲自来电,虽然被拒绝了,但院长口气中的无奈与嘉许,令她温暖如春、勇气倍增。
当时的郑欣淼,贵为省部级领导,既可以对求职信置之不理,也可以安排手下人回复。但他却怀了一颗对有志青年的仁爱、关切之心,亲自去电,婉转回绝,使人在冷漠的世态中触摸到丝丝暖流,让人不能不感动于他的平易亲切与仁爱之心,感动于他的爱才惜才之情。
他对相濡以沫的妻子,深情而专注,不止一次以诗词相赠。1999年2月18日,在爱人朱颜渐老、两鬓泛白时,依然深情如故,填词《蝶恋花?犹记》相赠,“犹记当时风搅雪,初绽春光,早起听灵鹊。纵使曾经千嶂叠,难忘夜织灯明灭。回首长河舟似叶,濡沫相依,卅载朱颜谢。常愿人间三五月,此生结伴无停歇。”此处的“搅”字,用得极为形象生动;“听灵鹊”三字,则用广为人知的喜鹊,含蓄地指代自己喜事来临,迎来了心仪已久的妻子;“千嶂叠”三字,指代往事历历如在眼前;末句“常愿人间三五月,此生结伴无停歇”,让人不由得想起那首有名的“上邪!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 ,天地合,乃敢与君绝!”能与心爱的人一起慢慢变老,夫复何求!全诗暖意融融、温情缱绻,极富有生活情趣,显示了高超的语言功力与表达技巧。

 

增齿莫兴过隙叹  仍将奋勇着先鞭

 

郑公欣淼先生初入小学时,便深深地喜欢上了诗词。十七、八岁时开始创作古体诗词,从此一发而不可收,“身之所历,目之所睹,情之所钟,心之所感 ,屐痕之所至,志节之所尚,一一尽发于诗”。
王素先生曾言:“郑公欣淼先生力主以真性情写诗,其诗词亦皆为‘情缘物动,物感情迁’之真性情作品。故虽世代变异,而能与时俱进,既遵旧体平仄韵律,相容新式情愫物事,旧瓶新酒,受到时贤推许。而其情涉猎之广,举凡工作之情、乡里之情、羁旅之情、怀旧之情、思古之情、山水之情、亲友之情,皆囊括其中。”
他的勤政忧民,他的重情重义,他的勤勉踏实,在先生的诗词里,无不恣意展现。早在1978年,他便在《贺友上大学》中写下了“勉哉吾辈二三子,岂使流年负丽春”以与友人共勉;“最爱一天忙累后,夜阑伴读有清茶”,直抒胸臆,抒发了一位学者官员内心最爱的,不是官场的呼风唤雨、觥筹交错,而是在一天的操劳之后,可以在静寂的夜里,就着清淡的茶香,潜心阅读;“书好方凝目,茗香更助神”语言质朴简练,描写生动传神;《和马凯同志写在中华诗词学会第四次代表大会召开之际》中的“国步殷殷寥廓梦,民情念念郁沉诗。而今更待生花笔,秋菊春兰俱得时”几句,表达了先生对诗词创作的挚爱与期待之情,先生作为中华诗词学会的会长,并没有对与会人员进行简单的命令式的说教,而是用“更待生花笔”五字,提出了自己对诗词创作的期待与厚望,接着循循善诱道“秋菊春兰俱得时”,让读者在沉郁激昂的诗句里,看到了先生平易近人、和蔼可亲的大家风范;“脑际氤氲春草句,潇湘既到岂无诗”,清雅俊逸、格调高华,并用反问的手法,强调了诗词与诗词创作的重要性,表达了作者对诗词的殷切关注。
“增齿莫兴过隙叹,仍将奋勇着先鞭”,苍润浑朴、引人沉思;“惟怀悃悃,浅深揭厉,且闻鸡起”,沉郁顿挫、催人奋进;“屈指又寒温,病榻且迎新岁。无寐,无寐,中夜闻鸡投袂” 纵横郁勃、令人感喟。在先生的作品中,诸如此类的诗词不胜枚举,犹如串串汗水,无一不向我们展示了先生勤勉踏实与不懈进取的作风。
勤勉如斯、奋进若此,难怪先生能跨越行业的壁垒,成为学界、政界、文化界的翘楚之才。爱诗如是、笔耕不缀,以致喜怒哀愁皆入诗词,所思所想皆成华章,也难怪先生能在诗词界雄居一方。对先生来说,中华诗词学会会长的职位可谓实至名归。

 

九州生气凤凰笔 千古文心瑰玮词

 

有人说:“大哀无声,正因如此,在历代诗词中,鲜有人将父母逝世、子女夭亡的大悲痛用诗词表达出来。”
笔者以为,每个人都有逃离痛苦的本能。对于大悲痛,很多人都会本能地选择不去触及,不去回忆,本能地避免碰触那一悲痛,所以才会鲜有人将大悲痛用诗词来表达,才会有大哀无声的说法。然而,“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在这类猛士身上,大哀不会无声,更不会在沉默中任时间的流水冲淡悲伤的元素。先生敬仰鲁迅、研究鲁迅,更将鲁迅精神深入到了自己的骨髓。
先生的诗词里,不仅涌动着杜甫那般忧国忧民的情愫,满怀“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的愿望,而且流淌着鲁迅那般“真的猛士”的血液,敢于直面真实的人生,剖析残酷的现实。
“远客爱看龙虎铡,只缘人世鼠狐多”,视角独特、分析深刻、洞烛幽微,让人在诗句字词的平移转换中,感触到作者对社会公正、官员贤明的期待与希冀,听得到作者呼唤惩治鼠狐之辈的心声与期望;“庙堂空有犬豚辈,丘亩元存华夏魂。故国当时失颜色,铜驼衰草叹黄昏”,对仗工整、言辞犀利、鞭辟入里,并用拟人与对比的手法描述了清末衰况,意象鲜明,引人沉思。
欣淼先生曾作《父亲逝世百日纪念》,全文用赋体记叙了父亲生平、染疾、诊疗及临殁牵挂、殁后安葬等事,并在最后抒发了自己的哀悼、感慨之情,全篇令人动容;也曾在母亲猝然离世后“一切事发突然,如晴空霹雳,常疑梦寐”,“屡拟写诗纪念,终难成篇”;终于在三周年之际,欣淼先生才在大哀中理清思绪,“方成小诗四首,以述哀思”。
笔者也曾在痛失至亲的巨痛中感受过那种清醒时“常疑梦寐”,却在睡梦中也无法欺骗自己的大哀痛,曾经亲身体会过那种“心真的会痛,还会痛到无法呼吸”的大悲伤,直到勉强自己不去想、不去回忆,才从心痛到窒息的痛楚中解脱出来。后来才知道,原来我竟然因为过于哀伤,差点被病魔敲开了门。
而欣淼先生竟然不顾自己已然花甲之年的身驱,屡屡将自己沉浸在悲伤的回忆中,以便为仙逝的母亲“写诗纪念”。这是怎样的一种勇气与赤诚!这又是怎样的一种挚爱与自虐!没有对母亲的挚爱,没有对诗词的挚爱,没有直面惨淡人生的勇气,他不会屡屡陷在痛苦回忆的泥沼中,自虐了三年,始成“小诗四首,以述哀思”。诗中“三年悲未尽,正月思尤长” “我今衰鬓日,忆念更伤情”“郁曲今犹在,书空泪湿巾”等句,尽显其用情之深、思亲之痴,让人透过凝练的诗句,依稀看到作者泪雨滂沱、衣襟湿透的情形,令人不觉触景生情、伤怀泪落。
这样一位重情重义、体恤民情、博学多才、诗心荡漾的前辈,他在学界的造诣与高度,他在政界的贡献与成就,以及他在诗界的成就与威望,很难在区区数千字的文字中一一展现。而他在诗词方面的高深造诣,用他本人出席中华诗词学会第三次全国会员代表大会感赋中的话来形容,则是再恰当不过:“九州生气凤凰笔,千古文心瑰玮词。耆彦正声犹俊健,霸才高格自嵚崎。”

 

郑欣淼诗词

 

贺友上大学

 

恢复高考制度,一批老三届同学参加统一考试升入大学,虽大都年届而立,又有家室之累,但锐气不减,志存远大,感而赋此,以壮行色。

 

却喜惊雷万象新,承平难遇我逢辰。

帆张渭水惠风畅,木荟骊山时雨霖。

刮垢终知光晔晔,识骐始信步駸駸。

勉哉吾辈二三子,岂使流年负丽春。

 

一九七八年六月二十七日

 

 

杜甫草堂

 

洗花溪畔已黄昏,独入草堂寻旧痕。

 森柏有忧怀蜀相,水鸥无趣寄江村

苍生每念洗兵马,良将常思筑剑门

 好句千年吟不尽, 犹期广厦满乾坤

一九八四年十月

① 杜甫《蜀相》:“锦官城外柏森森。”

② 杜甫《江村》:“相亲相近水中鸥。”

③《洗兵马》、《剑门》,皆杜甫诗篇名。

④ 杜甫《茅屋为秋风所破歌》:“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

 

 

陕南下乡小记  三首 

 

其一

 

犹记巴山赤帜扬,万千苦众献壶浆。

如今更有凌霄志,既向饱温还小康。

 

其二

 

苞米芋头滋味长,促膝烤火话家常。

难忘派饭山深处,借箸同商致富方。

 

其三

 

老天岂会落黄金,结网方能捕巨鳞。

饶富从来唯自立,同心写就送穷文。

 

一九八九年十二月

 

 

马年书感

 

龙腾蛇走又新年,迢递征程未解鞍。

伏枥盼存千里志,仰天啸对万重山。

明君朔漠扬蹄去,壮士疆场裹革还。

增齿莫兴过隙叹,新春奋勇着先鞭。

庚午年(一九九○年)正月初一

 

 

零陵朝阳岩

 

烟光雾霭幻多姿,巖洞红霞初照时。

脑际氤氲春草句,潇湘既到岂无诗?

一九九四年三月

① 朝阳岩在湖南零陵县南,下临潇、湘二水,风景甚佳,唐元结、柳宗元,宋黄庭坚等,均有诗咏之。

 

 

杂感 十首

 

因目疾住院日久,辄思往事,颇有感触,拟就小诗若干,缕述前尘,既是回顾来路,亦为聊遣日月。

 

其一

 

余家居乡曲,祖辈务农,父虽参加革命,根基仍在农村,家不富足,但温饱尚有余。

 

沉沉小院向南开,覆地繁阴有老槐。

耕读相传差亦足,饱温自奉实堪哀。

三秋稼穑人劳顿,四处求知我去来。

闻道故园貌非旧,此心忆往尚如孩。

 

其二

 

“文革”前夕,余在陕西省临潼县读中学,所谓“老三届”是也。

 

又来烽火遍骊山,尔后寒窗未复寒。

浩叹犹存垂翅健,悲歌空献寸心丹。

略知人世纵横策,初看台前优孟冠。

待到梦醒尘扫日,韶光十载已难还。

 

其三

 

一九六八年后季,余离校返乡务农,曾当过修建队小工。是年冬适逢农村“清队”,亲历其境,刻骨铭心。

 

匝天风雪不胜寒,才返故乡逢岁残。

反复人情参世味,青黄忙月识农艰。

已穷逸致诗书画,终累室家柴米盐。

回首指弹尤有憾,此生良匠信无缘。

 

其四

 

一九六九年后半年,余在家乡的公社当“社办干部”,走遍了全社十二个大队的各个村落。

 

一年公社记纷纭,雪爪鸿泥十二村。

沟岔春荒衣食窘,川原秋实妇孺歆。

屋前月朗听天籁,饭后钟鸣咬菜根。

犹是惊疑蝴蝶梦,人情有味总馨温。

 

其五

 

一九七年在本县参加工作,曾奔波于石堡川水库建设工地,搞过通讯报道,所谓“耍笔杆子”。( 氵+状)头为洛惠渠渠首。

 

广原驽马且扬蹄,才出茅庐正盛时。

      石堡摅怀风搅雪,( 氵+状)头濯足酒催诗。

苍黄形势看朱紫,幻化云波临路歧。

一事平生常谨记:千钧笔重但良知。

 

 

其六

 

一九七五年调渭南地区(今渭南市)工作,在此历经“反击右倾翻案风”等,亦盼来了粉碎“四人帮”的大快人心事。

 

出户更看天下事,华山莲蕊渭河霓。

涉川探本晓行早,翻岭救荒春讯迟。

犹记山崩天塌日,难忘云扫宇澄时。

两年草草惊而立,人世如书信是之。

 

其七

 

自一九七七年调大雁塔旁的陕西省委工作,忽忽十有五年。

 

雁塔相邻十五春,壮年况味总含辛。

昏灯直欲流光返,明训自当偏野询。

有癖朗吟同影舞,无机信步与鸥亲。

此心犹向长安月,梦里几回逢故人。

 

其八

 

一九九二年调中央政策研究室,仍是文字生涯。

 

中年不意寓京华,原本人生到处家。

拂面春风西苑柳,侵阶秋雨玉泉蛙。

推敲兴会茶当酒,披览味回莺弄花。

总是劳劳尘世事,须弥入目任楼斜。

 

其九

 

一九九五年调青海省人民政府工作。

 

既上高原矢献身,少时辄梦向昆仑。

源流九转河湟古,牛马三秋藏汉亲。

盐宝皆知遍遐迩,菜花更看满湖滣。

天生奇景又多幻,五月雪纷杨柳新。

 

其十

 

一九九六年八月初,因目疾离开高原赴京诊治。

 

病中天地在闲庭,大衍果真身不宁?

半世追思清白账,一篇开启养生经。

已施药石沉疴渐,初见瘳痊烦絮澄。

我与天公今且约:明春瀚海看苍鹰。

一九九六年十二月于京西某医院

 

 

鸦片战争一百四十七周年  三首

 

其一

 

毒烟弥漫伴妖氛,船炮汹汹叩国门。

但看欷歔城下辱,辄闻慷慨劫中尘。

庙堂空有犬豚辈,丘亩元存华夏魂。

故国当时失颜色,铜驼衰草又黄昏。

 

其二

 

行自瑰奇德自芬,天南霆暴破喑昏。

千寻海浪捋夷尾,一炬虎门扬国魂。

怪事多多谪边老,等闲扰扰感时殷。

当今禹甸喜同日,告慰林公且酹樽。

 

其三

 

几多劫难几忧伤,禹域曾看玷豕狼。

切切百年强国梦,皇皇万里救亡章。

微躯已铸长城伟,众手能教大纛扬。

一扫夷尘澄玉宇,山河重理喜新装。

一九九七年七月二十二日

 

 

定风波

示儿

 

勤勉能成百尺梯,冥蒙何必跂而思!休得春衫夸俊少,前眺,又催而立五更鸡。    羞见刘郎田与舍,舒翮,人间天上自家知。不羡屠龙求薄技,随意,茂林但觅一枝栖。

一九九八年六月二十七日

 

 

父亲逝世百日纪念

 

本为农家子,惯见风和雨。两岁痛失恃,冷眼察世情。

村塾未能识,负笈华州行。弱冠严父逝,崚崚撑门庭。

同州卖炭远,田垄细耕耘。烽烟识革命,雀跃迎晨曦。

闾阎知民瘼,守职总孜孜。盛年历浩劫,鬓苍更惜时。

城郊探丰产,石堡修水陂。为人坦荡荡,勤谨好沉思。

遇事惟求方,有行则克己。近迂亲戚疏,我行仍我旨。

离休浑无闲,奔波桑梓事。夕阳散馀绮,伏枥仍远志。

所喜四世聚,所慰儿女立。共庆晚岁乐,晴空响霹雳。

自来身无恙,忘老犹锄耨。丁丑觉不适,讵料肘生柳。

病魔侵膏肓。西京施手术,术后又危笃。晾魂二十日。

昏昏不自醒,忡忡病榻祝。初愈存侥幸,大难希后福。

期年又复发,病革频告急。用尽药石功,终乏回春力。

一日甚一日,无言但对泣。临终何所牵?最牵是小妹,

斗室太跼蹐,翘首安居处。临终何所挂?挂记是小弟,

虽已过而立,重负难为继。临终又何念?念我赋闲久,

病躯尚支离,何时能抖擞?春来柳初青,离家治沉疴;

夏至柳吐絮,奄奄小城挪;风雨飘摇日,依依双目阖。

忽忽炎暑消,飒飒柳色老。陇上一抔土,百日已长草。

犹闻鞭炮声,声声和哽咽;犹见花圈丛,化灰上天阙;

犹记入土时,飙忽舞羊角。人事有代谢,寿无金石固。

亲情不可割,遗憾凭谁诉。父为平常人,常人满世界。

贵有平常心,清芬出天籁。遗容长怀思,遗言长沾溉。

念念做好人,心中春自在。

一九九八年九月十四日

 

 

 

蝶恋花

犹记

 

犹记当时风搅雪,初绽春光,早起听灵鹊。纵使曾经千嶂迭,难忘夜织灯明灭。    回首长河舟似叶,濡沫相依,卅载朱颜谢。常愿人间三五月,此生结伴无停歇。

一九九九年二月十八日  农历已卯年正月初三

 

 

西江月

老妻退休时学会开车,怡然自得,赋小词戏赠

 

双手漫旋轻转,个中意兴方酣。长安街上一溜烟,刮目真应相看。   生活本多情趣,退休仍有新天。秋花老圃亦争妍,莫道桑榆景晚。

 

 

鹧鸪天  

内子六十生辰

 

六十年华不可追,衰颜犹记嫁时衣。胼胝曾织桃源梦,濡沫同吟赤壁词。     瓜压架,豆爬篱,燕郊风物老来宜。何时最是多生趣,一抹斜阳雨后畦。

二○○九年四月廿三日

      二○○七年九月

 

 

出席中华诗词学会第三次全国会员代表大会感赋  五首

 

其一

 

禹甸兴吟曾几时?诗骚并峙衍瓌奇。

云峰烟水三唐律,铁板珠喉两宋词。

无尽韶光留采笔,有涯尘世记幽思。

故园风雅煌煌史,戛玉敲金有慭遗。

 

其二

 

一自狂飙起域中,痛教诗国毁黄钟。

吟坛惯见生荒草,骚客忍闻鸣暗蛩。

今古中西鸡鹿塞,精华糟粕马牛风。

十年最是不堪忆,折桂摧兰嗟懵憧。

 

其三

 

终到霾除晓色开,菁华岂可久湮埋。

江山已待掣鲸手,时世方期倚马才。

九曲潜流腾细浪,三春古木伴芳埃。

悠绵文脉今赓续,欣看神州竞放怀。

 

其四

 

  兀然一会自嶙嶙,弹指廿年思旧尘 。

正本坫坛寻坠绪,滋人兰畹继真醇。

休拈破帽呻吟语,但索锦肠金石音。

满树繁枝犹有待,殷勤鼓吹更耕耘。

 

其五

 

刚惜京华春事迟,欣逢盛会绿偏肥。

九州生气凤凰笔,千古文心瑰玮词。

耆彦正声犹俊健,霸才高格自嵚崎。

忝移前座惭惶甚,诗运中兴何敢辞。

                                         二○一○年六月

中华诗词学会成立已廿三年。

 

 

登大雁塔

 

 别来廿载正重阳,雁塔登临放眼量。

犹见关河唐气象,更思陵阙汉文章。

蹉跎春月天难老,萧瑟秋风叶渐黄。

我亦怀忧非旷士,但惭无有济时方。

                                     二〇一〇年十月十六日

① 一九九一年十一月,余曾陪客人登大雁塔;二〇一〇年重阳节,余参加第四届长安雅集活动,再次登临。

杜甫《同诸公登慈恩寺塔》:“自非旷士怀,登兹翻百忧。”

 

 

水龙吟

秋游富春江

 

富春百里风烟,萧萧秋色来天际。苍茫迭嶂,晴明岸树,沙洲禽戏。勋业孙郎,高风严子,郁家兰蕙。看古今雅韵,山川人物,浑无尽,澄波里。美景自应沉醉。有宏图,大痴曾绘。笔凌畦径,思通造化,赫然神似。聚讼纷纭,难分真赝,笑贻清帝。更藏传轶话,烬余合璧,岂冥冥意?

二○一○年十一月

① 孙权,字仲谋,吴郡富春(今富阳)人,孙坚次子,终成三国孙吴帝业。严光,字子陵,与光武帝同学,光武帝建立后汉,召为谏议大夫,不就,隐于富春山中。郁达夫,富阳县人,现代著名作家兼革命者,其兄郁华为人刚正,同情革命,三十年代末遭暗杀。

② 黄公望,字子久,号一峰,又号大痴道人,元山水画家,所画《富春山居图》,后人誉为“画中兰亭”。

③ 清宫先后入藏子明、无用师二本《富春山居图》,乾隆帝谓子明本为真,无用师本为赝,该图真赝之辩自此而起。今之论者多谓子明本为赝,无用师本为真。

相传《富春山居图》之无用师本清初为云起楼主人旧藏,藏者临终欲以该本相殉,取以付火,为戚属抢出,自着火处剪去一段,即后来浙江省博物馆所藏之《剩山图》。据传台北故宫藏无用师本与浙藏《剩山图》将于二○一一年于台北合璧展出。

 

 

母亲逝世三周年述哀 并序  四首

 

二〇〇七年,母亲八十大寿,亲朋共贺。是年冬,来京与余兄弟同住。春节前,突发急症,手术两次,药石无功,竟于二〇〇八年二月九日(戊子正月初三)逝世。旋即送灵回故里安葬。一切事发突然,如晴空霹雳,常疑梦寐。三年来,屡拟写诗纪念,终难成篇。值三周年之际,方成小诗四首,以述哀思。

 

其一

 

举觞才庆寿,永诀又当辰。

天际难眠月,年关不夜人。

霜欺秦晋道,风肆柳杨津。

郁曲今犹在,书空泪湿巾。

 

其二

 

仿佛昨天事,犹疑是梦乡。

三年悲未尽,正月思尤长。

坟上柏方翠,陇头草尚黄。

白云凝伫久,村野固苍茫。

 

其三

 

原是持家手,劬劳独自撑。

春荒糊口计,秋肃捣衣声。

儿女千钧重,危艰百事轻。

我今衰鬓日,忆念更伤情。

 

其四

 

病榻弥留际,呱呱孙女生;

 仰天悲洒泪,堕地喜添丁

悲喜自无序,地天原有情。

苍灵催晓色,爆竹听余声。

二〇一一年二月

母亲去世前一周,余孙女姗姗出生;母亲三周年当日清晨,余孙子城城出生。

 

 

鹧鸪天

贺中华诗词研究院成立

 

 

诗国长河几道湾,华章巨手待评铨。骚坛犹少金针样,史馆今增玉笋班。   宫苑露,鸟巢烟,京华秋意正新尖。忽闻动地歌吟起,始信心声不等闲。

二○一一年八月三十日

正在建设中之中华诗词研究院位于鸟巢之旁。

 

 

渭南行记  八首

 

其一 望岳

 

新年伊始日,雾锁秦川道。河岳均茫茫,白日敛光曜。

不见千仞花,难窥奇险貌。天半若瀛海,中疑仙人岛。

三峰隐隐出,藐姑影窈窕。谁识仙人面?仙人应不老。

陈抟对弈否?洞箫何年调?夭矫苍龙在,毛女容仍佼。

绰约远尘垢,驰想亦缥缈。云雾终当散,此际且莫扰。

 

其二 西岳庙

 

初谒西岳庙,文革犹未了;时为细柳营,森森莫近靠;

传闻逞悬想,不知其中奥。再来己卯春,已届世纪杪;

庀工脚架立,修缮全面肇;政府大擘划,巨资复旧貌。

旧貌岂能复?隳败出所料:殿堂面目非,碑折铺路道;

城墙更颓圮,所见何草草!我心常戚戚,我念常绕绕。

今番岁云暮,我又来访造。修葺殚细精,肃然叹壮巧。

唐碑记沧桑,周柏多雀鸟。文物尽搜求,石雕尤呈妙。

巍然万寿阁,阁高凭远眺,最是城垣上,泾渭依稀找。

煌煌少皞都,郁郁生气葆。真有回春力,虑念自一扫。

神庙久盘桓,岳峰正夕照。

 

其三 老腔

 

 黄渭洛汇处,艺文亦渊薮。自古孕奇声,老腔一枝秀

秦人尚武烈,秦声自赳赳。若论雄壮者,无出老腔右。

开腔全身力,其声屋瓦透。弹拉逐兴高,板凳挥在手。

但到动情处,忽作狮子吼。帮腔拉坡声,起伏又悠久。

酣畅淋漓际,满台风雷走。每看演出时,观者如醉酒。

莫讶太家常,莫嫌近粗陋。人贵原生态,原生见重厚。

溯源汉唐远,寻根众人口。此花不凋零,此花总带露。

 

其四 谒郑桓公陵

 

  有陵一何陋,风概今犹在。王畿受封日,郑乃见光彩。

   棫林与拾地,缁衣颂遗爱。迁国千秋计,延祚四百载。

 踪迹遍中州,枝叶散海外。公陵鸠庀时,我来谨谒拜。

遥想开筚路,不觉已暮霭。

 

其五 渭南

 

此地曾行役,弹指已三纪。国步正艰蹇,世相亦变异。

地震甚惊怖,农村多凋敝。渭南十四县,县县留痕记。

我方涉世浅,进退无所忌。渭水秋波袅,华岳夕照绮。

人间存风谊,田垄有诗意。自是堪回味,况当鬓华际。

 

其六 聚会

 

老去故人疏,久阔聚首难。忆名费寻思,衰颜笑华颠。

津津当年事,纤毫在眼前。遭际多蹭蹬,此心已安澜。

辄惊侪辈殂,忽忽感逝川。当记春日好,亦曾桃李妍。

飒飒西风摇,代谢天地间。骋目宇宙大,放怀天地宽。

慎言伏枥志,人重识途篇。

 

其七 返乡

 

匆匆渭北道,别来又经年。飞车远村邑,驰路直如弦。

残枝无茂树,荒垄有芜田。大棚白逾雪,壑沟展素颜。

秋霪多枯草,晴日凝寒烟。天下已攘攘,农家冬犹闲。

 

其八 祭扫

 

飒飒坟草黄,苍苍冢柏翠。香纸寄哀思,欲哭已无泪。

父逝十三年,母殁亦四岁。父逝未永年,此意犹恻悱。

母殁太突兀,此念更憾悔。父母是桑梓,人去枝叶萎。

父母是春晖,人去日月晦。悠悠父母心,我老渐体味。

亦为届老境,尤觉孝心贵。重泉当平安,更知东流水。

墓园残雪在,迎春已孕蕾。

                      二〇一二年一月

 

①老腔即皮影小戏,俗称“老腔影子”者也。相传源出华阴硙峪乡泉店村,宋元初孕,明渐成熟,至清兴盛。泉店正当黄、渭、洛三河汇流处,汉长安粮仓恒置于此,有码头通东西,交通便利,该戏亦曾因此流播邻县及晋、豫交界地区焉。

②郑桓公陵位于华县西关,相传为西周郑国肇建者郑桓公姬友之墓,一九五七年被陕西省人民委员会列为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有旌功坊等建筑物,近年正在进行维修。

③郑桓公先后居棫林(又称咸林)与拾,二地均在今华县东北。

④《诗经·郑风》有《缁衣》篇,《诗序》谓系赞美郑之桓公、武公父子之诗。

 

 

纪念杜甫一千三百年诞辰,用咏怀古迹韵 五首

 

其一

 

 莽莽乾坤一鹖冠,半生常在乱离间。

疮痍伤世鲍明远,兵革哀时庾子山。

漂泊每看云岫出,蹉跎难得梓桑还。

有心词客留诗史,犹记病舟思故关。

 

其二

 

萧瑟非徒九辩悲,灵犀一点亦堪师。

 龙颔敢掣探珠际,虎脊能驯历块时

秋老偏宜沉郁气,春深尤惹浩茫思。

清吟岂只吾家事,千载圣名奚复疑。

 

其三

 

何处诗城可叩门?厚醇如在绿杨村。

金针每自助津渡,玉韵原能振惑昏。

怀国长留端午泪,忧民犹绕杜鹃魂。

泽流非仅江西派,荡荡泱泱待细论。

 

其四

 

沧桑风雨总朝东,直待吟怀协羽宫。

动地心声藏调里,惊天勋业放歌中。

魄魂耿耿追骚雅,气象森森赓杜翁。

肠热自多忧患思,萧条异代好诗同。

 

其五

 

常向龙泉祝锋锷,心潮每逐杜诗高。

千章凤髓追三昧,卅载春花叹二毛。

杯里风波笑谁等,人间丘壑待吾曹。

情怀家国自无限,一脉绵绵岂惮劳。

二○一二年八月  

①杜甫《小寒食舟中作》:“佳辰强饮食犹寒,隐几萧条戴鹖冠。”

杜甫《戏为六绝句·其三》“龙文虎脊皆君驭,历块过都见尔曹。”

  

 

纪念吴瀛先生 四首

 

其一

 

洪业堪称第一篇,乾清门内忆流连。

波云诡谲几多事,须借如椽史笔传

 

其二

 

谁铸奇冤惊宇中?但呼咄咄懒书空。

直披真相慰亡友,哪管人生如转蓬。

 

其三

 

迩水遐山写雅怀,长生殿曲喜而哀。

谢家玉树风流在,不负崚嶒一代才

 

其四

 

十载峥嵘曾自雄,余生困顿叹秋风。

胸中块垒终消否?依旧珍藏献故宫

二○一二年十月

吴瀛字景洲,江苏常州人,文物鉴定专家与书画家,曾参与清室善后委员会组织的清宫物品清点,故宫博物院成立后任院长秘书,为故宫博物院的生存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后因涉易培基“盗宝案”而离开故宫并被起诉。所谓“盗宝案”是一个冤案。

吴瀛曾著《故宫博物院前后五年经过记》。

吴瀛曾著《故宫盗宝案真相》。

吴瀛善绘画、编剧,有古意《山水图》、话剧《长生殿》等作品传世。

吴瀛晚年将珍藏书画陶瓷二百余件捐献故宫,故宫曾编印《吴景洲捐献文物图集》志谢。

 

 

受深圳读书月组委会之邀,与周功鑫院长以“两个故宫,一段历史”对话有感

 

年时擘划费周章,今日卸肩同举觞。

寻旧疑为蝴蝶梦,维新犹在鹡鸰乡。

人间尽道破冰旅,物外仍思治世方。

偶聚鹏城皆是客,故宫无恙话题长。

二○一二年十一月二十八日

 

 

示甥

 

外甥段颖泽,年十二,学国画有年,今年春节以习作《秋荷图》贻余。花艳叶茂,水泛涟漪,爽意飒然,似有披襟临风之感。虽为初学,当亦不易,遂以小诗勉之。

 

芙蕖一枝艳,绿池水波漾。

似有秋风至,飒然弥庭堂。

幼龄有此作,清新固可喜。

喜余有所思,殷殷且告汝:

今看普天下,学艺童何夥!

不乏山水趣,何遽中道辍?

既关天性赋,尤在恒字缺。

自来丹青手,恒乃成就诀。

五山又十水,不辞跬步积。

有初且有终,矻矻无声诗。

恒则勿骄矜,小满器易盈。

天地无涯涘,精进不计程。

跚跚学步走,步步但行正。

恒则勤揣摩,艺海舟楫横。

钩勒与点簇,临摩意会通。

   笔墨辟絪缊, 迁想神韵动

嘉苗雨露繁,国运正昌兴。

志慕鸿鹄远,翘翘望大成。

一九九六年二月二十六日

①清·石涛《石涛画语录》:“笔与墨会,是为絪缊,絪缊不分,是为混沌。辟混沌者,舍一画而谁耶?”

②东晋·顾恺之《魏晋胜迹画赞》“凡画,人最难,次山水,次狗马,台榭一定器耳,难成而易好,不待迁想妙得也。”

 

 

奉赠周树彬先生 三首 

 

其一

 

马年伊始诵华章,钩史谈文韵味长。

不是胸中天地阔。哪能落笔恣汪洋!

 

其二

 

用时腹笥始知空,即有鸿裁力未能。

不负先生加勉意,雕龙岂敢试雕虫

 

其三

 

指瑕补正瘁身心,世有真情四季春。

师道当非唯去惑,而今我更解为人。

一九九○年十二月

①周树彬先生为余在华清中学时的语文老师。

②先生将其珍藏的线装本《文心雕龙》赠我。

 

版权所有© 中华诗词研究院

京ICP证16006682号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亚运村北辰东路八号汇欣大厦B座十层 邮编:100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