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到鸦声堪玩处,秋花簌簌点秋襟

 

 

“依依君是云,皎皎侬为月。云海有波涛,月影生圆缺。除非多事风,遮莫无情雪。云托月轮飞,月倚云心歇。”

因那句“云托月轮飞,月倚云心歇”,令我不由得多看了几眼,越读越觉其中况味甚多。眼前依稀浮现一对碧人相拥相偎、恩爱甜蜜的情形。“依依君是云,皎皎侬为月”,你恰似依依惜别的云彩,而我犹如皎洁深情的明月。“云海有波涛,月影生圆缺”,你的内心如云海一般会有汹涌澎湃的波涛,而我的内心也会随你的心潮起伏生出圆缺的交替轮转。“除非多事风,遮莫无情雪”,让人不由得想起很多误会与疏远,往往是因了多事的第三人的搅和、参与,因了第三人的巧言令色、搬弄是非,用虚假的表象,蒙蔽了双方对彼此关照的真心,挑拨关系亲密的人之间平白生出诸多嫌隙,甚至反目成仇。然而,这对玉人却无视“多事风”的搅和与离间,任凭生活中“无情雪”给予的困难、挫折与打击的洗礼,“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依然恩爱如昔、直面生活。末句“云托月轮飞,月倚云心歇”一语,意象鲜明、传神生动,用新颖独特、别具一格的手法,借着描写云月相依、两相交融的柔和夜景,使读者产生了无限遐想,脑海里闪现出娇妻小鸟依人、亦步亦趋于夫君身边的动感画面。

是怎样一位温婉缜密的女子,用如此生动细腻的笔触,借着描绘云月交融的夜景,传达了伉俪情深的真情;又是怎样一位聪慧脱俗的才女,仅凭寥寥十字,便借着描绘风雪多事的感叹,浓缩了世间挑拨离间、困顿劳苦的诸多险恶与艰辛。

段晓华,这位被誉为“当代李清照”,却依然低调内敛的江南才女,她的内心深处到底涌动着怎样的情愫,将诗词写得如此精巧别致,使人于平淡中见不凡,于浅显处见深邃。她的语气,多是舒缓自然的,犹如一泓潺潺流淌的山泉,明澈见底的水流,没有飞流直下的雄壮,没有激越澎湃的漩涡,却能在不经意间,轻叩读者的心扉,使人肃然回首,心音暗起;又如一捧碧绿幽香的好茶,缓缓舒展的嫩芽,没有大气磅礴的铺排,没有振聋发聩的绝响,却能在一次次冲泡中,氤氲出醉人的芬芳,使人愈是品味,愈觉醇香。她的浅吟低唱,犹如她那句“风细心尘绝,夜深诗触灵”,总能令人在摒却尘嚣的静谧中,感受她动人心弦的诗语,聆听她阅尽人生的感悟,追随她鲜活灵动的思维一起飞翔、一起沉思。

“坐到鸦声堪玩处,秋花簌簌点秋襟”,以“鸦声堪玩”、“秋花簌簌”表现了今雨轩之静;“风暖嗔迟,风狂怨早。花开花谢都烦恼”,“相逢未必相思好”,是叙事,更是说理,饱含哲理色彩,闪烁着思辨的光辉;“东风善转晴阴,善转晴阴更数女儿心”,以衬托的手法更鲜明地彰显了女儿心的敏感、犹豫、猜疑与反复;“晓来棂户缀春星,恰似天襟残泪冷于冰”,寓情于境、借景抒情,从侧面描述了女儿心的哀愁伤悲,愈显凄婉动人,具有极强的艺术表现力;“泼天倾瓮,凉似水、暂洗烦襟”,语言生动、意象鲜明、意境丰富,激发读者无穷的想象力;“袂影香消,轮尘声杳,卷梦随风去”更是以有穿透力的语言,形象生动地描述了雨中之景、落花之情。

她灵动的诗句、顺畅的语言、独特的表达激发了我越来越强烈的好奇心,好不容易联系到她时,矜持内敛的才女却婉拒了我的专访,称自己的本职工作是研究文献,不是创作诗词,不想成为他人品评、研究的标本。可她是学院派词人,她在创作古诗词方面的艺术成就,代表了当今学院派词人古诗词创作的高度,避免成为他人品评、研究的标本,对于她来说恐怕只是一厢情愿的事情。

我不甘心就这样被拒绝,转而请教她诗词创作的背景、经历以及对诗词创作的观点等。她说自己的诗词创作经历始于攻读古代文学专业研究生时,彼时的她,埋首于浩如烟海的古典文学之中,接触到的又是以创作古诗词为乐的古文学老师,自是深受感染,深深地喜欢上了韵律严格、典雅优美的古诗词。那种喜欢,是那么的纯粹而自然,犹如一个古典素净的少女,身着曳地长裙只因为喜欢那种飘逸之美一般,她喜欢上了古诗词的格律之美。及至后来,当她毕业后从事古文献研究时,依然会在繁忙的工作之余,沉浸于古诗词的创作之中。她称自己找到了表达内心的方式,对诗词只是单纯的喜欢,不为出名,不为获奖,不为普及。

她曾言不要把诗词当作古董遗产,摆在那里给人参观,不准用手触摸拍照;而要把诗词当作社会生活、精神生活的清洁剂,情调格调的培养剂。因为古典诗词能培养情感,兴发感动;有利于审美能力的培养;有利于个人形象的塑造。通过诗词审美能力的培养,可以增强精神层面的修养,提高人文素质。可以说,品读诗词是最有效、最长效、最经济的完善现代人生修养的方法。

她还说如果一个人必须有贪婪与欲望,那最好是对诗书的贪婪与欲望。诗书是精神与灵魂,它使你穿透生活表面感性的浮土,直入事物的底蕴与深奥,使人活得自觉、充实与颖悟。诗书使你穿过五光十色的生活繁杂与喧嚣,沉静人的迷惘浮躁,收敛人的日见膨胀的物质欲念,凝聚你的精神追求。

这位清丽脱俗的江南才女,正是以对诗书的贪婪与欲望,以对古典诗词的挚爱与不舍,坚守着古诗词的格律与韵味,并以其广博的学识、理智的思维、深厚的造诣在古典诗词的乐园中育出了暗香幽远的诗词之花,沁人心脾、触人心弦、引人叫绝。

 

 

段晓华诗词

 

 

少年游

 

少年情思,如今难恨,劳梦作飞花。遥山烟淡,环溪石冷,莫问落谁家。

撷片夕曛归兰棹,容与向天涯。倦了闲眠还闲坐,看明月,照秋葭。

 

 

古意

 

九天饯春宴,琼浆泻奇瑰。

接来云心雨,酿作梦边梅。

欲寄道路远,流水莫相摧。

应知酷寒后,花光最难回。

 

蝶恋花·晚妆

 

镜里蛾眉休自妒。一段秋波,宛转哀如诉。云髻从教垂似缕,等闲抛却凉钗股。

欲拨琴心惊旧谱。刻意相疏,更比相思苦。夜夜银湾流恨处,凭栏风袖洇荷露。

 

 

思佳客·听秋

 

篱角秋花故故红,频移昼影上墙东。摊书有味拈奇字,枕手无眠数阵鸿。

虫呓语,夜回风,碎声都入小楼中。谁能割取鲛人练,为拭霜天奏响桐。

 

菩萨蛮·有寄

 

相期多分难相见,楼高可有南飞雁?扫径待君来,紫薇花尚开。

书檐听夜雨,枨拨泠泠语。明日转西风,水凉山叶红。

 

踏莎行·苏仙岭古驿用秦少游韵

 

驿壁扪题,莎汀问渡,伤心千古孤吟处。夕阳坠后晓蟾清,春还替了秋山暮。

林窈生云,江洄抱素,桃源亦老花无数。飞红怪道海般深,襟怀自有潮来去。

 

南柯子·红豆

 

 

历红珠子,缠绵墨客词。无端小字唤相思,赚取多情如醉复如痴。

恨罢闲抛久,愁来细数迟。山盟海誓也参差,只有彤心一点似当时。

 

 

一斛痴人泪,三生恨海礁,相思深处倍寂寥。无那寸心如绪更如潮。

宛转欢难续,晶莹色未凋。天涯枕畔梦云遥,怅绝秋蕉夜雨不胜敲。

 

 

临江仙·梅花二首

 

莫作寻常清供剪,剪来不是春风。一团冰梦易呵融。苔衣轻护雪,合住鹤亭东。

解得伤春春又远,芳心摇落谁同?抱琴林下蓦然逢。月窗横幅在,谱入影朦胧。

 

梦里溪桥遮不断,冷香吹上孤舟。低鬟空掬碧波幽。欲弹衣上雪,点点烁星眸。

何处檀歌沉又起,穿烟青鸟衔愁。东楼淡月坠西楼。觉来浑不是,一枕碎云秋。

 

 

临江仙·杏花

 

曾遇挑来深巷,偏宜衬了低墙。一声芦叶最悠扬。烘云难续梦,著雨莫添凉。

比并枝枝繁甚,鬓边懒理新妆。也知沉醉换疏狂。青春饶可买,争得旧时芳?

 

 

小楼

 

小楼夜夜伫东风,写尽相思过尽鸿。

冷雨听来都是泪,春魂原在此声中。

 

浣溪纱

 

远去雷车隔影听,晓来推枕絮风轻,最难抛掷是闲情。

彩石补成天又裂,红桑摇落浪初生。花飘无地梦无声。

 

蝶恋花花朝五首

 

岂是春愁花带泪,细雨柔风,匀就燕支水。欲插云鬟香雾细,怕他和梦轻轻坠。

高卷疏帘光泼翠,案上窗头,镇日花相对。换尽流光书尽纸,词心已纫骚魂佩。

 

把酒花朝花正好,怎似朱颜,容易闲中老。非是怀人非自恼,间关莺语谁知晓。

花落还开还斗俏,着雨添红,不怕风如扫。舞罢犹将春步袅,随他流水追蘋棹。

 

不待子规啼血苦,芳草多情,遮断春归路。春若回头云绕树,隔江犹唱公无渡。

花共夕阳红欲暮,思絮无聊,乱了还低语。绮梦清欢都甚处,当初犹记曾分付。

 

春半子规啼碧树,听得催归,知又归何处?倒数韶华容易度,前头真個天涯路。

柔思都随香片舞,红趁斜阳,散了还牵住。相忆莫言离别苦,桃源亦老花无数。

 

怅望不知春已远,细步寻芳,犹向雕栏转。蛙鼓初敲惊梦断,抛塘一夜青钱满。

隐隐骊歌雷外散,天上香车,肯为人间缓?西楼举袂何须劝,斜阳红浸深深盏。

 

临江仙·案头野兰

 

碎石移根秋涧底,羞言阆苑仙姿。身轻怕作野云飞。晨烟夜雨,无语两舒眉。

欲吐芳心抽碧箭,珊珊罗带低垂。清吟净水养葳蕤。春边梦浅,影入小窗帏。

 

 

菩萨蛮·迎春

 

红藏冻土青藏草,雁声先起衡阳道。江水拍城西,流年逐梦澌。

迢迢残雪夜,次第珠灯谢。叩醒小梅枝,春来知不知?庭院寒梅迟迟未放。

 

 

浣溪纱·中年

 

冷月临轩泼水寒,久无珠泪谱冰弦。绿云还向镜心残。

漫道相思能驻景,从知孤梦易成烟。人生难避是中年。

 

鹧鸪天·中秋

 

仙籁灵槎隔海天,虹霓明灭散花钿。旧桥浥露谁凝伫?今夕风鬟最可怜。

红烛烬,玉绳偏。云沉秋冷夜如烟。欲凭孤枕裁清梦,梦不依人作月圆。

 

鹧鸪天寓意二首

 

独有痴魂不可招,颓云欲堕海天遥。三生恨石祈灵拂,一片冰心待酒浇。

琴柱折,羽声消,青丝作雪雪风飘。妆前懒画新眉样,但起悲歌续楚骚。

 

手结同心解亦难,柔丝宛转百千环。廻肠作带抽幽绪,零泪凝珠记旧欢。

花落尽,絮飞残,携将春梦入萍湾。几番拚了相思债,苦恨并刀共指寒。

 

 

浣溪纱

 

数到花朝寒未消,袷衣犹怯替春袍。小红楼外曙星遥。

草甸风轻容放鹤,桃湾水浅不胜篙。吟诗开卷总无聊。

 

风挽疏帘扫碧苔,沉沉云叶阁轻雷。西园消息忍重猜。

酒后言辞偏易记,花前意绪总难回。坐听新燕语春来。

 

一角西园绿未遮,楼高望断暂回车。旧桥咫尺即天涯。

无力东风归昨夜,多情燕子傍谁家。可能重赋小梅花?

 

惆怅春从水上归,鹃声无力蝶难追。薰风镇日熨帘衣。

叶底榴巾红缬小,瓯中茗雪碧烟微。新词叠罢梦初飞。

 

 

踏莎行·题作琦词丈《幽草集》

 

不媚东风,惯经野烧,芒如寒剑磨奇峭。山阿瘦涧土无多,微根自把云根抱。

沙雨敲昏,虫吟伴晓。真成天意怜幽草。芳馨一缕诉清泉:红心难共秋烟老。

 

 

鹧鸪天

 

腊月奇燠,邻家迎春一簇长条婀娜,星朵燦然。不数日凛风猝至,扫地无迹。

一簇星星满意妍,长条细叶袅过垣。因何腊日多晴日,坐尔春边与梦边?

风翦翦,雨绵绵,寒潮倒卷无遗钿。沉吟犹作痴情想,再看花开已隔年。

 

 

踏莎美人·前意未尽,再赋

 

风暖嗔迟,风狂怨早,花开花谢都烦恼。东风也善转晴阴,善转晴阴更数女儿心。

水去云回,情深梦杳,相逢未必相思好。晓来棂户缀春星,恰似天襟残泪冷于冰。

 

 

浣溪沙

 

自拂冰弦自赏吟,西楼一角逗轻阴,盘花髻子落梅襟。

蝶羽难搧新旧梦,鳞波岂送去来心。等闲莫续广陵琴。

 

浣溪纱·谒青云谱八大山人馆

 

腥雨流红洗梦尘,已凉鹃血更谁温?细从萍影认残春。

哭笑两间鸱独立,凄迷中夜月同昏。禅烟袅断一丝魂。

 

 

淡黄柳·得蛰兄书承告近况并附九溪烟树红叶一枚  词以答之

 

天涯草碧,辛苦芳春歇。掩尽重门清昼阔。漫拣罗巾扇摺,认取年时旧裙叶。

忆相别。荼蘼正飘雪。梦波里,荡轻楫。恨风铃细碎摇琼玦。却是书帷,雁儿衔得,溪畔红云似蝶。

 

鹧鸪天·西楼

 

知是狂歌是艳歌,西楼不问醉如何。新欢未必婵娟子,旧事难防鹦鹉哥。

醒纵苦,夜无多,凭煎恨海了馀波。低回犹自矜通顾,

 

 

鹧鸪天·车过婺州道中

 

山口风来云弄纱,阴晴不碍绿交加。一湾涧水分畦水,三月桃花间菜花。

雷后笋,雨前茶。喧阗墟埠夕阳斜。双丫散学背圆篓,青石桥边洗厥芽。

 

 

鹧鸪天·虚室

 

检点鱼鸿忆旧游,十年凋尽箧中裘。静观落叶偏多趣,稳住晴云转更愁。

金缕曲,木兰舟,拍歌荡桨两无由。兴来自把兰亭读,虚室生风作好秋。

 

 

思佳客·残梅

 

五色幺禽抱影眠,苔丝空任雪风牵。多情孤梦唯追月,无悔相思不计年。 云黯黯,海漫漫,飘阶一萼也铿然。萧萧更著春边雨,怎抵檀心寒上寒。

 

 

浣溪沙立春三首

 

坐看阴阳斗几回,春还消息费疑猜。薄游船子系心涯。

雪意商量持暖去,莺声宛啭报晴来。叮咛万卉莫争开。

 

此夜葭灰换角声,一灯呵梦梦难成。牵心默数雁来程。

红泪倾杯宽窄恨,碧蠡探海短长更。自家消受自多情。

注:《礼记·月令》:孟春“其音角”。

 

飘尽寒梅尚有苔,东风一夜扫残霾,旧时湖柳燕啣来。

翻覆天心晴未稳,纵横诗眼意难排。可能呼酒上春台?

 

 

浣溪沙三首

 

莫问吟怀不似初,朝云一瞬化模糊,镜中愁髮岂堪梳。

小字红笺空剩泪,旧桥碧草久成枯。凭谁心海拾明珠。

 

自拂冰弦自赏吟,西楼一角逗轻阴,盘花髻子落梅襟。

蝶羽难搧新旧梦,鳞波岂送去来心。等闲莫续广陵琴。

 

谁拾琪花碎片中,朝来飞雨泪朦胧,湖烟楼外旧城东。

遥夜长同情海碧,痴心只作劫灰红。依依苦柳费春风。

 

蝶恋花五首

 

莫道春愁花带泪,细雨柔风,匀就燕支水。欲插云鬟香雾细,怕他和梦轻轻坠。

高卷疏帘光泼翠,案上窗头,镇日花相对。换尽流光书尽纸,词心已纫骚魂佩。

 

把酒花朝花正好,怎似朱颜,容易闲中老。非是怀人非自恼,间关莺语谁知晓。

花落还开还斗俏,着雨添红,不怕风如扫。舞罢犹将春步袅,随他流水追蘋棹。

 

不待子规啼血苦,芳草多情,遮断春归路。春若回头云绕树,隔江犹唱公无渡。

花共夕阳红欲暮,思絮无聊,乱了还低语。绮梦清欢都甚处,当初犹记曾分付。

 

春半子规啼碧树,听得催归,知又归何处?倒数韶华容易度,前头真個天涯路。

柔思都随香片舞,红趁斜阳,散了还牵住。相忆莫言离别苦,桃源亦老花无数。

 

怅望不知春已远,细步寻芳,犹向雕栏转。蛙鼓初敲惊梦断,抛塘一夜青钱满。

隐隐骊歌雷外散,天上香车,肯为人间缓?西楼举袂何须劝,斜阳红浸深深盏。

 

 

临江仙·榴花

 

揖送东风流水细,聚头纨扇轻开。深情总付薄笺裁。斜簪宜出浴,独坐可倾怀。

满地颓阳蝉已倦,更无蝶忌花猜。行浓阴处莫低徊。晚霞吹不去,齐上晓枝来。

 

 

喝火令·步月

 

步月摇秋影,流光湿素襟。远天难得一鸿临。悄立碧烟阶下,听倦细蛩琴。断续怜人意,还从子夜寻。

苦茶回味到如今。各自无聊,各自费清吟。各自锦笺书罢,只是说秋心。

 

 

渡江云·便江漂流

 

谁摇斑竹雨,飞琼溅玉,银浦泻晴波。趁潮喧棹鼓,直上旻天,好借织云梭。荒桥野驿,蓦回首,指点经过。图画里,一江秋碧,粒粒几烟蓑。

樵歌,花开花落,石冷山深,任江风袅破。空剩得、龙吟涧底,月挂岩阿。今来已是闲游地,恨叠宕、未着盘涡。呵壁处,一声唤醒湘娥。

 

 

天柱谣

 

亘古菡萏出,无开亦无落。支钻石以凿空,剥寸土而盘松。

松青兮石白,天谲兮地默。水何形兮媚从,草何德兮偃风。

巫咸荒唐女娲哭,人间要此担当骨。

 

 

牦牛谷红石歌

 

太古火,神灵血,淋漓坱圠乱石迭。一掷深壑无纪年,冷割彤云凝锈铁。

雪涛湔,牦牛蹑,阴晴不碍顽艳心,野花败后石花活。

移汝架堰梁,堰梁恐荦确;移汝填河川,河川转呜咽;万金献作侯门供,霎时光泽即枯黦。

嚱嗟兮,从来至美非人间,得气真有凡圣别。莫若弃汝无名谷,卧绿林,对皜月。

牦牛河:位于道孚丹巴境内,由诸多溪泉汇集奔流,于丹巴县城注入大渡河。全长约50公里,落差达到2000米,水随山势而下,或缓或激,时宽时窄,一路古木翳覆,滩声不息。其间红石滩最为称著,非石质红色,乃藻类附丽而成,独得其阴阳滃萃之气耳。

 

 

铁山谒吴泰伯庙

 

人间有让王,天角亦怀土。

奔窜实无途,荆蛮聊可所。

文身效鸟耘,断发结鱼罟。

民不诧为狂,伯尤甘自苦。

耽营生息事,未习干戈舞。

遂使千秋下,飨仪逾圣主。

 

 

大明寺双楠歌

 

岩并岩,楠兮楠。

云为巨木不见皴皮之枵裂,云为化石犹惊披发青鬖鬖。

山精水魅一呼吸,或霰或雨或烟岚。

指麾万牛挽不动,嗟尔天地老难堪。

几回坏金殿,几回空石龛,独此红葹紫藓挂褴衫。

俯瞰人寰绝悲喜,高寒惟共天边蟾。

千年劫风浩弥弥,偶然结籽鸟不衔。

香涎沃根土,疑有神龙潜。

敲残鱼板无人会,夜深摇影落空潭。

噫吁嚱,巉更巉,楠兮楠。

大明寺:位于川西崇州市三郎镇化成山,始建于隋大业初年。双楠并立于山门内,树龄约千五百年。陆游《化成院》诗云:“孤塔插空起,双楠当夏寒。”戊子大地震,殿宇毁圮,杳无香火,双楠嵬然,是为奇迹。

 

 

温泉

 

也作倾城浴,只无烽火台。

人声兼百沸,若个濯缨来?

 

 

校读晚明澹归和尚《遍行堂集》

 

叔世皆修移骨术,畸人自谑豆皮宗。

龙袍朽尽书难爨,拨取残灰一点红。

和尚面微麻,不以宗派自居,故每自嘲为“豆皮宗”。其集为清军机第一批禁毁书。

 

 

立秋大热不退用义山凉思韵

 

方物予何幸,焦鹩寄一枝。

逍遥淫雨外,蜷局烧云时。

驾反途犹远,秋苏病已迟。

梦梦视天末,怕与杞人知。

 

 

揽镜

 

勤拭亦何用?栖尘且一吹。

水明如可玩,发薄不堪披。

语默无人识,酸辛任汝窥。

出门倘能听,怀以决吾疑。

 

 

不寐

 

不寐犹支枕,看移当户星。

幽微来远想,淼漫起真听。

风细心尘绝,夜深诗触灵。

四厢花影睡,飞露下中庭。

 

 

泸定桥凭眺

 

欲共天争有至难,铁絙九束拟征鞍。

压涛高峡空雷疾,入夏群涡生马攒。

尽诩兵戈腾霸气,几曾廊庙?民寒。

千秋功过无时了,长与来人作话端。

桥东《乾隆御制泸定桥碑记》有句曰:“夫事无大小,期于利民;功无难易,贵于经久。”颇耐过往深思。生马:未调教驯服之马。杜甫《戏赠友》:“自夸足膂力,能骑生马驹。”

 

 

雨水

 

勒住青青一片霖,雷车未动只轻阴。

雁来大野传风色,篙破西江试浅深。

柳发飘摇春欲老,霞图绚烂影难寻。

如何冷暖交锋后,负却苍生望岁心。

 

 

与逸明大凡同坐昆明大观公园茶话

 

隔岸观楼云起多,红鸥上下掠人过。

漫从南国寻残垒,遥指西山想烂柯。

冬日迟回诗气力,花光顿使恨消磨。

沉沉海冷鱼龙细,倒置青天莫敢呵。

 

 

滞霾

 

阴晴一例堕深霾,茧裹愁城拨不开。

大谶有初人造孽,多生无妄鬼禳灾。

劫时棋待仙曹下,梦里车从乱辙回。

扫荡积氛春尚浅,飞廉何处挟风来。

 

 

生查子

 

依依君是云,皎皎侬为月。云海有波涛,月影生圆缺。

除非多事风,遮莫无情雪。云托月轮飞,月倚云心歇。

 

 

踏莎行·无锡惠山二茅坪吊秦太虚墓

 

纸蝶犹飞,剑霜谁挂。伤心人在荒藤下。岩阿空碧悄沾衣,虫声唱彻漫长夜。

绪坠千寻,尘栖一罅。纷纭回首风吹马。莫分南北与朝昏,词魂总被寒潮打。

宋元符三年(1100年),秦观卒于藤州。南宋绍兴初,其子秦湛为常州通判,迁父柩葬于无锡惠山。现墓前有清嘉庆年间所立“秦龙图墓”青石碑。

 

 

蝶恋花·中秋

 

涨海西风弦拨碎。触手炎凉,满把秋来味。星斗无声天已睡。仙波缥缈空明里。

谱罢秋歌无一字。玉杵成针,老桂悬枯蕊。不耐思量中夜起。光飞纤雪沾衣袂。

 

 

浪淘沙·中山图书馆坐阅数日,偶见旧册中所夹冼玉清大家手迹

 

帘外已斜阳,静室生凉。何人盥手检残章?乱叠书衣浑不觉,墨淡笺黄。

海国卷枯桑,向此深藏。应怜叶叶拓流光。临去秋波惊一顾,小笔留香。

 

 

酷相思春寒

 

绰约春踪凝望久。冷梳骨,重帘透。是牵梦香轮迷路否。雪萼谢,犹呵手。梅萼谢,犹呵手。

坼尽微光灯萼瘦。好比似,销红豆。便缠绕愁丝都一绺。春不管,寒来后。寒却在,春来后。

 

 

清平乐·瑶里村暮

 

板桥连岸,秋送霜枫晚。采药人归藤篓满,背岭炊烟未散。

晒篱收起薯干,祝鸡插妥藜栏。绿浸一溪苔石,捣衣声转前滩。

 

 

雨中花令

 

糁地残红轻似雨,蓦然里、伞檐相遇。欲道寒暄,都忘颦笑,湿了花间屦。

可是别来无片语,早荒却、冶春情緖。袂影香消,轮尘声杳,卷梦随风去。

 

 

八声甘州·甲午闰重九西溪诗歌节秋雪庵祭拜两浙词人祠

 

唤无边画稿水风开,袷衣上高楼。正云思天外,寒来袂底,鹭起滩头

满荡芦花醸雪,簪取一枝秋。莫笑人先醉,醉好题愁。

记否当关叩指,问词魂安在,梦影谁酬。又红曛冷浸,碕岸系扁舟。

料鱼龙、腥波斗罢,更几番、断梗逐沉浮。

惊鸿唳,听声声远,渐入渔讴。西溪秋雪庵有弹指楼。

 

 

夏云峰骤雨用三变韵

 

炷灰深。湘帘底,听得雷毂初沈。压阵豆兵纔过,风满荒浔。泼天倾瓮,凉似水、暂洗烦襟。更似有,石鲸须动,迭起潮音。

帝台何事惊心。看起舞商羊,高树难禁。飞溅铜盘冰泪,筝筑相侵。槐根蚁乱,翻密叶,断绝蝉吟。乍歇处,牵牛花紫,吹在篱阴。

 

 

露华园桂盛时倚碧山体

 

岫?似蹙。破向暮秋烟,匝地金粟。细蕊暗藏,曾惹钿车相逐。

意浓未便轻攀,凝袖却难盈掬。移片影,芳云坠时,画斧空斸。

商飙漫扫西陆。伴绕砌虫音,纔断还续。待唤夜魂归来,揽此幽独。

嫩凉放了深帘,拾掇小山吟幅。簪梦底,一枝衬谁鬓绿?

 

 

西子妆·题自摄白睡莲照

 

蒲帐低垂,水床趺坐,寐醒清幽如许。含馨未必拟相思,惯愁予、渺焉高鹭。

凉裾罢舞。翠盖小、难承天露。向风前,逗淡红一点,蜻蜓飞住。

无舟处。偶过流星,听得泠泠语。仙班羞说下瑶池,证初心、托根荒溆。

涟漪自谱。倩谁采、明珰素羽。睡移时,又恐追烟梦苦。

杜牧《晩晴赋》:“白鹭潜来兮,邈风标之公子。窥此美人兮,如慕悦其容媚。”

 

 

月华清·甲午中秋恰逢白露

 

桐露初漙,冰盘悄拭,双清难得今夜。和杵飞烟,一幅鸦青高挂。

听溯洄、近水笙歌;竚绵邈、浮山台榭。盈把。漏霏霏桂屑,香从云罅。

休问流光飞马。更休问人天,谁为寿者。浅乐深悲,好向无穷推卸。

爱孤影、衬上凉裾,耿相对、素心待话。帘下。只一声轻叹,沁人秋也。

 

 

角招·题金沙博物馆太阳神鸟

 

旋灵羽。光驰太岁羲轮,天火犹煦。大荒迷羿弩。

弱水飘歌,谁是盘古。金工梦铸。细辨识、非鹃非鹭。

满地石鳞霞米,绕一十二冰弦,唳苍茫林莽。

焦土。未销片镂。惊心绝艳,都在沉霾处。

劫花休更数。展拜高旻,烟回桑树。

猗傩踏舞。舞未歇、飙奔如怒。蓦起潭潭祭鼓。

怕深夜,动栖魂,还飞去。

 

版权所有© 中华诗词研究院

京ICP证16006682号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亚运村北辰东路八号汇欣大厦B座十层 邮编:100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