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学贯中西,启我词林新路

——词学大师唐圭璋

人物简介

唐圭璋(1901-1990),字季特,生于江苏南京。著名的词学家、文学家、教育家。解放前曾任中央大学、金陵大学中文系教授。解放后曾任南京大学、东北师范大学中文系教授。主要著作有:《全宋词》、《全金元词》、《词话丛编》、《宋词鉴赏辞典》等。唐圭璋的一生,无私地奉献给祖国文化教育事业,奉献给了词学。他为国家培育词学人才倾注了大量心血,同时又笔耕不辍,孜孜不懈,推出一部又一部的词学专著。累累硕果,凝结着他日夕伏案、手不停笔的心血;煌煌巨著,显示出他学识渊博、治学严谨的风范。

1901年1月23日(清光绪二十六年十二月初四),唐圭璋出生于南京光华门内一个清寒的私塾先生家庭。唐家世居南京,老家住秦淮区大石坝街,父亲是私塾教师,他6岁时就随父亲唐古香读私塾。那时候的启蒙读物是《三字经》和《百家姓》。8岁时父亲不幸病故,于是又从一位姓贾的塾师读书,念的是《四书》、《幼学琼林》、《古文观止》和《唐诗三百首》,一直到12岁,一共读了4年。唐圭璋12岁恰逢辛亥革命,母亲服毒自杀,孤苦无依、生计艰难的他后来寄居在舅父家,靠姐姐替人做针线、摆小摊维持生计。他也帮着卖花生、香烟以糊口。舅父当时开了一小杂货店,想让他跟着学徒做生意,但他执意不肯,幼小的心灵中萌生着一个念头:走父亲教书的道路。于是他13岁入南京立奇望街小学。校长陈荣之知其家境困难,不仅学费全免,提供书本和文具,还负担他的一切费用,鼓励他用心读书,亲切关怀教导他。陈校长是他遇到的第一位恩师,为了不辜负栽培的厚意,他发愤苦读,手不释卷。陈校长没有看错人,三年后,南京市小学毕业会考,唐圭璋名列第一。

小学毕业后,唐圭璋考入南京省立第四师范学校。入学不久,这位从早到晚不离书本的青年学子,这位酷爱吟诵诸葛亮《出师表》、李密《陈情表》的孤儿,引起校长仇的注目,仇是前清拨贡,又是金陵颇有名望的词家,他聘请的国文教员都是秀才、举人,如刘辑之、王东培先生等,教的是唐宋八大家和桐城派古文。仇采认定唐圭璋将来会有所作为,于是悉心指导他阅读古典诗词和名作,并认真批改他所做的古文作业,使他后来从事古典诗词研究有了扎实的基础。受他们的影响,在师范学校的几年中,唐圭璋除了学习自然科学及英语外,还特别爱好古典文学,自《诗经》《楚辞》以下,凡历代散文及文史哲的书籍,都尽可能浏览。仇先生不但在经济上给他帮助,更在学习上多方启迪,关怀照顾,无微不至。陈、仇两位是他终生不忘的恩师。

1919年,伟大的“五四”运动爆发了。唐圭璋不仅积极响应,参加了南京市大、中学校学生联合会组织的罢课游行活动,而且在白话文的影响下,他开始不作古文而写白话文了。那时他非常爱读《新青年》杂志,尤其是那些极力攻击吃人的封建礼教的评论,使他思想上受到很大的震动。同时《新青年》所发表一些关于评价中国词曲小说的文章,更提高了他对词曲文学地位的认识,加深了他对古典诗词研究的兴趣。

唐圭璋师范毕业后,留校任本校附属小学教师,后到六合西门平民小学任教。从此他继承父业,由小教、中教直到大学教授,一辈子献身于教育事业。他怎样从小教走上大学讲台,并成为蜚声海内外的词学专家的呢?这固然是由于他的聪明才智和刻苦勤奋,但也与词曲专家吴梅先生的指导是分不开的。

1922年夏,他考进东南大学中文系(后改名中央大学)。那时系主任陈中凡注重国学,校内办有《国学小丛刊》,他最早撰写的一篇论文《诗三百篇的修辞》就是发表在这个丛刊上。此时词曲专家吴梅师从北京大学来东南大学任教,吴梅在东大开设的词学通论、曲学通论、词选、曲选、专家词、南北词简谱等多门课程,唐圭璋都选修,获益良多,研究词曲的兴趣也更浓厚了。吴先生初开“词学通论”课,讲授词韵、平仄、音律、作法及历代词家概况,使他初步了解到有关词的各方面知识,引起他对词的爱好。接着吴先生开“词选”课,选录历代名作,阐述详尽,更使他在词学方面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最后,吴先生又开了两年“两宋专家词”课,对专家进一步作了深入的研究,这就使他决心踏上治词的路径。吴梅先生教学认真,诲人不倦,要求学生多阅读,多思考,多写作。唐圭璋在先生的指导之下,首先读熟《词选》中所选的词,次则完成先生在课堂上所布置的词学习作。每当春秋佳日,吴师还经常带领同学们一起游览南京名胜古迹,每到一处,都和学生们一起作词谱曲。明故宫、灵谷寺、玄武湖、扫叶楼、豁蒙楼,常有师生们的足迹。有时师生也“夜泊秦淮近酒家”,作访《桃花扇》里“媚香楼”的词曲,尽欢而散。先生家住大石桥,学生常到他家习唱,玉笛悠扬,晚霞辉映,师生唱和,其乐融融。学生既学会了吹笛唱曲,对词曲源流及其关系也都有了更深切的了解与体会。

先生在校时,还建立“潜社”作词,唐圭璋与同学段熙仲、王季思、张世禄、周世钊、常任侠等都参加作词作曲,并刻过《潜社词曲汇刊》。吴梅的学生很多,但最为出色的是任中敏(半塘)、唐圭璋和卢前(冀野)三大弟子,人称“吴门三杰”。由于任、卢专攻曲学,而词学唐圭璋独领风骚。吴梅先生对唐圭璋奖掖备至,1939年吴梅客死云南大姚。当时唐圭璋虽飘泊成都,还是赶到云南为第三位恩师送行,并写下了沉哀入骨的《虞美人·悼瞿安师》和《吴先生哀词》。

大学时期,唐圭璋汇辑了《纳兰容若词》,撰写成《宋词三百首笺》,吴梅为之作序,以后又为其《全宋词》、《词话丛编》等巨著作序。1928年,唐圭璋大学毕业,先任教于江苏省第一女子中学,后转任中央军校国文教官,兼教历史。在教学之余,继续研究词学,并于1931年起,开始编纂《全宋词》。他30年代编辑的《全宋词》目录在全国各地分发后,引起了社会同人的热烈反响。他写的《宋六十家词跋尾》和《四十种词集跋尾》发表后,受到词学界一致好评。1937年全书初稿完成,36岁的唐圭璋,大名已赫然载入杨家骆所编的《民国名人图鉴》。

1934年,前辈词家云集南京,吴先生组织“如社”,约廖仟底、林铁尊、仇述庵、石云轩、陈匪石、乔大壮、汪旭初、蔡蒿云诸先生和唐圭璋参加,每月集会作词。地点大抵在夫子庙老万全酒家,正是“夜泊秦淮近酒家”。词调由各人轮流出,词题、词韵不限,但词调以依四声为主。取名家创制为准则,如《倾杯》依柳永“鸳鸯霜洲”体,《换巢弯凤》依梅溪四声,《绚京怨》依清真四声,《水调歌头》依东山四声,《泛清波摘遍》依小山四声,一词作成,虽经苦思,但也有乐趣。唐圭章檃括陶潜《桃花源记》作过一首依东山四声的《水调歌头》:

舟逐古津远,绿树蘸波圆。缃桃红浅,一川相映落英繁。花外云山新换。忽如千家庭院。男妇笑语喧。斟酒初开宴,不记是何年。掩松萝,寻碧藓。乐悠闲。太平鸡犬,浑疑灵境住神仙。归去缤纷两岸,犹念当时人面。啼损隔林鹃。回首溪如练,樵径散风烟。

同年,唐圭璋完成《词话丛编》初稿,吴梅为之作序,称“此书洵词林巨制,艺苑之功臣”。他在神州国光社出版了《宋词三百首笺》,又在正中书局出版了《南唐二主词汇笺》。

1935年,经汪辟疆先生介绍,任国立编译馆编纂。汪先生并竭力敦促馆中印《全宋词》。当时的馆长辛树帜认为这是不急之务,不同意印。但馆中人文组组长周其勋特地请教过汪先生此书能印与否。汪先生坚决主张要印。因此周先生最后尊重汪先生的意见,决定接收付印。先后三次印出《全宋词目录》,分发全国各地,广泛征求意见,并先写成60家词跋尾,发表在《江苏国立图书馆年刊》上,后又写成40种词跋尾,发表在《制言》上,作为准备工作。1937年全书初稿完成,由编译馆交上海商务印书馆排印。因其时抗战爆发,上海商务印书馆移到香港排印,于1949年出版线装本。计所辑两宋词人约1000多家,词20000多首。1936年,唐圭璋妻子病逝,他之后一直未曾再娶。经营丧事完毕后,便留下三个女孩在江苏仪征,由太岳母抚养。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他只身随中央军校西迁成都任教。1939年到1946年,唐圭璋在重庆中央大学任讲师、副教授、教授。一面教课,一面从事研究,发表过《温书同之比较》《李后主评传》《云谣集校释》《敦煌词校释》《词的作法》《论梦窗词》《姜白石评传》《纳兰容若评传》《评(人间词话)》等论文。还收集抗战以来自已写的部分词作,辑为《南云小稿》,收入《雍园词钞》。此时又编著《元人小令格律》一稿,同学卢冀野作序。

词学成就

在旧社会,唐圭璋历经沧桑,饱尝颠沛流离之苦和失业之痛。新中国成立后,他的教学生涯才得到安定,并一直从事师范教育工作,先在东北师范大学任教,1953年秋季调回南京师范学院中文系,讲授古典文学至1990年。辛勤耕耘七十载,呕心沥血育桃李。他为中华民族培养了一批又一批的优秀人才。“人力不滋培,栋梁安得具”(清计元坊《励志》),唐门弟子遍及大江南北,他的学生有教授,有博士,也有普通文化水平的业余爱好者,还有海外学子。这就是他对教育事业所做出的卓越贡献。

1949年新中国成立,他回到中央大学中文系任教,又先后在长春东北师范大学、南京师范学院等高校任教。唐圭璋长期讲授唐宋词选,也教元明清戏曲。他在教学上的主要特色,不仅是认真编写词选教材,细心批改作业,而且还有一个与众不同的地方,那就是常携长笛一支,在堂上吟词唱曲,以加深学生对词曲意境的理解。词本来是一种既可合乐歌唱而又有独特体制和审美价值的新声,结合音乐讲授词作,更能体会词中物象之生动,景色之细切和词人之心态,更能把握词作的高度艺术技巧。他早在中大讲授词作品时,往往先按谱吹笛,或用昆腔唱词。悠扬清脆悦耳的笛声,缠绵细腻动人的感情,把学生带进了一个如醉似梦的艺术世界。到了50-60年代,他已不再携笛上讲台了,只是在迎接新生的联欢会上,应邀吹笛以助兴。往往一曲未终,掌声四起,表达了师生们对他精湛技艺的敬重。那时,他虽然在课堂上不吹笛子,但在讲解柳永、苏轼、秦观的词作以及《牡丹亭》、《长生殿》等戏曲时,仍情不自禁地用昆曲清唱其中精彩的篇章,使同学们获得一种优美的、高雅的艺术享受。

唐圭璋对教学的态度,一贯认真负责,批改学生作业更是细致入微。据1940年代的学生王玉清回忆说:“圭璋老师在重庆中大任教授,教读宋词。老师得知我是孤身流亡的学生,对我关怀备至,恩同慈父,不但在学业上耐心指导,严格要求,而且我经常到老师宿舍去问难求教,老师从无倦容,仔细为我讲解宋词的精微奥秘,并辛苦地为我修改词章习作,从章句、字、辞到句读一丝不苟。”直到唐先生晚年还依然保持着循循善诱,诲人不倦的丰采。他虽然年迈体弱,不能到校上课,但仍坚持在家里亲自为研究生开课讲授,尽管声音微弱,语调缓慢,而所讲历代词学研究概况以及重点作家作品,思路非常清晰。老人侃侃而谈,为他们开启了学词的门径。尤其是指导他们撰写毕业论文,不仅开列课题的必读参考书目,而且对于研究现状也了如指掌。那些书在什么图书馆查找,什么问题前人已作过论述,如此等等,说得一清二楚,如数家珍,并严格要求学生认真阅读,占用大量的第一手资料,他渊博的学识和惊人的记忆力使同学们感佩不已。在他的精心指导下,研究生的毕业论文都达到了较高的学术水平,其中杨海明的《张炎词研究》、钟振振的《贺铸词校注》、王筱芸的《碧山词研究》、肖鹏的《群体的选择——唐宋人选词与词选通论》、王兆鹏的《南宋前期词人群体研究》等,都先后出版问世,深受词学界的好评。

唐圭璋从事教学的另一个特色是研究与教学的密切结合。早在大学读书时期,他就和同学任中敏联手进行汇辑《全宋词》的浩大工程,拟定了一个分四个阶段进行的计划,准备在前代学术基础上广泛搜辑,补诸家词丛之遗。可是当第一步刚迈出时,任中敏就投身教育,放弃了这项合作。汇辑《全宋词》的任务落到了他一人身上,不知经过了多少个日日夜夜。白天,他在南京龙蟠里图书馆阅读八千卷楼的藏书,中午也不回家,就在馆内小食堂花两角钱吃顿便餐。晚上,他又在梧桐树下整理校勘抄录的资料,多么平凡而又艰苦的手工劳动啊。如此年复一年,终于积累了许多新的发现:

他从《永乐大典》残编中辑出了稀见的宋词;他从石刻拓片中找到了一大批散佚的宋词;他在《四库全书》宋人别集中发现了沉睡已久的宋词;他在地方志、花木谱录中找到了散落的零章断句。

词稿在他的窗前一寸寸堆积起来,无数个风雨黄昏在他的笔下悄然而去。“十年辛苦不寻常”,他终于完成了这部巨著,吴梅以极其兴奋的心情,在1936年3月25日作《序》云:“唐子此作,可谓为人所不敢为矣。”又说“唐子以一人之耳目,十年之岁月,成此巨著,举凡山川琐志、书画题跋、花木谱录,无不备采,已非馆阁诸臣所及。而互见表一卷,尤足息前人之争,祛来学之惑,此岂清代词臣得望其项背哉。”该书在1937年由上海商务印书馆排印,因日本帝国主义侵占上海被炸毁。1940年由迁往香港的商务印书馆出版线装本。当时印数极少,且因时局动荡,清样未能过目,书中的疏误甚多。往事不堪回首,解放后,亟需修订增补,但想到自己年迈体弱,难以外出查阅资料。因此,学校专门为他派来了工作助手,协助查抄有关资料。这样他可以专心致志地在家修订书稿。后来,他又向中华书局推荐著名学者王仲闻负责审稿校订。1965年,《全宋词》以崭新的面目问世,在词学发展史上竖起了一块丰碑,代表了当代词籍校勘之学的最高成就。

由于唐圭璋先生对中国词学事业有着前无古人的独特建树,又为培养词学人才做出了卓越的贡献,1990年,国家授予他“有特殊贡献的专家”称号,纵观唐圭璋的一生业绩,他是当之无愧的。他无愧于龙的子孙,无愧于博大精深的中华文化,也无愧于先师吴梅,无愧于自己。他以90高龄无疾而终,飞向天国,飞向遥远的古代,去寻觅心仪已久的诗人词客了。

年表

唐圭璋(1901-1990),字季特。汉族。南京人。词学家、文学家。

1901年1月23日出生于南京驻防旗人家中,江宁驻防旗人。幼读私塾。

1911年辛亥革命中,全家服毒自杀,唐圭璋侥幸得存。

1912年,入南京立奇望街小学。

1914年,唐圭璋考入省立第四师范学校。受到校长仇埰悉心指导他阅读古典诗词和名作。毕业后,唐圭璋到六合西门平民小学任教两年。

1922年夏,考进国立东南大学中文系。大学期间,唐圭璋选听了吴梅在东大开设的词学通论、曲学通论、词选、曲选、专家词、南北词简谱等多门课程;唐圭璋还积极参与吴梅带领学生建立的词社——"潜社"。吴梅的学生很多,但最为出色的是任中敏(半塘)、唐圭璋和卢前(冀野)三大弟子,人称"吴门三杰"。由于任、卢专攻曲学,而词学唐圭璋独领风骚。

1928年,唐圭璋大学毕业,先任教于江苏省第一女子中学,后转任中央军校国文教官,兼教历史。他30年代编辑的《全宋词》目录在全国各地分发后,引起了社会同人的热烈反响。

1936年,唐圭璋妻子病逝,之后一直未曾再娶。

1939年吴梅客死云南。唐圭璋从成都赶到云南为恩师送行,并写下了沉痛悼词。

1934年,唐圭璋完成《词话丛编》初稿,吴梅为之作序,称"此书洵词林巨制,艺苑之功臣"。

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他在东北师范大学任教。

1950年,参加苏州华东革命大学政治研究院学习。

1953年秋任南京师范学院(后改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古代文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先后兼任国务院古籍整理出版规划小组顾问、中国词学会会长、《中国大百科全书·中国文学》编委,《词学》杂志主编、中华词学会名誉会长、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江苏省文联理事。后又被选为南京市文联副主席,江苏省政协第二、三、四届委员,南京市第四、五、六届人大代表。

1956年开始,唐圭璋还在常州、无锡、镇江,为中学教师作专题讲座,对中学语文教学非常关心。

1986年,中华书局出版唐圭璋《词话丛编》(修订本,在1934年《词话丛编》初稿的基础上而来)精装五大册,增补了25种,共计85种词话,近400万字,集历代词话之大成,为我国词学史上矗立了一座丰碑。

1979年,中华书局又推出唐圭璋的《全金元词》。这部巨著最初定名《金元词汇》,30年代所辑原稿,60年代完成初稿,曾借给友人夏承焘,但在"文革"遭抄家被烧毁。唐圭璋后又按存目重新辑录。

1990年,国家授予他"有特殊贡献的专家"称号。他讲授古典文学至1990年,长期讲授唐宋词选,也教元明清戏曲,辛勤耕耘七十载,呕心沥血育桃李。

1990年他以90高龄无疾而终,一生共有遗作20余部,共1000多万言。唐圭璋对中国词学事业有着前无古人的独特建树,又为培养词学人才做出了卓越的贡献。

诗词作品

梦桐词(曹济平注江苏古籍1987年)

1风入松宋徽宗琴名松风1926年

春雷靡玉续音官,篆袅御炉烟。玉人筝后龙吟细,浑不管,帘外轻寒。尔汝喁喁情重,不知深夜霜天。别时容易见时难,往事莫凭栏。飘零一例霓裳谱,空回首漠漠关山。今古伤情无限,忽雷一例幺弦。

2倾杯限屯田鹜落霜洲体

密幄香稠,上林莺老,江南正值三月。暗柳晕碧,小阁燕入,蹴午弦清绝。青丝勒马平沙路,有落花如雪。江山梦里,闲贳酒,一角村旗飘拂。天西极望,武陵人杳,轻负芳菲节。想旧日衣宽,东风应笑我,年年伤恨切。草色迷津,征尘沾袂,寂寞凭谁说。黯凝咽。听隔水,紫箫吹裂。

3换巢鸾凤倚梅溪四声

花落春归,又鹃啼柳港,絮绕萍溪。雨繁清梦短,午寂篆烟微。离心争与塞云飞。曼吟掩门,柔肠九回。欢游减,算尽换,少年情味。还记,灯影里。湖净藕深,歌罢凉生袂。岸曲闲鸥,露桥菱女,犹记当时人否。惆怅芳辰客天涯,乱魂空度银筝底。晶帘垂,夜沉沉,别恨怎理。

4绮寮怨·倚清真四声

满眼神州沉醉,海风吹异腥。背水驿,照野旌旗,斜阳里,浩气填膺。牛羊纷驰塞北,英雄恨,解甲双泪倾。叹杜鹃,溅血千山,销凝久,故国空梦萦。乱世寄身似萍。烽烟满地,江关顿怨兰成。画角凄清,奈憔悴,懒重听。追思汉时飞将,扫寇虏,万方宁。楼高易惊。寒星映永夜,潮未平。

5玉蝴蝶

玉岑病中寄扇索书,匆匆未报,遽隔云天。念东坡高山流水之语,不禁心酸,赋此悼之。

梦断琐窗朱户,吟魂甚处,月暗空山。冉冉寒声,偏恨雁落江南。彩毫新,西风洒尽,玉树冷,爱曲慵弹。黯无言。凤楼人去,辜负题纨。缠绵。春明绮怨,水流花谢,自誓孤鸾。料理相思,不辞憔悴度华年。念前事、三生辞赋,感旧情、千叠云峦。镇难眠。乱蛩疏雨,一晌凄然。

注:玉岑,谢觐虞,字玉岑,常州人,有《孤鸾词》。

6惜红衣·倚白石四声

翠岭笼烟,平波映日,万红堆碧。画舸连云,宾(原书还带草字头,打不出来。)洲沸丛笛。娉婷艳影,偏自怨、倾城颜色。天北。轻散冷香,拂江郎词笔。西风转急。凄断旧梦暗忆。总难觅。忍拭粉襟清泪,不是舞时心迹。剩素鸥相伴,寒压一湖幽寂。

7水调歌头

隐括《桃花源记》,倚东山四声。

舟逐古津远,绿树蘸波圆。缃桃红浅,一川相映落英繁。花外云山新换。忽如千家庭院。男妇笑语喧。斟酒初开宴,不记是何年。掩松萝,寻碧藓。乐悠闲。太平鸡犬,浑疑灵境住神仙。归去缤纷两岸,犹念当时人面。啼损隔林鹃。回首溪如练,樵径散风烟。

8高阳台·访媚香楼遗址

晓梦迷莺,暖香簇锦,秦淮空照惊鸿。花里调筝,垂杨十里东风。南都盒子争罗帕,算儿家,第一玲珑。想柔情,描黛双修,灯影纱红。尘飞沧海江山换,念天涯客子,一例飘蓬。薄命春丝,知谁重访芳丛。冰绡洒血贞心在,也应羞,中阃元戎。吊兴亡,斜径苔深,何处遗踪。

9泛清波摘遍·步晏小山韵

晴波桨小,曲港风微,湖上畅游春暮好。绣鞍银络,两两三三竞驰早。平莎道。垂杨影里,罗绮豪奢,成阵乱红犹未了。浪迹天涯,最惜花间故人少。赏心渺,新恨万重岫云,远梦又连芳草。慵理琴弦满黯陈,空悲昏晓。翠笺杳。双燕旧约难凭,渔矶几时重到。此际惊移带结,为谁颠倒。

附晏几道原词

催花雨小,著柳风柔,都似去年时候好。露红烟绿,尽有狂情斗春早。长安道。秋千影里,丝管声中,谁放艳阳轻过了。倦客登临,暗惜光阴恨多少。楚天渺。归思正如乱云,短梦未成芳草。空把吴霜鬓华,自悲清晓。帝城杳。双凤旧约渐虚,孤鸿后期难到。且趁朝花夜月,翠尊频倒。

10倚风娇近·依草窗四声

莹洁冰肌,乍疑琼苑仙子。弄妆微袅东风里。回雪舞妖娆。笑立隐红绡。绝俗孤标。浅翠嫣红难比。生爱天然,长束千重芳意。除却梅花谁领会。梦杳临川恨无际。繁英姿。断肠院落空凝睇。

11红擒林近倚清真四声

春老莺声懒,燕闲花事稀。翠色漾帘影,竹风动涟漪。猛惊江城画里,换了万绿凄迷。弄笛映水亭西,犹想旧游时。景物都似昔,心迹已全非。云笺待写,金炉香灭成灰。但凭栏无语,晴檐昼永,断肠一日空九回。

12绕佛阁倚清真四声

暗风乍敛。云际拥月,偏照津馆。情重笺短。但余夜永,芸香袅轻幔。步迟泪满。相送露野,忘计程远。芳意柔婉,助人悲咽,鹃声堕渔岸。醉宿在天角,料有垂杨千缕线。征旅梦迷,依稀匀粉面。叹事委孤鸿,时序如箭。锁眉谁见。算过了三春,飞絮缭乱。守琼窗,怨怀难展。

13诉衷情·拟花间

风转。钗偃。蝉鬓浅。越罗衣。金凤缕,无语。泪双垂。心字尽成灰。谁知。中宵魂梦迷。谢桥西。

14蝶恋花·拟漱玉

凄紧西风吹雁断。一寸柔肠,化作千丝乱。细雨霏霏深闭院,如何花落人难见。

尘冷湘奁疏宝钿。镇锁眉峰,无计排幽怨。昔日芳辰游赏惯,如今事事心情懒。

15女冠子

拍堤湖水,鬓影钗光争美。醉流霞,鸂鶒寻莲蕊,蜻蜓戏蓼花。萍多迟抵岸,风串细飘纱。门掩樱桃树,是儿家。

16清平乐

絮飞烟暝,昼永闲庭静。一霎蕙风吹梦醒。帘外日扶花影。无端乍倚西楼,鸠声唤起春愁。纵有垂杨千缕,几曾系住行舟。

17踏莎行

拟饮水

残月供愁,断鸿传恨。新来苦作春蚕困。今生无分惜婵娟,他生可有鸳鸯分。

翠被寒侵,金炉香尽。千回百转无人问。赠君哪得觅明珠,空余双泪凭君认。

18蝶恋花

拟小山

火冷沉香深掩户。梧叶纷纷,零落归何处。盼到团圞今又误。卷帘不见银河路。

梦里凌波疑洛浦,休说他生,说也无凭据。挑尽孤灯孤雁诉,莲心不抵人心苦。

19蝶恋花·和兰史词

堤上千花如雪乱,新逐云飞,苦被山遮断。沉恨不须明月劝,泪珠自落红绵畔。

虚掷今生无可恋,日守琼窗,忍负春风面。不及画梁双语燕,天涯何必常相见。

注:潘飞声,字兰史,广东番禺人。晚清词人。有《说剑堂词》,又有《粤雅词》一卷。

原作蝶恋花·为银屏校书作

客里云屏情绪乱,便道欢场,说梦应肠断。莫惜深杯珍重劝,银筝醉死银灯畔。

同是天涯何所恋,月识郎心,花也如侬面。东去伯劳西去燕,人生哪得长相见。

20琵琶仙

甲戌春,同榆生游莫愁湖,湖涸楼空,四顾凄清,因相约为赋,依白石四声

烟渚莎萦,暖风漾、乍立垂杨阑曲。天半潮落澄江,千帆蔽林木。鸥梦远、苹洲望断,问十里、藕吟谁续?一卷生绡,齐梁旧月,伤尽心目。怅无计、消得春愁,共清赏、天涯爱幽独。尘网文梁题字,只平芜新绿。花外引、红襟燕子,尚一双、软语空谷。隔崖天阔云闲,翠峰如簇。

注:甲戌年,1934年。

21江城子(二首)

拟张泌

斜阳犹恋小中庭。鬓云轻。脸霞凝。自下香阶,脉脉拾残英。便做一春无细雨,能几日,不飘零。

杜鹃啼血到三更。断肠声。倩魂惊。何日人归。过尽短长亭。有梦终强无梦也。争忍怨,不分明。

22望江南(四首)

帘栊静,几日病缠绵。素手纤纤劳敷药,柔情脉脉立灯前。痛苦亦心欢。

人眠后,吹笛夜凉天。丽曲新翻同拍节,芸香刚了又重添。谁复羡神仙。

山村路,来往少人踪。隔岸桃花攒绿树,拍堤春水映惊鸿。人在画图中。

花丛外,艇系小红栏。细语生憎风水乱,夜凉多恐着衣单。戴月踏莎还。

23清平乐·悼彊村老人

危阑望断,烟柳斜阳岸。心事平生恩与怨。吩咐天边孤雁。

白头憔悴灵均。谁怜枉作词人。从此越山吴水,料应都带愁痕。

24忆秦娥·怀中敏栖霞

西风咽。梦魂长绕栖霞月。栖霞月。万人如海,一人愁绝。

关山直北劳吟睫。眼前红叶心头血。心头血。悲歌慷慨,唾壶敲缺。

25柳梢青·北湖夜泛

云暗山城,烟笼花浦,一叶舟轻。散发追凉,孤灯摇曳,灯火荧荧。

卧窥篷底繁星。算此夕,初践欧盟。吹梦菱风,水天清话,无限深情。

26柳梢青·莫愁湖小阁纳凉

万绿迷津。冷香袭袂,鸥与人亲。落日危楼,千帆影淡,歌起渔村。石城远隔层云,空指点、南朝梦痕。今日同游,明年何在?各自伤神。

27忆秦娥·萤

穿修竹。夜深一点微微绿。微微绿。渐飞渐近,伴人幽独。

多情争忍轻罗扑。爱他不照繁华屋。繁华屋。笙歌如沸,银灯如簇。

28点绛唇·清名家集题辞

1936

新国承平,一时才士崇清丽。宗风白石,转启常州议。

劫尽红羊,都是伤心泪。茶烟里,从头数起,各有千秋地,

注:《清名家词》1936年陈乃乾辑,开明书店出版。

29虞美人

杜鹃啼彻垂杨岸。春去天涯换。落花如雨掩重门。写尽红笺小字已黄昏。

凤城人远留无计。未饮人先醉。夜来皓月一窗含。送我悠悠寻梦到江南。

30虞美人·柳

江南二月莺声乱。花外飘金线。拍天水与画桥平。和雨和烟、依约不分明。

西风一箭成迟暮。消得斜阳顾。背人已自不胜愁。哪有心情、再系木兰舟。

31虞美人·丁丑避地真州

绿阴罨画修蛇路。细印双鸳步。天宁寺塔与云平。十四年来,重到梦魂惊。

空濛一镜芳春杳。谁理沙棠棹。西风吹泪看残荷。无限离愁,却比一江多。

注:丁丑——1937年,抗战爆发,唐先生至仪征,安置眷属,后只身随军校迁往成都。真州,即今江苏仪征。

32行香子·匡山旅舍

狂虏纵横,八表同惊。惨离怀,甚饮芳醽。忍抛稚子,千里飘零。对一江风,一轮月,一天星。乡关何在,空有魂萦。宿荒村,梦也难成。问谁相伴,直到天明。但幽阶雨,孤衾泪,薄帷灯。

33卜算子·秀峰寺云海

风挟白云飞,一抹横山丽。天外峰峦点点青,晓镜烟鬟簇。

变灭总无声,万马纷驰逐。拭尽苍松与嫩篁,映得征衫绿。

34谒金门·黄岩寺

秋色里,云磴藤萝亏蔽。百折飞泉穿石砌。深山如闹市。

历阶下寻幽谷底。峭壁四围天际。万竹当门疑隔世,幽关孤磬起。

35点绛唇·海会寺

佛面尘封,空阑寂寞无人到。幽香萦绕。吹彻梅花晓。烽火弥天,三月音书杳。心如捣。山花山鸟。知我悲秋老。

36清平乐·宿白鹿洞贯道溪畔

离愁无数,梦断江南路。一夜寒溪流不住。错认满山风雨。昨宵佛寺东头。今宵野店危楼。明日月明千里,不知身在何州。

37忆江南(四首)

宿归峰寺衣钵寮,无眠忆旧

人声悄,夜读每忘疲。多恐过劳偏息烛,为防夜寒替添衣。催道莫眠迟。

游丝细,人静碧纱窗。问字有时妨午绣,插花常聚一帘香。晴昼不知长。

炉烟袅,讳病最深沉。匀粉图遮憔悴色,强欢聊慰老人心。暗里自沾巾。

绵绵恨,受尽病魔缠。百计不邀天眷念,千金难觅返生丹。负疚亦多端。

注:归峰寺,在庐山南麓金轮峰下,原为王羲之庐山别墅,后舍为寺庙。

38踏莎行

自莲花洞至好汉坡,倏雨倏晴,光景奇绝

初日喧空,鸣禽迎曙。扶筇直上层峦去。眼前一霎白云飞,濛濛忽失千岩树。

雨洗轻尘,风干藓路。四围景色明如故。二分浓绿一分红,秋山不减春山趣。

39踏莎行

急雨添潮,高风趁雁。满城落叶如花片。登临无处觅荒台,湿云遮尽青山面。帆背澄江,钟回翠巚,旧游空忆齐梁殿。乱离骨肉散天涯,谁家插得茱萸遍。

40浪淘沙·过夔门

峰际雾初收。峡束江流。狂涛如雪阻归舟。断壁摩天千仞立,千古悠悠。烽火乱神州。消息都休。便无猿啼也生愁。自念江南憔悴客,不是英游。

41鹧鸪天铜梁中秋

烽火侵寻忽一年,窜身西蜀几时还。花飞叶落增萧瑟,白发孤儿总系牵。香易爇,梦难圆。安排肠断历尘缘。今宵独卧中庭冷,万里澄晖照泪悬

42蝶恋花·病起

碧砌寒蛩吟未歇,小立风檐,人似残秋叶。一缕幽怀无处说。梦魂却踏东山月。

花影迷离铺粉堞。清泪阑干,拭了还盈睫。如此良宵成枉设,人生何事多离别。

43生查子

凭栏病起时,惊见郊原翠。却忆去年人,远在千山外。

魂从别后萦,心到春前碎。沉恨时呼天,天也如人醉。

44减字木兰花

惊蟾似雪。风露一天孤影怯。长自伤神,不比鹃啼祗暮春。

离怀渺渺,望极连云千树杪。魂梦无凭。水远山长甚处行。

45清平乐·新都道中

郊原平旷,竹树千家嶂。极目不逢山色朗。满路独轮车响。

渐行渐远尘侵。归鸦密点寒林。向晚无人野渡,落霞红透波心。

注:四川新都,离成都四十公里。桂湖在新都桂湖公园里。

46如梦令桂湖远眺

一阁凌空波绕,独坐不闻啼鸟。漠漠是平原,哪有江南芳草。人杳,人杳,心共蜀云飞了。

47鹊桥仙宿桂湖

昏灯照壁,轻寒侵被,长记心头人影。几番寻梦相逢,怅欲语,无端又醒。字盈凤纸,粉沾罗帕,往事重重谁省。红阑老桂散幽香,只不是,桐阴门径。

48鹧鸪天·登观稼台

飘荡经年事可哀。日长无俚独登台。田间万绿分深浅,湖上千红半落开。

人去远,信来稀。最难细数是归期。何当扫却妖氛净,一夕飞腾到古淮。

注:观稼台在新都桂湖。

49忆江南

孤村去,水阔夜风柔。芦荻丛中摇短棹,蓼花深处采鸡头。日暮不回舟。

50浣溪沙·黑石山晓行

坡下寻幽露未晞,朝阳初着最高枝。隔江山色锁烟霏。一路紫薇红冉冉,千林黄橘密垂垂。绝无人处自徘徊。

注:黑石山,在四川白沙镇。

51桂殿秋·山楼晚眺

孤垒远,乱山昏。有榕阴处有山村。征鸿过尽西楼冷,一缕余晖绣晚云。

52踏莎行·和白石

锁梦山高,留云风软。白门万里难重见。蓬飘岁岁苦思归,征衣都被啼痕染。

密帷熏香,曲屏拈线。承平旧事和天远。秋来寂寞卧荒江,满楼明月无心管。

53虞美人·悼瞿安师

乱山迷雾姚州路,不道臞仙去。两年避寇走天涯,白发萧萧、日日望京华。

豪情曾击琼壶碎,几度清溪醉。水磨白纻寂无闻,莺老花残,空忆石桥春。

注:中间的两页是《吴先生哀辞》,文繁不录。

54好事近·雨后坐北泉爱莲池上

不见镜中云,都被翠盘盖了。盘上珍珠千点,拥红妆缥缈。

垂杨低拂石苔凉,坐久爱清晓。省识倏然真意,只落花啼鸟。

55浣溪沙

似水柔情一梦赊。懒将泪眼看残花。不辞辛苦赚年华。

云外沉沉遮璧月,门前隐隐过钿车。病来咫尺是天涯。

56浣溪沙

经岁分携共渺茫,人间无处话悲凉。三更灯影泪千行。

袅娜柳丝相候路,翩跹衣袂旧时妆。如何梦不与年长。

57蝶恋花(二首)

梦里江南欣乍遇。不忍分襟,偏是天将曙。心事万千无一语,低垂红泪从君怒。门外残春风又雨,试听青山,多少啼鹃苦。百转车轮肠自煮。天涯忘了侬和汝。

楼外眼穿当日暮。一寸雕栏,一寸伤心处。旧月不知花影误。夜深犹照双携路。不恨韶光如水度。只惜离人,不惯经风露。字字回文和血吐。寻思血也如尘土。

58采桑子

江山信美非吾土,为客年长。何日还乡。梦里秦淮新画梁。云中更绝飞鸿字,两地思量。明月茫茫,一度登楼一断肠。

59浣溪沙

病旅天涯饮恨深。西风不耐一痕侵。满帘竹影漾秋心。袅袅炉烟牵绪乱,温温药鼎学虫吟。斜阳落尽没人临。

60点绛唇

未暝先眠,叶声如雨敲轻幔。落花庭院。梦逐南云惯。雁语流天,泪湿红绵满。谁相伴。寒檠光灿。夜夜知余叹。

61踏莎行·秋蛩

露下桐柯,凉浸瑶席,声声凄切愁如织。西风原不解温存,通宵细诉终何益。万户沉沉,天街寂寂。离亭别馆情无极。秋来自分是伤心,无因赚得愁人泣。

62浣溪沙

岁尽巴渝绿未凋。寒江如酒石门高。乱山百匝复千遭。笳鼓喧喧迷断雁,归心惘惘逐征桡。便能沉醉亦无聊。

63菩萨蛮(二首)

烽烟遮断江南路。飘零燕子归何处。去住两无聊,笑人江山潮。旧绡香尚在,冰雪年年耐。一醉落花前,此生休问天。

曲屏香暖罗衣重。鬓云自委慵簪凤。终日有谁来,落花铺碧苔。十年真太促,天外回峰绿。残梦一春迷,杜鹃无血啼。

64阮郎归

松根蛩语入窗纱。夜深风雨加。江南总被乱山遮。今番梦到家。言未了,笑语哗。倚栏云鬓斜。觉来依旧在天涯。残灯映泪花。

65绕池游·题杨铁夫双树居词

历红羊劫,憔悴天南一老。伤晚景,寸心都灰了。深山孤隐,长侣幽花幽鸟。茅亭小小,翠阴围绕。光风高操,曾踏千岩舒啸。承平事,一例烟云杳。夜长难晓。谁识觉翁凄调。肝胆冰雪,月华自照。

注:杨铁夫,字玉衔,广东香山人。曾任无锡国专教师。

66采桑子

东风又绿嘉陵水,不送归艎。依旧殊乡。柳色秦淮天一方。新来减却春游兴,谁复寻芳,自闭疏窗。可奈醒时比醉长。

67太常引·题蔡嵩云《乐府指迷笺释》

雅词协律发吴江。犹是大晟腔。缕析入秋芒。探消息,同时梦窗。孤檠夜永,苦心寻绎,蕴义更宣扬。学海纵茫茫。仗一筏,中流可航。

注:蔡嵩云,名桢,江西上犹人。抗战前任河南大学教授。著有《柯亭长短句》、《词源疏证》、《乐府指迷笺释》。

68绛都春·题述庵师鞠宴词

愁恨一线。念彩笔尽题,江南归宴。细雨夜窗,相映孤鸾应断肠。西园尽日飞莺燕。奈一霎,芳菲都变。佩兰餐菊,沧江自卧,白头吟倦。难见。投荒万里,四年共负却,秦淮春晚。泛棹媚香,买醉吴宫,风流散。红阑俊语承平惯。怅此际,乌丝泪满。高楼凝望依依,暮云寄远。

注:述庵——仇埰,字亮卿,南京人。抗战前,曾任江苏第四师范学校校长。著有《鞠宴词》及《续金陵词钞》。

69菩萨蛮·辛巳除夕宿重庆小龙坎大雪

年年只见江南月。今宵却见江南雪。火冷已三更。闭门四野明。无家空有泪。谙尽天涯味。万里一灯前,娇儿眠未眠。

注:辛巳——1941年。

    小龙坎——在重庆中央大学门前,汪辟疆先生住处。

70生查子

骤雨挟风来,叶叶如新沐。移砚近窗纱,分得芭蕉绿。吟罢小庭空。薄袂嫌凉足。何处隐幽兰,香散屏山曲。

71浣溪沙(十首)成都和友人

两载匆匆滞蜀西。高阳人散负文期。漫开珠箔望云涯。伴我孤灯垂泪日,泥他翠袖促眠时。沉思往事夜何其。

休道春山比黛眉,蘅芜梦断不胜悲。满庭落叶岁寒时。闲踏平原无意绪,重翻针线耐寻思。月华皎皎照帘帷。

踯躅吞声万里桥。首如蓬散岂无膏。玉楼人去冷金翘。小病缠绵偏恨重,天涯漂泊各魂销。带围日减沈郎腰。

日薄虞渊路已赊。闭门空对胆瓶花。玉炉香尽没人加。悲愤有诗皆荡寇,乱离无客不思家。驿亭夜夜梦京华。

曲曲屏山作翠窝,好收新句共研磨。春来游赏莫蹉跎。仙侣双携花里步,彩云初遏醉中歌。人间福慧算君多。

灯灭重燃烛半条。云间时听雁声杳。离魂惘惘没人招。暗捡琼琚拚尽弃,细搜书札待全烧。自怜风雨度中宵。

消尽芸香写尽词。日长人懒似游丝。一襟幽恨只天知。和寡不思理旧曲,寒深谁复问添衣。新来病骨亦支离。

百扣天阍不一譍,愁来枉自悔多情。强寻欢乐涕偏零。十载深盟随逝水,一番影事化春冰。余生有限不须嗟。

拟罄心酸比七哀,情伤荀令愧多才。锦城虽美不开怀。月放清光明几牖,梅舒疏影媚池台。倩魂万一梦中来。

浩浩烟波忆旧游。何时重访北湖鸥。飘零宋玉自悲秋。云雨空嗟翻覆手,深杯难遣古今愁。玉箫声里倚西楼。

注:友人,指沈祖棻。

72兰陵王·成都遭敌机空袭

晚烟幂。云里残阳渐匿。千家院,消受好风(落日楼台一笛风),隔沼临花卧瑶席。哀音恨警急。赢得。仓皇四逸。通衢上,争走竞趋,一霎黄尘乱南北。郊行常叹息,奈犬吠篱根,鹃诉林隙。长堤分水新秧碧。嗟忽溜珠钿,骤遗鸳履,排空机阵如雁翼。但潜避茔侧。悲恻。弹雨密。料血染游魂,楼化瓦砾。城堙火炬连天赤。记曲岸酬酒,翠帘飞笛。伤心今夜,冷露里,万户泣。

73菩萨蛮·题柯亭长短句

东风一夜迎春入,连天衰草争回绿。昔梦已无踪,飘灯忆酒浓。贼中辛苦稿,十载扬州老。字字动江关,暮年庾子山。

74荷叶杯(三首)

山中秋雨连绵,效顾太尉遣兴体

秋尽天涯漂泊。无托。心绪已凄迷。梦中犹自约游期。知么知。知么知。

楼外风风雨雨。谁语。旧恨空牵萦。一番清泪一封笺。怜么怜。怜么怜。

一别伤情无限。谁见。音寂费疑猜。征鸿渺渺望千回。来么来。来么来。

75齐天乐·悼壮翁自沉

伤心天外吴波绿,风前大招初赋。醉墨豪情,沙坪共语。念剪烛西窗,白头羁旅。半死桐枯,一吟一咏泪如雨。千万沉恨未吐。一心人去后,是事尘土。浊世茫茫,征途落落,自紝幽兰芳杜。难寻旧侣。问酒会文期,凭谁作主。夜寂无眠,败垣蛩乱诉。

76鹧鸪天·题鹧鸪赋笺释一九五零年

不辨啼痕与血痕,南枝越鸟托精魂。云岩邓尉甘藜藿,亮节高风愧抚臣。

四十载,苦吟身。自抒正气满乾坤。愁心万古同怀抱,玄老回天有继人。

注:鹧鸪赋,明末遗民徐枋作,今人黄典诚先生笺释。徐枋于明亡后隐居吴中四十年,汤斌拜访,不见。与归庄友善,归庄,子玄恭,有“万古愁”曲著名。枋寄玄恭的信中有“天将回玄老乎,抑玄老终回天耶”之句。

77采桑子·远游

飙轮日夜飞千驿,人在天涯,轻负韶华。杨柳依依梦到家。暮春三月犹萧索,无鸟无花。满目尘沙。衰草连天夕照斜。

78采桑子·庆祝建国十四周年

金风送爽香飘远,弦管摩云。同庆佳辰。电播新歌处处闻。

年年跃进如奔马,建设辛勤。幸福无垠。日映红旗万户春。

79减字木兰花·悼子宓一九七六年

金陵小住,旧梦依稀宁海路。病迓高轩,且喜春风到眼前。

飞来噩耗,一代英才天下悼。水远山长,落月分明照屋梁。

80浣溪沙悼瞿禅

噩耗惊传怎禁哀。奋飞无翼到燕台。泪珠自落梦桐斋。

海雨天风酬素志,龙川白石出新裁。名扬寰宇仰高才。

注:夏承焘,字瞿禅,浙江温州人,1986年5月11日病逝于北京。

81如梦令·悼念宗白华先生

曾记秣陵春树,遥念巴山夜雨。美学贯中西。启我词林新路。仙去,仙去。永忆流云名著。

注:这是全集最后一首词作。

版权所有© 中华诗词研究院

京ICP证16006682号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亚运村北辰东路八号汇欣大厦B座十层 邮编:100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