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老莫嫌风味薄,自煨牛粪火炉香

——乡土派诗人齐白石

 

世人都知道齐白石的画好,而不知齐白石的诗好,这是因为齐白石的画名太响,画名压倒了诗名。其实,齐白石的诗比他的画还好。按照齐白石自己的说法:“我诗第一,印第二,字第三,画第四。”

这决非齐白石的虚妄之说,而是事实。

诗词评价 

齐白石的诗之所以写得好,这决不是偶然的,是因为他对写诗曾经下过一番苦功夫的。齐白石8岁跟随外公入蒙学,外公除教他《三字经》《百家姓》外,还教他学《千家诗》。齐白石对《千家诗》很感兴趣,而且每一首诗都能背得滚瓜烂熟,琅琅吟诵,不绝于口,简直是个“小诗迷”。

齐白石27岁时认识了湘潭名士胡沁园、陈少蕃,他跟陈学诗,跟胡学画。陈对齐说,你先读《唐诗三百首》吧。俗话说,念会唐诗三百首,不会作诗也会吟。你钻下去,定会成功。胡对齐说,光会画,不会诗,这是美中不足。又说,画是诗之魂,诗是画之神,二者相得益彰。

齐白石读懂了《唐诗三百首》后,又熟读了《聊斋志异》《汉书》《史记》等书,还熟读了唐宋八大家的古文。这样就开阔了齐白石写诗的视野,并为他写好诗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齐白石经过一个阶段的读书学诗之后,为了检验他学诗的成果,胡沁园约集诗友,赏花赋诗,比试高低。齐白石在一首《咏牡丹》诗中有两句说:

莫羡牡丹称富贵,都输梨橘有余甘。

这两句诗令胡沁园老师刮目相看,赞扬说:“这两句诗不但意思好,十三谭的甘字韵押得也好。”

为了进一步提高自己的写诗能力,齐白石在家乡成立了一个“龙山诗社”,经常聚友讨论《诗经》、唐宋诗词,讨论诗的演变发展、名家的长短,进而论及诗与人生、与社会、与其他艺术的关系。

齐白石在“龙山诗社”一年多的时间里,读书学诗,写的诗竟达几百首之多。实践出真知,他的诗越写越精,并逐渐掌握了写诗的决窍。

齐白石写诗的范围很广,有写亲情爱情的,有写花草树木的,有写鸟兽虫鱼的,有写政事的,等等。齐白石的诗有祭祀诗、乡土诗、政事诗三种,但以乡土诗为主。

齐白石表现亲情的一首诗是:

星塘一带杏花风,黄犊出栏西复东,

身上铃声慈母意,为今已作听铃翁。

读了此诗,我们仿佛看到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妪,每当夕阳西下,倚门而立,渴望孙子放牛、砍柴归来,听到铃声,方才放下心来。这是一幅多么生动的既写生又写意的疼爱孙子的国画啊!

齐白石表现乡土生活的诗,以田园野炊的一首诗最为突出。诗云:

一丘香芋暮秋凉,当得贫家一谷仓。

到老莫嫌风味薄,自煨牛粪火炉香。

这首诗散发出醇厚浓郁的乡土气息和新鲜草木庄稼般沁人心脾的芬芳。使人读之,一群天真活泼的少年掘山芋、挖地洞,用牛粪煨着山芋,欢娱野炊的生活画面历历如在眼前。

齐白石生长在农村,热爱农村,他对农村的一草一木,一果一蔬,都怀有十分浓厚的感情,甚至达到偏爱。他曾经说,牡丹为花之王,荔枝为果之王,独不论白菜为菜之王,大有对白菜抱有不平之气,显示出他对白菜疼爱有加的思想感情。不仅如此,他对棉花更是独有钟情,如他赞扬棉花说:“花开天下暖,花落天下寒。”这两句诗是齐白石的大手笔,寥寥数语,却意味无穷。

齐白石不仅善于观察生活,而且善于捕捉生活中的小镜头。如他观察小儿怕上学,从家里出发时裹足不前,放学返家时奔跑如飞,依此情景写了下面这首诗:

当真苦事要儿为,日日提萝阿母催;

学得人间夫婿步,出为茧足返为飞。

诗中把小儿畏上学的形象写得维妙维肖,趣味盎然,读来令人忍俊不禁。

齐白石不只把写诗的视野放在生活中的琐事上,而且更重要的是放在当时暗无天日的官场上。他对贪官污吏恨之入骨,用粗犷、直率的语言痛斥道:“群鼠群鼠,何多如许!何闹如许!既啮我果,又剥我黍。”

读罢此诗,一位侠肝义胆、秉性刚烈、敢为人民讲话的文人形象,仿佛就站在我们的眼前。

齐白石极端痛恨日寇,当他看到日寇已经日暮途穷时,心中振奋,便在一幅《螃蟹图》上题了一首讽刺诗,用以憧憬胜利光明的前景:

处处草泥乡,行到何处好;

昨岁见君多,今岁见君少。

全国解放后,齐白石的写诗和绘画艺术获得了新生,他欢欣鼓舞,作诗抒怀:“暮年逢盛世,报国志千里。”

写诗不求工,无忌唐宋,师法自然,书写灵性,别具一格

齐白石写诗不求工,无忌唐宋,师法自然,书写灵性,别具一格。这是齐白石诗作的一大特色。对于这个问题,他晚年在《自述》中,总结自己写诗成功的原因时,说得最清楚。他说,朋友的文化比我高,但他们的心为科举功名,学作的是试帖诗,虽然工稳妥贴,用典用韵讲究,但毕竟拘泥板滞,不见生气。我作诗不为功利,反对死板无生气的东西,讲究灵性,陶冶性情,歌咏自然。所以,他们不见得比我写得好。

齐白石写诗反对模仿他人,学这学那,搔首弄姿。正如胡适所说,齐白石“没有做过八股文,也没有做过古文骈文”,所以他的诗“用的字,造的句,往往是旧式古文骈文的作为不敢做或不能做的”,完全是自己的语言。

齐白石是地地道道的乡土诗人,像他这样有草根性和人民性的诗人,在中国诗史上找不到太多。他从构思、运笔、饰句、定义一改唐诗宋词的旧习,大胆吸收民间诗歌的各种优点,推陈出新,别开一番新的局面。也正是他的这种雅俗共赏的特点,使得他的诗乐于被一般老百姓接受,广泛地进入了寻常百姓家。

最早肯定齐白石诗词价值的是湖南著名学者樊之山(1846—1931)。这位亦师亦友的朋友,对齐白石欣赏有加,也关怀备至。他帮助齐白石搜集整理诗稿,辑成《供小吟馆诗草》,付印成册,还亲自为此书写序,在序中称赞齐白石的诗是“忌中忌”,“味外有味”。

齐白石写诗没有禁忌,不拘泥于传统题材与情调,心中也不存建固定的唐宋模板,这反而使齐白石的诗自在自性、直抒意趣,别具一格。他完全用自己的、普通大众都能听得懂的语言,写自己所经历的中国大多数农民都在经历的生活,他在这些平常得不能再平常的事物里,注灌了诗意,寻找到了情与趣,也过滤出人性的顽强、风致与温暖。

尽管齐白石的后半生生活在北京,也进入了上层文人生活圈,他在精神和生活情调上还是更像一位农民,他是地道的乡土诗人,在现当代诗歌史上,需要特别的注意。

而他诗意的精神底色、他对生活敏感的诗情体验,才是成就他成为一代绘画大师更深刻的基础。

人物生平

童年

清同治三年的十一月廿二日(公历1864年1月1日),湖南湘石铺杏子坞村的一户不算富足的齐姓农户里,降生了一个男孩。孩子的父亲是家中的独子,孩子又是长孙,祖父母和年轻的父母喜不自禁。按族谱的序列,这个孩子当属“纯”字辈,祖父思量再三,给孩子取名“纯芝”,后来又逐渐给他添了渭清、兰亭两号,显然,老祖父盼望着这个孩子能长成芝兰一般玉树临风的人物。

但无论是望孙成龙的祖父母,还是高兴得有点不知所措的父母,最初都无法想象,就是这个叫齐纯芝的孩子,日后竟成长为一代开宗立派的画坛巨蘖。

他就是齐白石。

齐白石的童年,自在、寂寞却备享家庭的温暖。齐家长辈们都是善良和气的人,在乡里的人缘颇好。祖父齐万秉(1808-1874)是一家之主,在为他撰写的《墓志铭》中,齐白石记他“字宋交,湘潭人,为人刚正”,这位祖父一生勤恳务农,最大的遗憾就是子嗣太少,和夫人马氏只生了齐白石的父亲齐贯政一个儿子。虽然不久,齐白石的弟妹们陆续降生了,他对齐白石却格外疼爱,这不仅因为齐白石是长孙,更因为齐白石表现出十分聪慧的资质。孙子的教育是一家大计,他亲自来抓,常常接送孙子上学,陪伴孙子左右。应该说,齐白石的早期教育,在当时的中国乡村,还是很扎实的。

父亲齐贯政(1839-1926)是个温和老实得有些懦弱的人,人称“德螺头”,他顺着父母和妻子对长子的爱护,不多表达自己的意见。倒是母亲周氏(1844-1926)对齐白石的影响更大,在齐白石的记忆里,母亲待人和气、性情刚强、孝敬长辈,终日织布来供给一家人的穿着。齐白石六岁时,新上任的巡检游乡,乡亲们要带着齐白石一起去看,齐白石不去,母亲不但没有责怪他,反而称赞道:“好孩子,有志气。”这件事对齐白石性格的形成影响很大,他一生自在自行,不慕权贵,不依附于外力,始终保持着人格的独立,这多是继承了母亲的传统。

这个时候的齐白石,已经表现出了一定的艺术天赋。在书塾的各门功课中,他尤其喜欢《千家诗》,而且读过就能背诵。课余,他还喜欢用薄竹纸勾影雷公像,描得非常逼真。很快,齐白石会描像的特长就在同学中出了名,于是都请他来描画,凡是眼睛里看见过的东西,都把它们画了出来。尤其是牛、马、猪、羊、鸡、鸭、鱼、虾、螃蟹、青蛙、麻雀、喜鹊、蝴蝶、蜻蜒这一类眼前常见的东西,他最爱画,画得也就最多。

少年时代

自在的童年时光并没有持续太久。随着弟妹们的出生,家里的经济越来越拮据。尤其到了同治十三年(1874)这一年,祖父按照当地的习俗,为齐白石迎娶了一位童养媳,也就是齐白石的发妻陈春君(1862-1940),已有了四个孩子的齐家,又多了个孩子。更不幸的是,这年六月,祖父齐万秉病逝了。祖父是一家之主,他的去世,无疑让这个家失去了方向。此时,家里全部的积蓄只有60千文,生计渐成问题。也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作为长子的齐白石不得不更多地照顾家里的生活,慢慢放松了学业,最后完全辍学。

三年以后(1877),在族人的建议下,齐白石开始和做木匠的叔祖学习木匠,希望能用木匠这门手艺养家糊口。齐白石学艺很认真,很快就可以给叔祖打下手了。可他发现,他对木匠活中的雕花更感兴趣。叔祖也注意到了这一情况,干脆就让齐白石专攻木匠雕花工艺。叔祖也初通雕花,尽其所能地把自己所知教授给白石,一些主顾也对白石的做计也赞赏有加。

但雕花毕竟也是一门独立的技艺,需要特别的学习。于是在光绪四年(戊寅,1878),十六岁的白石,正式拜当地很有名气的雕花匠周之美师傅(1906年卒)学雕花木匠。周师傅教授的主要是人物雕花,白石悉心学习,对人物造型也有了进一步了解,他于是尝试着去画些人物画。渐渐地,他画人像竟在乡里已经有了小名气,不少人来请他画神像功对。画成了一对,主顾会送白石一千来个钱,差不多是一个银元。对白石来说,这样的价码,真的是可以解决不少生活问题。所以尽管白石不太愿意画,但为了生活,又却不过乡亲们的面子,只好一幅幅画下来,这应该就是白石最早的卖画生涯。

自学期

齐白石回忆说,在他二十岁(光绪八年1882)做雕花木匠时,“曾无意间见到一部乾隆年间翻刻的《芥子园画谱》,虽是残缺不全,但从第一笔画起,直到画成全幅,逐步指说,非常切合实用。但书是別人的,不能久借不还,买新的,怕有也买不起。只有先借到手,用早年勾影雷公像的方法,先勾影下来,再仔细琢磨。”(齐白石口述,张次溪笔录:《白石老人自述》,页55-56,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10年1月第1版)

功夫不负有心人,认真学习《画传》逐渐给齐白石带来了绘画名声。他在《自述》中说,自光绪十年(1884)至十四年(1888)“我自从有了一部自己勾影出来的《芥子园画谱》,翻来覆去地临摹了好几遍,画稿积存了不少。乡里熟识的人知道我会画,常常拿了纸,到我家来请我画。我画画的名声,跟做雕花活的名声,一样地在白石铺传开了去。人家提到了芝木匠,都说是画得挺不错。”

师从民间画师

1889年,虚岁二十六岁的齐白石又拜萧传鑫师傅,专门学习画像。萧师傅号芗陔,住在朱亭花钿,离白石家有一百来里地,画像行当里都称他为“湘潭第一名手”,他本是纸扎匠出身,全凭自己发愤用功,经书读得烂熟,也会作诗,画像外,又会画山水人物。萧师傅悉心教授白石画像,又把自己的朋友文少可介绍给白石相识,文也是个画像名手,家住在小花石,对于好学的白石,他也很热心,将得意手法,都展示给白石看。白石后来回忆说:“我认识了他们二位,画像这一项,就算有了门径了。”(《白石老人自述》,P67。)

最终,白石从萧芗陔师傅和文少可那里学会了“描容”的技艺。“描容”是白石家乡对画像的称呼,特指描画人的容貌的意思。那时照相还没盛行,“描容”这一行手艺,生意是很好的,有钱的人,在生前总要画几幅小照玩玩,死了也要画一幅遗容,留作纪念。白石“描容”的技艺本来就不错,胡沁园师傅还为他大力宣传,他“描容”的生意自然就不错。最后,白石干脆扔掉了斧锯钻凿这些雕花的工具,改行做了专门的画匠了。

步入文人画殿堂

齐白石以学《画传》为主的自学一直持续到27岁(1889年)。在这一年,他结识了湘潭名士胡沁园与陈少蕃,并得到了两位前辈的赏识,齐白石于是拜他们为师,跟胡沁园学画,跟陈少蕃学诗,前后历时七年。

拜师之后,白石就在胡家住下。两位老师商量了一下,为齐白石取了新名字,单名一个“璜”字,又取了一个号,叫做“濒生”。“璜”本意是指一种比玉石稍次的美石,“濒生”又指生之边缘,旧生与新生之间,可见两位老师对齐白石是有一定期望的,他们既看到了齐白石身上有美玉的色泽,更希望齐白石能保持石的质朴,通过学习获得新生。

但从另一个角度看,也可以说,这两位老师当时还不能想象,齐白石日后成就为一代划时代的大师。齐白石家与白石铺相近,两位老师于是给它取了个别号:白石山人。“白石”,既与“璜”字相呼应,又可代指居住地,是再好不过的题画用号了。可“白石”二字,似乎更能说明齐白石的人生与艺术品格,洁白的石头,坚实简单,质朴得耀人眼目。这个偶然得之的号,最后成为齐白石的行世之号,说明,这两个更能描述人们对齐白石的文化印象。

五出五归

齐白石自四十岁至四十七岁,出过远门五次,即其自谓“生平可纪念的五出五归。”(《白石老人自述》,P94)。

1902年秋天,夏午诒从西安写信,启齐白石能够去教他的如夫人姚无双学画,并寄来束脩和旅费。同时,时在西安的郭葆生也写了一封长信给白石,说:“无论作诗作文,或作画刻印,均须于游历中求进境。”于是齐白石于当年十月初,别了母亲与春君夫人,动身北上。到西安后,齐白石会晤了夏午诒、郭葆生、张仲飏诸人,还认识了长沙人徐崇立。午诒介绍白石去见陕西臬台当时的名士、大诗人樊樊山(增祥)。樊樊山对齐白石大加赞赏,马上送白石五十两银子,作为刻印的润资,又替白石订了一张刻印的润例,亲笔写好了交给白石。

在西安住了三个来月,夏午诒要进京谋求差事,调省江西,邀他同行。三月初,齐白石随同午诒一家,动身进京。齐白石进京城后,住在宣武门外北半截胡同夏午诒家。闲暇时候,常去逛琉璃厂,看看古玩字画,也到大栅栏一带去听听戏。认识了湘潭同乡张翊六(号贡吾)、衡阳人曾熙(号农髯)、江西人李瑞荃(号筠庵)。

这次远游西安、北京,绕道天津、上海回家,是五出五归中的一出一归,也是出门远游的第一次。

光绪三十年(1904年)春间,王湘绮师约他和张仲飏游南昌。过九江,游了庐山。到了南昌,住在湘绮师的寓中,他们常去游滕王阁、百花洲等名胜。光绪三十一年(1905年)七月中旬,汪颂年约齐白石游桂林。

齐白石在桂林过了年,正想动身的时候,忽接父亲来信,说是四弟纯培和他的长子良元,从军到了广东,家里很不放心,叫他赶快去追寻。齐白石打听到确讯,赶到了钦州。葆生笑着说:“我叫他们叔侄来到这里,连你这位齐山人也请到了!”齐白石说:“我是找他们来的,既已见到,家里也就放心了。”

这是齐白石五出五归中的三出三归。

光绪三十三年(1907年),上年在钦州,与郭葆生话别,订约今年再去。过了年,齐白石就动身了。住不多久,随同葆生到了肇庆。游鼎湖山,观飞泉潭。又往高要县,游端溪,谒包公祠。齐白石趁此机会,随军到达东兴,对面是越南的芒街,过了铁桥,到了北仑河南岸,游览越南山水。回到钦州,城外有所天涯亭,每次登亭游眺,总不免有点游子之思。到了冬月,齐白石动身回乡,到家已是腊鼓频催的时节了。这是五出五归中的四出四归。

光绪三十四年(1908年),罗醒吾在广东提学使衙门任事,邀他到广州去玩玩。秋间,父亲来信叫他回去,在家住了没有多久,父亲叫他往钦州接四弟和长子回家,又动身到了广东。住过了夏天,才带着四弟纯培和长子良元,经广州往香港,到了香港,换乘海轮,直达上海。住了几天,正值中秋佳节,就携同纯培和良元,坐火车往苏州,乘夜去游虎丘。第二天,他们到了南京。九月,回到了家。这是他五出五归末一次回来。

回家以后,齐白石和旧日诗友,分韵斗诗,刻烛联吟,往往一字未妥,删改再三,不肯苟且。还把游历得来的山水画稿,重画了一遍,编成《借山图卷》,一共画了五十二幅。廉石和仲言,都说齐白石远游归来,画的境界,比以前扩展得多了。

定居北京

民国七年,家乡兵乱,土匪明目张胆,横行无忌,稍有余资的人,没有一个不是栗栗危惧。趁着邻居不注意的时候,齐白石悄悄带着家人,匿居在紫荆山下的亲戚家里。

民国八年三月初,他第三次来到北京。他乘军队打着清乡旗号,土匪暂时敛迹的机会,离开了家乡。离家之时,他父亲年已八十一岁,母亲七十五岁。两位老人知道他这一次出门,不同以前的几次远游,要定居北京,因此再三叮咛,希望时局安定些,常常回家看看。

到了北京,齐白石仍住法源寺庙内,卖画刻印,生涯并不太好,那时物价低廉,勉强还可以维持生存。每到夜晚,想起父母妻子,亲戚朋友,远隔千里,不能聚首一处,辗侧枕上,往往通宵睡不着觉,忧愤之余,只有作些小诗,解解心头的闷气。

民国十二年(1923年),齐白石六十一岁。从本年起,齐白石开始作日记,取名《三百石印斋纪事》。民国十五年(1926年),齐白石六十四岁,在这一年之内,连遭父母两次大故,他开始觉得活着也无甚兴趣。

自沈阳沦陷后,锦州又告失守,战火迫近了榆关、平津一带,人心浮动,富有之家,纷纷南迁。北平市上,敌方人员往来不绝,他们慕齐白石的名,时常登门来访,齐白石不胜其烦,把大门紧紧地关上,门里头加上一把大锁,有人来叫门,先在门缝中看清是谁,能见的开门请进,不愿见的,不去开门,他们也就无法进来,只好扫兴地走了。

避世时期

民国二十六年(1937年),齐白石七十七岁。早先齐白石在长沙,舒贻上之流给他算八字,说:“在丁丑年,脱丙运,交辰运。辰运是丁丑年三月十二日交,壬午三月十二日脱。丁丑年下半年即算辰运,辰与八字中之戌相冲,冲开富贵宝藏,小康自有可期,惟丑辰戌相刑,美中不足。”又说:“交运时,可先念佛三遍,然后默念辰与酉合若干遍,在立夏以前,随时均宜念之。”又说:“十二日戌时,是交辰运之时,属龙属狗之小孩宜暂避,属牛羊者亦不可近。本人可佩一金器,如金戒指之类。”念佛,带金器,避见属龙属狗属牛羊的人,齐白石听了他话,都照办了。他还在批的命书封面,写了九个大字:“十二日戌刻交运大吉。”又在里页,写了几行字道:“宜用瞒天过海法,今年七十五,可口称七十七,作为逃过七十五一关矣。”从丁丑年起,齐白石就加了两岁,本年就算七十七岁了。

7月7日,即阴历五月二十九日,那天正交小暑节,天气已是热得很。后半夜,日本军阀在北平广安门外卢沟桥地方,发动了大规模的战事。这从来没曾遭遇过的事情,使齐白石胆战心惊,坐立不宁。齐白石下定决心,从此闭门家居,不与外界接触。

不料齐白石有厚望的孩子,偏偏不能长寿,又因国难步步加深,不但上海、南京,早已陷落,听说家乡湖南,也已沦入敌手,在此兵荒马乱的年月,心绪恶劣万分,齐白石的日记《三百石印纪事》,无意再记下去,就此停笔了。

新生

抗战胜利的喜讯传来,齐白石听了,胸中一口闷气,长长地松了出来,心里头顿时觉得舒畅多了。这一乐,乐得他一宿都没睡着,常言道,心花怒放,也许有点相像。10月10日是华北军区受降的日子,熬了八年的苦,受了八年的罪,一朝拨开云雾,重见天日,北平城里,人们面有喜色。齐白石恢复了卖画刻印生涯,琉璃厂一带的南纸铺,把他的润格,照旧地挂了出来。

总结自己一生的艺术成就,齐白石自鉴说:“我诗第一,治印第二,绘画第三,写字是第四。”如果抛开他在画坛的影响力,认真地梳理各种有关齐白石艺术活动和艺术思想的资料,就会发现,白石老人的这种自我评价并非妄言,而是冷静客观地自省。他之所以在画、书、印上取得如此高的成就,最根本的一点,就在于他选择了诗意的生活与艺术创作态度;他的书与画都富有金石味道、老辣苍劲,这种艺术风格的形成,与他长年学印治印有关;同时他又以书入画,有了这些基础,才使他最终得以开创了“墨叶红花”画派。从这个角度来看,白石老人的自鉴,中肯恰切。

齐白石被誉为“四全”画家,诗、印、画、书构成了他精神生命的四个支柱,也让我们找到了寻索他生命轨迹的途径。

齐白石年谱简编

1864年(清同治三年)甲子2岁

1月1日齐白石出生于湖南省湘潭县杏子坞屋斗塘的一个农民家庭。是日为农历癸亥同治二年(1863年11月22日)。按生年即岁的传统计岁法,至甲子年称2岁。

1866年(清同治五年)丙寅4岁养于家。病愈,祖父始教识字。

1870年(清同治九年)庚午8岁始从外祖父周雨若读书。是年始用毛笔描红。同年秋,辍学。

1877年(清光绪三年)丁丑15岁正月,拜粗木作齐仙佑为师。因力气小,三个月后便送其还家。再拜粗木作齐长龄为师。

1878年(清光绪四年)戊寅16岁转拜雕花木匠周之美为师,学小器作。

1882年(清光绪八年)壬午20岁继续与周师傅做雕花木活。在一顾主家借到一部乾隆年间刻印的彩色《芥子园画谱》,遂用半年时间,在油灯下用薄竹纸勾影,染上色,钉成十六本。此后,做雕花木活,便以画谱为据,花样出新。

1888年(清光绪十四年)戊子26岁拜纸扎匠出身的地方画家萧传鑫为师,学画肖像。

1889年(清光绪十五年)己丑27岁拜胡沁园、陈少蕃为师学诗画。两位老师为齐白石取名“璜”,取名“濒”,取别号“白石山人”。同年始学何绍基书法。

1894年(清光绪二十年)甲午32岁夏,借五龙山大杰寺为址,正式成立“龙山诗社”。齐白石年最长被推为社长。

1896年(清光绪二十二年)丙申34岁同年始钻研篆刻。

1898年(清光绪二十四年)戊戌36岁同年齐白石得黎薇荪寄自四川的丁龙泓、黄小松两家印谱,刻意研摹。

1899年(清光绪二十五年)己亥37岁10月18日,正式拜著名经学家、古文学家、诗人、湘潭名士王闿运为师。

1902年(清光绪二十八年)壬寅40岁始远游。年底,由夏午诒介绍,识著名诗人樊增祥,并相赠印章数十方。樊报以酬银五十两,并手书齐白石刻印润例单一张。

1903年(清光绪二十九年)癸卯41岁同年初春,夏午诒进京,邀齐白石同行。途中经华阴县,登万岁楼,作《华山图》。后渡黄河,又在弘农涧画《嵩山图》。6月离京返湘潭。

1904年(清光绪三十年)甲辰42岁同年春游江西南昌。秋日返家此齐白石二出二归。归家后改“借山吟馆”为“借山馆”。

1905年(清光绪三十一年)乙巳43岁同年始摹赵之谦篆刻。7月中,应广西提学使汪颂年之约,游桂林、阳朔。同年冬识蔡锷、黄兴。

1906年(清光绪三十二年)丙午44岁取道梧州赴广州。至广州后又匆匆赶至钦州。在钦州,齐白石得以临摹八大山人、金冬心、徐青藤等人画迹。约8月,还家。是为齐白石的三出三归。

1907年(清光绪三十三年)丁未45岁春,应郭葆生上年之约,再至广西梧州,随部到肇庆。同年冬返湘,是为四出四归。

1908年(清光绪三十四年)戊申46岁2月,应罗醒吾之约赴广州。是时罗是同盟会员,齐白石曾以卖画为名替罗传送为革命党的秘密文件。在广州,齐白石以刻印为活,秋间返故里,此乃齐白石五出五归。

1909年(清宣统元年)己酉47岁再赴上海、香港、北海、钦州、虎丘。逗留月余后返归故里,是为齐白石第六次出归。

1917年(民国六年)丁巳55岁5月为避家乡兵匪之乱,只身赴京。以卖画、刻印为活。在京期间,与画家陈师曾相识,二人意气见识相投,遂成莫逆。10月初返湘潭。

1919年(民国八年)己未57岁农历一月赴北京,住法源寺,卖画、治印为活。9月返湘。

1921年(民国十年)辛酉59岁农历一月北上进京,5月赴保定,8月从保定返湘潭,9月回京。11月又南返。

1922年(民国十一年)壬戌60岁5月抵北京。同年春,陈师曾携中国画家作品东渡日本参加《中日联合绘画展》,齐白石的画引起画界轰动,并有作品选入巴黎艺术展览会。

1927年(民国十六年)丁卯65岁同年春,应国立北京艺术专科学校校长林风眠之聘,始在该校教授中国画。

1928年(民国十七年)戊辰66岁北京更名北平。北京艺专改为北平大学艺术学院,齐白石任教授。同年冬,徐悲鸿任北平大学艺术学院院长,继续聘任齐白石为该院教授。同年胡佩衡编《齐白石画册初集》出版。

1929年(民国十八年)己巳67岁4月,齐白石作品参加南京政府在上海举办的第一届全国美术作品展。

1931年(民国二十年)辛未69岁9月18日,日军侵占沈阳。10月参加胡佩衡、金潜庵等发起组织的《古今书画赈灾展览会》。

1932年(民国二十一年)壬申70岁7月,徐悲鸿编选作序的《齐白石画册》由上海中华书局印行。同年起着手《白石诗草》八卷的编印工作。齐白石自己设计版式、封面,亲手纸张、装订线等。

1937年(民国二十六岁)丁丑75岁同年起齐白石自称七十七岁。7月7日芦沟桥事变,日军大举侵华,7月26日北平、天津相继失陷。齐白石辞去艺术学院和京华艺专教职,闭门家居。

1938年(民国二十七年)戊寅78岁南京、湖南相继失陷,白石心绪不宁,《三百石印斋纪事》就此停笔。

1939年(民国二十八年)己卯79岁白石为避免日伪人员的纠缠,在大门上贴出“白石老人心病复作,停止见客”的告白。

1943年(民国三十二年)癸未83岁同年齐白石又在门首贴出“停止卖画”四大字。

1945年(民国三十四年)乙酉85岁同年8月14日,日军无条件投降。10月10日,北平受降。恢复卖画、刻印。

1946年(民国三十五年)丙戌86岁8月,徐悲鸿任北平艺术专科学校校长,聘齐白石为该校名誉教授。秋,请胡适写传记。10月16日,北平美术家协会成立,徐悲鸿任会长,齐白石任名誉会长。10月,中华全国美术会在南京举办齐白石作品展。11月初,移展上海。岁暮,离沪返京。

1947年(民国三十六年)丁亥87岁5月18日重定润格。同年,40岁的李可染拜齐白石为师。

1948年(民国三十七年)戊子88岁12月,平津战役开始,友人劝其南迁,齐白石考虑再三,决定居留北平。

1949年己丑89岁3月,《齐白石年谱》由商务印书馆出版发行。7月出席中华全国文学艺术工作者代表大会。当选为文联全国委员会委员。7月21日中华全国美术工作者协会成立,齐白石为美协全国委员会委员。9月为毛泽东刻朱、白两方名印。

1950年庚寅90岁4月,中央美术学院成立,徐悲鸿任院长,聘齐白石为名誉教授。同月,毛泽东请齐白石到中南海作客,赏花并共进晚餐。10月齐白石将1941年所画《鹰》和1937年作篆书联“海为龙世界,云是鹤家乡”赠送毛泽东。同年被聘为中央文史馆馆员。冬,齐白石有作品参加北京市《抗美援朝书画义卖展览会》。

1951年辛卯91岁2月,齐白石有10余幅作品参加沈阳市《抗美援朝书画义卖展览会》。

1952年壬辰92岁同年齐白石亲自养鸽,观察其动态。10月,亚洲及太平洋地区和平大会在北京召开,齐白石画《百花与和平鸽》向大会献礼。同年,齐白石被选为中国文联主席团委员。

1953年癸巳93岁周恩来向齐白石祝贺93岁寿辰。1月7日,北京文化艺术界著名人士二百余人为齐白石祝寿。文化部授予齐白石“人民艺术家”荣誉奖状,周恩来总理与齐白石促膝相谈。10月4日当选为全国美协第一任理事会主席。

1954年甲午94岁3月,东北博物馆在沈阳举办《齐白石画展》。4月28日,中国美术家协会在北京举办《齐白石绘画展览会》。8月,湖南省选举齐白石为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9月出席首届人民代表大会。

1955年乙未95岁6月,与陈半丁、何香凝等画家合作巨幅《和平颂》献给在芬兰赫尔辛基召开的世界和平大会。同年秋,文化部拨款为齐白石购买地安门外雨儿胡同甲五号住宅,并修葺一新。12月29日,齐白石迁入新居。

1956年丙申96岁郭沫若、茅盾祝贺齐白石获国际和平奖。4月27日,世界和平理事会宣布将1955年度国际和平奖金授予齐白石。

1957年丁酉97岁5月,北京中国画院成立,齐白石任荣誉院长。9月15日卧病,16日加剧,下午6时40分与世长辞。9月21日上午7时30分举行公祭。周恩来、陈毅、林伯渠等国家领导人,齐白石生前好友、门人及国际友人四百余众参加公祭。

齐白石诗词选

题萧芗陔师画荷(二首)

花恬风雪忆门墙,粉本争传仕女行。岂独画师称世俗,误公心迹是文章。

开图草里惊蛇去,下笔阶前扫叶忙。掷牝黄金何所益,人间我亦老萧郎。

梅 花(三首)

海国香风万树开,也曾轻屐遍苍苔。照人清梦月如旧,可惜萍翁白髮衰。

老耻人逢贺远游,此心真与此身仇。入山觅得轻锄柄,除却栽梅万事休。

小技羞人忌自夸,久将心事付桑麻。小园梅树檐前雪,着我蓑衣数落花。

看 梅(四首) 十二月三十日

买山老叟黄茅堆,空谷佳人去不回。风月从来无定主,对花须尽一千杯。

经冬闭户类羁囚,屋角墙头即远游。明日倘能还健步,拖筇一树一勾留。

为君醉死一千罂,早唤儿童荷锸行。有识梅花应记得,那年栽树世清平。

插得梅花满帽檐,凭空起舞却非颠。乃翁髮短白如鹤,明日梅花又一年。

喜 雨

软尘常作半天雾,无物能无三寸沙。今日风来非作恶,隔城飞雨洗藤花。

枕 上

卧听邻窗半夜鸡,入春离思太凄迷。萍踪飘荡身何着,鬼道揶揄手敢携。南地不容乌鸟哺,北方亦有杜鹃啼。飞魂更怯还家梦,绕屋愁雲旧种梨。

题画一灯一砚

无计安排返故乡,移干就湿负高堂。强为北地风流客,寒夜孤灯砚一方。

墨 梅

通身铸铁净无尘,香墨缘来旧有因。月下人看初恍惚,山中雪满更精神。

自知得地神仙窟,何必移根宰相门。画入溪藤颜色古,无须东阁动吟魂。

题画藤

湘上滔滔好水田,劫馀不值一文钱。更谁来买山翁画,百尺藤花锁午烟。

画 藤

青藤灵舞好思想,百索莫解头绪爽。白石此法从何来,飞蛇乱惊离草莽。

画葫芦

涂黄抹绿再三看,岁岁寻常汗满颜。几欲变更终缩手,舍真作怪此生难。

忆菜蔬小圃

久别倍思乡,吟情负草堂。饱谙尘世味,尤觉菜根香。自扫园中雪,谁怜鬓上霜。伤心娱老地,归梦叹青黄。

画山水题句

山外楼台雲外峰,匠家千古此雷同。卅年删尽雷同法,赢得同侪骂此翁。

题画山水

乱涂几株树,远望得神理。漫道无人知,老夫且自喜。

鸬 鹚

大好江山破碎时,鸬鹚一饱别无知。渔人不识兴亡事,醉把扁舟系柳枝。

端午日

岁岁端阳节,菖蒲插满门。果然真是剑,应享太平春。

夜 吟

泼墨涂朱笔一枝,衣裳柴米赖撑支。居然强作风骚客,把酒持螯夜咏诗。

食 蟹

九月旧棉凉,持螯天正霜。令人思有酒,怜汝本无肠。燕客须如雪,家园菊又黄。饱谙尘世味,夜夜梦星塘。

池上观鱼

幽人生不辰,干戈阻乡井。何如池内鱼,闲嚼芙蓉影。

余平生工致画未足畅机,不愿再为,作诗以告知好

从今不作簪花笑,夸誉秋来过耳风。一点不教心痛快,九泉羞煞老萍翁。

蝴 蝶

世间迁变事都非,北舍南园梦不归。愿化此身作蝴蝶,林花放处作双飞。

蜻 蜓

落日风轻江绉微,钓鱼不得便思归。中年至乐原无事,立看蜻蜓点水飞。

闻促织声有感

通身百结衣如鹑,为裤常更老妇裙。机杼只今焚已尽,空劳唧唧促晨昏。

芋 魁

一丘香芋暮秋凉,当得贫家榖一仓。到老莫嫌风味薄,自煨牛粪火炉香。

午 倦

午倦藤床半掩扉,芭蕉风细响声微。呼童打起八哥去,不到黄昏勿许归。

见陈师曾画,题句哭之

哭君归去太匆忙,朋友寥寥心益伤。安得故人今日在,尊前拔剑杀齐璜。

秋 藤

小技雕虫岂易精,狂生不是百无能。老年笔胜并州剪,剪取秋光上剡藤。

题 画

扫除凡格总难能,十载关门始变更。老把精神苦抛掷,功夫深浅自心明。

题友人冷庵画卷

对君斯册感当年,撞破金瓯事可怜。灯下再三挥泪看,中华无此整山川。

李生呈画幅,戏题归之

布局心既小,下笔胆又大。世人如要骂,吾侪休吓怕。

戏画《迟迟瞌睡图》余五十九岁生良迟。六十一岁生良已,字曰迟迟。

问道穷经岂有魔,读书何若口悬河。文章废却灯无味,不怪吾儿瞌睡多。

往事示儿辈

村书无角宿缘迟,廿七年华始有师。灯盏无油何害事,自烧松火读唐诗。

余少苦贫,二十七岁始得胡沁园、陈少蕃二师。王仲言社弟,友兼师也。朝为木工,夜则以松火读书。

题 画

寒霜一夜杀芦花,作对成双天一涯。水浊泥浑都莫管,只谋安稳宿平沙。

西山看杏花忆家山杏子坞

人生能吹几番风,一瞬皤然七四翁。杏坞老枝应记得,也曾看过牧牛童。

灯下题画册

画虫时节始春天,开册重题忽半年。从此添油休早睡,人生消受几灯前。

年八十,枕上句

炎窗冰砚犹挥笔,六十年来苦学殊。污墨误朱皆手迹,他年人许老夫无。

怀家山(四首) 按,指馀霞峰

东港田中泉,注荫二顷宽。馀流下江去,与酌共长天。

千仞馀霞山,杜鹃花蕊繁。春深一夜雨,红过那边湾。

宅边枫树坳,独酌无邻里。时闻落叶声,知是秋风起。

东溪乌臼树,结子白如雪。尽日只鸦声,直上黄昏月。

偶 成

鹧鸪行不得,杜宇不如归。行年将九十,方识鹧鸪非。

忆星塘老屋

杏子坞外山,闲看日将夕。不愁忘归路,幸有牛蹄迹。

补题《借山图》(二首) 《借山图》第五图,祝融峰图也。

闻道衡湘似弈棋,山光惨淡鸟乌悲。庭闱此日知何处,肠断题诗老画师。

祝融天际白雲寒,南北相征战未还。画里山河无赋税,摆来燕市几人看。

葡 萄

闻道王家画有诗,老萍得画句何迟。此生与酒原无分,熟尽葡萄也不知。

题画山水(二首)

白石欲归情更怯,西山好看路难行。白头胡五狂犹在,同醉长沙夜雨声。

江上青山千叠愁,山山布置在心头。一朝对卧浑忘却,行尽崎岖似旧游。

搔背图

大儿啼罢小儿号,俯蓄思量惭白毛。垂老一身都痛痒,解衣还倩自来搔。

山 茶

硃砂研细色方工,艳不娇妖众岂同。自与群芳相隔绝,等闲桃李媚春风。

蓼 花

枫叶经霜耀赤霞,篱边黄菊正堪夸。潇湘秋色三千里,不见诸君说蓼花。

相看处处总销魂,花有清香月有痕。小驿鹤归双弄影,罗浮蝶外四无人。

山 水

屋後青山多,斫柴思烂柯。门前溪水流,洗耳不饮牛。可惜借山翁,衰年在外头。

生查子 忆家山

少年事远游,湘上春光好。异地忆家山,马上斜阳道。  

衰年滞远游,湘上儿孙老。争得劫馀身,鬓角秋风早。

西江月 重上陶然亭望西山

四十年来重到,三千里外重游。髮衰无可白盈头。朱棹碧栏如旧。

城阁未非鹤语,菰蒲无际烟浮。西山犹在不须愁。自有太平时候。

版权所有© 中华诗词研究院

京ICP证16006682号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亚运村北辰东路八号汇欣大厦B座十层 邮编:100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