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当代田园诗词创作的几个问题

 

 

 

 

一、田园诗词与田园诗人

 罗 辉

传统的田园诗词有人称之为山水田园诗,是以描写山水田园、闲适生活而得名。按照通常的说法源于晋代的谢灵运和陶渊明;也有的学者认为《诗经》中一部分写农村题材的作品才是我国最早的田园诗。这里,暂且不论田园诗词从何时开始,而先说何谓田园诗词?如果按照传统的说法,将田园诗词前加上“山水”二字,自然而然地就将田园诗词局限于描写自然风光及隐居生活的这类诗词。这样的理解,大致符合早期文人田园诗词的创作情况,但这些诗词既不能包括《诗经》及汉乐府中描写田园生活的作品,也无法概括唐宋以后田园诗词的全部。

传统山水田园诗派的主要特征,从创作主体来讲,一是那些淡出官场的人,如不愿“为五斗米折腰”的陶渊明;二是那些求仕不得的人,如“欲济无舟楫”的孟浩然;三是那些隐居田园,劳文结合的人,如宋代有“梅妻鹤子”之称的林和靖。从这类诗词的思想基础来讲,则可用“出世”两字概括。因为这些诗人厌倦闹市生活,向往宁静山水,从山水田园中重建自己的精神家园。从诗词题材上讲,必然就是借山水田园风光来抒发自身的情怀。例如,下面所列王维的这首五律,就是集诗、画与音乐于一体的此类传统田园诗词的佳作。

例一  辋川闲居赠裴秀才

(唐)王 维

寒山转苍翠,秋水日潺潺。

倚伏柴门外,临风听暮蝉。

渡头余落日,墟里上孤烟。

复值接舆醉,狂歌五柳前。

当今,我们要在学习与传承传统田园诗词的基础上,促进新时期田园诗词的创作与研究,首先需要弄清楚何谓田园诗词与田园诗人。

1、田园诗词的本质特征。田园诗词的内核是什么呢?研究这个问题首先需要弄清“田园”的含义是什么?笔者认为,田园的含义首先不在于风光,而在于人与事。也就是说田园的主角为何人?田园的主业为何事?笔者认为田园的主角是长期在田园劳作的耕者,而不是一时在田园居住的隐者,即田园的主角是农民;田园的主业是农事,即农业。显然,以农民为主角,以农事为主业的田园,也就是今天所说的农村,才是田园的真正含义。与此相比,如果没有农业和农民,那些表现为田园风光的山山水水,仅仅是表象而已。从此出发来解读田园诗词,就好为之下定义了。所谓田园诗词,是指那些以“三农”,即农业、农村和农民为题材的诗词。如果说脱离了“三农”题材,只能是寄情于田园风光,则不能算是真正的田园诗词。反之,尽管看不到田园风光,但其“兴、观、群、怨”中却紧系“三农”,则理所当然地属于田园诗词。

例如,下面所列的三首诗,头两首诗其一为王维的《终南山》,另一首为孟浩然的《望洞庭湖赠张丞相》,前者以山为题材,后者以水为题材。王维怡情于雄伟磅礴的终南山,追求世外的情趣;孟浩然则借吟咏洞庭胜景,委婉地表达希望张九龄丞相能举荐自己的心愿。这两首诗都与“三农”题材无关,应该说是山水诗,而不是田园诗。第三首为白居易的《采地黄者》,通篇不见山水田园风光,却用朴实无华的语言,描述了贫苦农民与富贵人家的生活对比,写的是“三农”题材,当属地道的田园诗。

 

例二  终南山

(唐)王 维

太乙近天都,连山接海隅。

白云回望合,青霭入看无。

分野中峰变,阴晴众壑殊。

欲投人处宿,隔水问椎夫。

 

例三  望洞庭湖赠张丞相

(唐)孟浩然

八月湖水平,涵虚混太清。

气蒸云梦泽,波撼岳阳城。

欲济无舟楫,端居耻圣明。

坐观垂钓者,徒有羡鱼情。

 

例四  采地黄者

(唐)白居易

麦死春不雨,禾损秋早霜。

岁晏无口食,田中采地黄。

采之将何用,持之易糇粮。

凌晨荷锄去,薄暮不盈筐。

携来朱门家,卖与白面郎。

与君啖肥马,可使照地光。

愿易马残粟,救此苦饥肠。

又如,下面的这几首诗词(均选自吴洪激主编的《新田园诗三百首》,作家出版社,2013年版),其题材关乎“农业、农村和农民”,则是地道的田园诗词。

 

例五  观收割机收稻

(当代)曾令山

如山气势震田畴,千载弯镰已退休。

对准前方推直线,抓来长发剪平头。

排排青梗机旁睡,滚滚黄金肚里流。

不用农家拿纸笔,张张笑脸写丰收。

 

例六  新农村

(当代)罗琦

不复工分换口粮,山歌已改旧时腔。

一支科技兴农曲,唱响神州千万庄。

 

例七  老农驾农机

(当代)王自成

农机今日进农家,孙看爷摸笑语哗。

正趁晚霞风日好,驯牛老手驾新车。

 

2、田园诗人的身份属性。明确了田园诗词的定义,再来理解田园诗人就相对容易了。所谓田园诗人,是指那些以创作田园诗词为主的诗人,或者是田园诗词作品在其诗作中所占比重较大的诗人;或者是田园诗词方面的成就较为突出的诗人。在古代,纯粹的农民目不识丁,不可能成为田园诗人。而那些被称为田园诗人的古人,其实都是如前所述的“三种人”:即“淡出官场”的诗人、“求仕不得”的诗人和“劳文结合”的诗人。存在决定意识,这些田园诗人的共同特点,必须不同程度地了解“三农”,有的本身也算得上是从事耕作的半个农民。当然,今天不同于往昔,当代新型农民都具有一定的文化素养。现实的田园诗人中,既有家在农村、身为农民、从事农业,劳文结合,多以“三农”为题材的农民诗人,也有热爱农村、熟悉农业、倾心农民,乐以“三农”为题材、自身却不是农民的其他行业的诗人。

例如,作者的一位同乡罗高正先生,长期生活与劳作在农村,还曾担任过大队党支书。他所赋之诗当然不乏田园诗作,自然既是农民诗人,也是田园诗人。现将其田园诗作选录一首于下:

例八  农夫吟

(当代)罗高正

人想休闲树想宁,何如尽日事难平。

牧牛早起星初落,锄草迟归月半升。

春种秋收周复始,南畴北亩又重耕。

养家糊口勤为本,相伴渔樵过此生。

 

      又如,荆楚诗人王崇庆先生,退休前长期在农业大县——监利工作,对“三农”工作既熟悉,又有感情。在他的诗词中,体现“三农”题材者也占有相当比重。与此同时,他还撰写田园诗词的创作体会,热心参与当代田园诗词的评论工作,自然是新时期的田园诗人。这里,也将其田园诗词选录一首于下:

 

例九  蝶恋花·农民总经理

(当代)王崇庆

经理头衔前带“总”,面对乡亲,一诺千金重。包管包收包下种,货真价实农资送。    西服不穿车不用,足着胶鞋,服务联群众。站立田头心筑梦,村庄展翅飞金凤。

 

二、田园诗词的题材属性及其创作的基本要求

 

以“三农”为题材的田园诗词,既有反映农村自然风光的写景类田园诗词,也有反映农民生活和农时农事的写事类田园诗词。从题材本身看,前者主要体现为自然属性,后者主要体现为社会属性。但作为有情感的诗人来说,无论是剪取体现为自然属性的“景”,还是描写体现为社会属性的“事”,最终都会饱含诗人的情感,体现融情于景,寓情于事。

对于“写景”的田园诗词来说,田园风光自必是自然属性。然而,在诗人笔下,往往赋予它们以特别的生命形式。诗人笔下的田园风光,随着诗人心境的不同而表现为不同的意境。传统山水田园诗人的隐者情怀,就大量体现在田园诗词的生动画面之中。这些画面组合所表现出来的情景交融,或者恬淡宁谧,或者清新淡雅,或者雄浑壮丽,或者气势磅礴,充分表现出诗人钟情山水田园、天人合一的悠然心态,其中也含蓄地表达了诗人不愿与世俗同流合污、向往淡泊宁静的高洁情怀和回归自然、享受闲适的生活情趣。

例如,下面所列白居易的这首《村夜》,短短四句二十八字,通篇写景,但通过首尾两联景色的巧妙调节,反映了诗人孤而不独,寂而不寞,安然自得的心境。

 

例十  村 夜

(唐)白居易

霜草苍苍虫切切,村南村北行人绝。

独出门前望野田,月明荞麦花如雪。

 

又如,范成大的《四时田园杂兴》之一,该首七绝自始至终都是写景,诗人剪取春雨催绿,新笋竞发等画面,描述了欣欣向荣的春日景象,也折射出自身与自然融合无间的惬意舒适的心情。

例十一  四时田园杂兴(选一)

(宋)范成大

土膏欲动雨频催,万草千花一晌开。

舍后荒畦犹绿秀,邻家鞭笋过墙来。

 

再如,孟浩然的《过故人庄》,全诗描绘了美丽的山村风光和平静的田园生活,评议朴实无华,清新淡雅,富有浓厚的生活气息。

 

例十二  过故人庄

(唐)孟浩然

故人具鸡黍,邀我至田家。

绿树村边合,青山郭外斜。

开轩面场圃,把酒话桑麻。

待到重阳日,还来就菊花。

 

当然,田园诗人笔下的景色,是在营造一种“意境”或“心境”,进而也有王国维先生的“有我之境”与“无我之境”之分。上述三首田园诗,孟浩然的这首诗当属“有我之境”。作者不但让诗中之景尽染上自身的色彩,很容易让人听懂“弦上之音”;尾联更是直截了当地表达了自己的意愿,让作者成为诗中的主角。而前面白居易和范成大这两首诗,却当属“无我之境”。作者似乎是从客观的角度“以物观物”,其自身之意却只能让人去体会诗中的“弦外之音”。

对于“写事”的田园诗词来说,那些以农民的喜怒哀乐、农时农事或农村的风土人情为题材的田园诗词,其题材则首先体现为鲜明的社会属性,选材本身就体现了诗人的爱与恨。综合解读这类诗词,无论是“有我之境”还是“无我之境”,其实都是诗人在情感上与农民同甘共苦,在内容上为农民代言传声。

例如,下面所列杜荀鹤的《山中寡妇》,这首七律通过山中寡妇的悲惨命运,透视了当时横征暴敛的社会面貌,语气极为沉重悲愤,饱含着血与泪的控诉。

 

例十三  山中寡妇

(唐)杜荀鹤

夫因兵死守蓬茅,麻苎衣衫鬓发焦。

桑柘废来犹纳税,田园荒后尚征苗。

时挑野菜和根煮,旋斫生柴带叶烧。

任是深山更深处,也应无计避征徭。

 

又如,下面所列范成大的古乐府《后催租行》,诗人自身并未出场,也未加评论,只是为被逼租的老农代言,大有为民请命之意。

 

例十五  后催租行

(宋)范成大

老父田荒秋雨里,旧时高岸今江水。

佣耕犹自抱长饥,的知无力输租米。

自从乡官新上来,黄纸放尽白纸催。

卖衣得钱都纳却,病骨虽寒聊免缚。

去年衣尽到家口,大女临歧两分首。

今年次女已行媒,亦复驱将换升斗。

室中更有第三女,明年不怕催租苦。

 

研究田园诗词的题材,尤其是在新形势下创作田园诗词(可称之为“新田园诗词”),有一个问题需要当代诗坛认真思考:那就是当代田园诗词的时代特征与当代诗人的社会责任问题。毫无疑问,当代诗人应该坚持贴近实际,贴近生活,贴近群众的原则,自觉主动地关注“三农”,用手中的诗笔讴歌“三农”,创作出更多无愧于历史,无愧于时代,无愧于人民的诗词作品。以“三农”为题材创作田园诗词,并不断提高诗词质量,多出精品,是当代诗人义不容辞的社会责任。新田园诗词之“新”,必须体现出鲜明的时代特征。这个基本要求至少需要当今诗坛从以下三个方面付出努力:

1、从田园诗词的题材上看,必须突出“三农”,以反映新农村的建设成就、新农民的时代风采和现代农业的发展成果。

与传统田园诗词相比,当代田园诗人需要正确处理好两个关系,一是弘扬社会主旋律与抒发个人闲情逸趣的关系。笔者认为,作为诗人个体,由于某种特殊的原因,可能会产生不同程度的“出世”甚至“厌世”情绪,并通过笔下的诗词来发泄,进而从中寻找自身的心灵慰藉。对于这种个别现象与个体行为是可以理解的,无可厚非。但是,从社会层面上讲,这类隐者情怀的田园诗词不应成为当代田园诗词的主流。二是针砭时弊、反映农民诉求与促进和谐社会建设的关系。当今“三农”,尽管有很大的发展,但仍然有很多不尽人意的地方,个别地方甚至依然会不同程度存在这样或那样的丑恶现象。当代田园诗人通过手中的诗笔揭露这些现象,推动这些现象的整改是必要的。但是,从全社会而言,今非昔比,换了人间。农村面貌不断更新,农业发展步伐加快,农民生活显著改善已是不争的事实。所以,当代田园诗人在选材上不可以偏概全,一叶障目,不见泰山,那些为社会传播正能量的田园诗词应成为当代田园诗词的主流。

例如,下面这首绝句(选自吴洪激主编《新田园诗词三百首》),作者写的是安徽凤阳小岗村农民分田到户的那个故事,从忧伤到喜悦,写出了改革开放给广大农村带来的新变化。

      

例十六  红手印

(当代)王小娟

凤阳花鼓总忧伤,一曲辛酸唱小岗。

十八农夫红手印,春潮涌起漫山乡。

 

2、从田园诗词的创作队伍上看,当代诗坛既需要热情引导“非农”诗人关注“三农”,深入农村,走向田头,融入农民,从中汲取丰富的精神营养,进而创作出更多富于时代特征的田园诗词;更应大力培养能文能武、亦农亦文(包括农民和农村基层工作者)的农民诗人。

存在决定意识,那些对诗词有浓厚兴趣的农民或农村基层工作者,由于长期生活或工作在农村,直接从事农业生产或农村工作,他们的田园诗词作品必然会更多地体现乡土气息,也更有利于田园诗词的传播。例如,下面这首绝句(选自武正国和翟生祥主编《新田园诗词三百首》,中国国际广播出版社,2003年),就既有现代信息,又散发泥土芬芳。

 

例十七  网上推销

(当代)刘朝玲

金秋桔柚满城香,阿妹推销找客商。

昨日启开因特网,飞来生意万千箱。

 

3、从田园诗词的语言特点上看,必须适应基层民众特别是广大农民的审美要求,诗词的语句应清新明快,朗朗上口,既具有积极向上的时代精神,又具有通俗简朴的语言风格,大胆从元曲、民歌、俚语、谚语、歇后语、新诗和散文中汲取营养。尽可能符合老百姓的审美情趣,让广大农民喜闻乐见。例如,下面这首小令(选自武正国和翟生祥主编《新田园诗词三百首》),词中的语言,如“秧铺地毯,豆爬棚架”等就很有特色。

 

例十八  忆秦娥·农家乐

(当代)贺志云

刚入夏,云开日照南山下。南山下,秧铺地毯,豆爬棚架。    农家富裕修华厦,爷们喜拉家常话。家常话,猪娃好卖,嫩茶提价。

 

三、田园诗词的语辞风格与修辞特点

 

田园诗词的语辞风格与修辞特点,是一个值得研究又一下很难说得清楚的问题。前面所述新田园诗词的语言特点就属于这个范畴。这里,笔者不可能深入探讨这一问题,只是将研读陈望道先生《修辞学发凡》[]后的一点思考写出来与诗坛同仁商榷。陈望道先生在其著作中将语辞分为三种境界,将修辞分做两大分野。所谓语辞三境界:一是记述的境界——以记述事物的条理为目的;二是表现的境界——以表现生活的体验为目的;三是糅合的境界——这是以上两界糅合所成的一种语辞。所谓修辞两分野:一是消极修辞,其手法是抽象的、概念的,审美取向必须符合事理;二是积极修辞,其手法是具体的、体验的,审美取向全凭意境的高下。

传统诗词语言是文学语言“大家族”中的一类,其语辞风格与修辞特点当然也包括在陈望道先生所概括的三种境界与两大分野之中。然而,传统诗词语言又是一种很有特色的语言,其语辞风格与修辞特点自然又有其特殊性。纵观传统诗词,从总体上讲,其语辞境界为“糅合型”,也就是说既有“记述”,又有“表现”。然而,以追求意境为上的传统诗词,“糅合型”境界中的支配方仍应是“表现”,而不是“记述”,进而所对应的修辞手法,占支配地位的是积极修辞,而不是消极修辞。

然而,在传统诗词“大家庭”中又有很多“成员”。田园诗词作为其中的成员之一,其语辞境界与修辞特点又有其自身的个性。如前所述,田园诗词可分为两大类:一类是寄情于山水田园风光的诗词,个中景物体现为自然属性;另一类是反映农民喜怒哀乐和农村风土人情的诗词,个中事项体现为社会属性。这两类诗词的创作手法在“理想”与“现实”之间的侧重面可能不同,但从统计意义上讲,它们的语辞境界则主要体现为“记述型”或者说是以记述为主的“糅合型”,相应的修辞手法总体上体现为以“赋”为主,以“比兴”为辅的“白描手法”。但是,这种“白描手法”是在形象思维主导下的“白描”,而不是在抽象思维主导下的“白话”,其修辞特点仍然是形象思维引领下的积极修辞,而不是抽象思维引领下的消极修辞。

1、对于以描写山水田园风光为特色的田园诗词而言,也可以说它是传统山水田园诗派作品的主体。诗人们以山水田园为审美对象,用白描的手法,把细腻的笔锋投向山水田园,让澎湃的心潮在辽阔的田园中清静下来,去追求那田园牧歌式的理想生活,进而与现实产生若即若离的心理距离。这派作者的心灵特色,大多不同程度地受到佛教和退隐思想的影响,寄情山水,追求清静闲适的精神生活,字里行间浸透着一种超凡脱俗的隐士风度。这类诗词的语辞特色,往往体现为用笔清淡,质朴自然,风格清新。

例如,作为历史上著名的田园诗人陶渊明,其语辞境界和修辞特点就是传统田园诗词语辞境界和修辞特点的典范。林庚先生就称陶渊明为“历史上最优秀的朴素的白描诗人”,他的语言自然淡雅而含蓄无穷,像“采菊东南下,悠然见南山”这样的句子,就用平实的语句给人们带来丰富的想象,其中所表现的白描艺术为后世诗人所继承。孙绍振先生认为,陶渊明的田园诗创造了“没有外在负担和心灵负担的境界”,其诗情“好就好在刻意营造一种安宁的诗意”[]。同样,闻一多先生在研究田园诗人孟浩然时说得好,“淡到看不见诗了,才是真正孟浩然的诗”[]。事实上,那些经典传世的山水田园诗词,其意象选择与组合主要体现为以“赋”为特色的“描述性意象”为主,以“比”为特色的“引类性意象”和以“兴”为特色的“感发性意象”为辅的特点。这类诗词内涵丰富的意境就好比是一幅精美的素描画,看起来平淡无奇,其实却是以自然之眼观物,以素描之笔抒情,言平而意深,语淡而情浓。

又如,下面这两首当代田园诗人的作品(选自武正国和翟生祥主编《新田园诗词三百首》),也可以作为上述观点的佐证。

 

例十九  家乡绿化感赋

(当代)邢敦岭

绿上青云望眼赊,破岩缝里绽奇葩。

富民政策心头雨,抓把春风也发芽。

 

第二十  菜 花

(当代)雷 春

一沐春风遍野黄,多情蜂蝶自癫狂。

此生难入时人眼,纵碎残英籽亦香。

 

2、对于反映农民与描写农村这类田园诗词而言,其吟咏的对象以农民的现实生活和农村的风土人情为主要题材,这类诗词主要体现为现实主义的创作手法,其语辞境界或者全为“记述型”,或者是以“记述型”为主的“糅合型”,这类诗词的艺术真实与历史真实甚至还可以成为研究正史的参考资料。然而,这种“记述”不同于科学意义上的“记述”,而是艺术意义上的“记述”;不是定量意义的“记述”,而是典型形象意义上的“记述”,作品的字里行间饱含着诗人质朴的“三农”情怀。对于这类田园诗词,从“意象”选择与组合的角度看,也总体体现为以“赋”为主要特色的“描述性意象”为主,以“比”为主要特色的“引类性意象”和以“兴”为主要特色的“感发性意象”为辅的基本特征。

例如,梅尧臣在襄城知县任上的《田家语》和《汝坟贫女》两诗,就形象生动地反映了“点弓手”给人民造成的苦难。有些诗词还可印证正史,例如,《明史》记载于谦任山西巡抚时因平反冤狱,赈灾救民,兴修水利,使人民安居乐业。于谦本人在《平阳道中》一诗中,“相逢尽道今年好,四月平阳米价低”诗句,就真实地反映了这一实况。显然,这一类田园诗词,其语辞风格更是体现为“记述型”境界,修辞特点更是体现为“直白”手法。

又如,下面这两首当代田园诗人的作品(选自武正国和翟生祥主编《新田园诗词三百首》),也从一个侧面描述了当代农村的一些新现象。

 

例二十一  当代农村新观念

(当代)唐 宇

新郎打的接新娘,车尾装回好嫁妆。

抬入洞房开一看,农科书报满三箱。

 

第二十二  差不多

(当代)杨楚银

想唱歌来就唱歌,欢声笑语满山坡。

郎穿西服耕田地,妹着时装养鸭鹅。

流水小桥连别墅,手机遥控伴微波。

汽车路过家门口,城市农村差不多。

(作者系中华诗词学会副会长,湖北省荆门聂绀弩诗词研究基金会理事长)



[]陈望道:《修辞学发凡》,复旦大学出版社2011年版,第31页。

[]孙绍振:《月迷津渡——古典诗词个案微观分析》,上海教育出版社2013年版,第196页。

[]闻一多:《神话与诗》,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1997年版,第248页。

版权所有© 中华诗词研究院

京ICP证16006682号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亚运村北辰东路八号汇欣大厦B座十层 邮编:100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