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感而发 自然天成

 

——读刘征《蓟轩诗词》随想

 

刘征同志堪称我国当代文坛的大家,在新诗、诗词、杂文和散文等诸多领域,都取得骄人的成绩,许多作品为广大读者所称颂。近年来他在诗词创作上,量多质优,影响广泛 ,继《画虎居诗词》后,又出版了《蓟轩诗词》, 收入自1996年10月至2003年5月的作品,共约500首。 这是他乔迁新居至北京蓟门桥之后的诗词结集,表现出他老而弥坚的创作状态和丰富多彩的精神情感世界。
《蓟轩诗词》里的作品题材内容十分广泛,所表达的感情也是丰富多样的,用他的话来说:“这些诗词,或激扬浊清,或评量今古,或嘤鸣俦侣,或感悟人生,或陶醉于大自然之神奇,或倾倒于人世间的纯美。 情随事迁,诗亦随之,记我行迹,录我心声。”就是说,这些诗词都是有感而发,顺其自然,并非刻意,只求内容与形式的统一,浑然天成,真实而具体地表达出“我在我思”。 因此,它是作者心灵情感的惟妙惟肖的自画像,而且是有血有肉的,充满思想和情趣的诗人的自我形象,给读者的印象是深邃丰富、亲切和善,让人尊敬,也让人亲近,这正是一种大家风范。
刘征同志作为一个诗人,他的关注视野是广阔的,世界风云,国内外大事,如伊拉克战争、香港回归、抗洪以及反腐倡廉等重大事件,他都有诗词作品,表达自己的爱憎立场。他游历国内外,或写所见所闻,或咏史感怀,赞江山胜迹,歌现实辉煌,都留下了许多美好的诗篇。我最喜欢的,是他那些写人生感慨、乐观自信和充满情趣的作品。如1997年9月写的 《临江仙·官厅水库》:“莫道华年随逝水,水留却逝华年。官厅秋水碧连天。当年箕畚地,白发映清涟。前路自知何用问,花间蝴蝶翩翩。携来旧侣放游船。更从霜后看,红叶遍青山。”人事变幻,岁月沧桑,仍然乐观豁达,尽享生活的美好。特别是“莫道华年随逝水,水留却逝华年”触景而生的感叹,以及“更从霜后看,红叶遍青山”借景而生情,都是妙句,让人过目难忘。1998年4月写的《宜昌杂咏十二首》,其中如《看山》:“钟离山下小流连,人竞登山我看山。不与登山争好汉, 悠然自得看山闲。”写年事已高,不再争强好胜了,但不登山而看山,也是一种乐趣,“悠然自得看山闲”,和李白的“相看两不厌,只有敬亭山”,简直就有着异曲同工之妙。1998年春夏之交写的《后移居诗十首》,其中的《辞岁》写道:“每逢辞岁感蹉跎,不饮屠苏饮碧螺。 慵逐时髦贴倒福,为消垒块发长歌。 钱逢卜宅方忧少,书到搬家始恨多。爆竹无声良夜静,满城灯火乱银河。”这种“吟诗写怀,消乏遣闷”,却写出了真情景、真性情,虽感岁月匆匆,也以平和心态饮茶吟诗,良夜无声,面对着的是“满城灯火乱银河”的美景。 其中的“钱逢卜宅方忧少,书到搬家始恨多”,的确写出了当今文人穷则不穷、富则不富的生存状态,唯有用而无用、无用而又有用的书籍却是不缺少的。这种知识分子典型的心态和情感,的确是写得再准确精妙不过了。 像这类的诗词,充满妙趣机理,在集中还有不少。
在《蓟轩诗词》集中,还有大量作品是写乡情、亲情、友情和爱情的。 这是永恒的主题,但时代不同,感情也各异。如《回乡六首》写于2001年,“少小离家老大回”, 感慨良多。“梦里亲邻成旧鬼,眼中故里是他乡。”忆昔少年,面对今朝,心潮难平。 在第五首中写:“青蝇依旧聚盘餐,土改平房未改观。 咫尺京《竟如此,连云甲第满长安。 ”城乡差别,发展的不平衡,一种悲情在诗人心中油然而生。这是乡情,更是对社会苍生的关注。在友情、亲情的赠答诗词中!更表现了诗人的重情重义,其真诚挚热的感情也是十分动人的。如2001年写的《天台寿孙轶青先生八十华诞》:“不饭胡麻也是仙,诗书自适足长年。年方八十何曾老? 信步青山看杜鹃。”对同行老友的尊敬和祝福,也是由衷和真挚的。特别是诗人虽然年事已高,但心态却是年轻的。2001年在他和妻子李阿龄金婚之年,妻子赠他一张贺年卡,上面用电脑绘制五幅记录他们共同生活的五件趣事,他一一配诗,记其美好回忆。其中如写《初恋》:“北海桥边花满枝,此情如梦亦如诗。窥人唯有黄昏月,杨树梢头初上时。”这“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的美好情景,的确甜蜜了一生。值得一说的还是《红豆曲》,这首长诗写于2003年3月,从无锡的红豆树、有关梁昭明太子的传说,通过想像,演绎写成。这个美丽浪漫而具有悲剧色彩的爱情故事,“悔因功业负佳人”,唯有红豆寄深情。这首长诗情词并茂,委婉细腻,真切动人。一个想像编织的古代爱情故事,今天的读者仍然十分欣赏和喜爱。“真实不虚者只一情字”,在这个意义上,我以为它是可以和古诗《孔雀东南飞》并美的。爱情是永恒的主题,常写常新,实属不虚,只要是名篇佳什,它必将穿越时空而达到艺术的永恒。《红豆曲》亦当如是。
    对刘征同志的诗词,我说了这么些。其实要说明的,我对旧体诗词也只是一个爱好者,并无多少真知灼见。但我做了20多年的诗歌编辑,无论是新诗、旧体,只要是好诗,我们还是有一些共识的。无论诗坛怎样多元与丰富,以及众说如何纷纭,时间和历史最后只能为我们留下那些经得起读者反复检验的真正好作品。我相信刘征同志已经做出了自己的努力,将来在拂去岁月的尘埃之后,更会显现出他的作品的光辉。

版权所有© 中华诗词研究院

京ICP证16006682号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亚运村北辰东路八号汇欣大厦B座十层 邮编:100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