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嘉时期伊犁流人诗作论


星  汉
           


  

隋唐以降,流刑为“笞、杖、徒、流、死”的五刑之一,是封建刑律轻于死刑而重于徒刑的一种惩罚罪人的手段。清初主要以东北和蒙古军台为流放地,稍后扩大到云贵烟瘴之所和岭南炎热之地。乾隆朝继汉、唐、元重新统一西域后,地处极边的新疆,也成了清朝流放罪人的主要地区之一。为便于管理约束,以伊犁将军所在地的伊犁为多。流人中按地位分为犯罪平民和获罪官员两类。后一类一般称为遣员、废员或戍员。清代西域诗人身份颇为复杂,有将军、使臣、赴任官员、幕僚、平民,乃至奴仆,但其中最多的还是流人。在流人诗人中,乾隆、嘉庆两朝为最多。从乾隆二十七年(1762)设伊犁将军到嘉庆二十五年(1820)嘉庆帝去世这一时期,形成一个诗歌创作高潮。因这一时期清国力尚属强盛,伊犁将军多为清廷干员,遣员相对集中,所以其诗作有着此时此地的特殊内容。据笔者所知,这一时期有诗集传世者凡10人,
有诗流传而无专集者5人,知其能诗尚未发现其诗者凡51人。这些人上至督抚,下至诸生,在伊犁形成一个创作群。为便于叙述,兹将有专集之作者及遣戍事由,以获遣之先后简列如下:

庄肇奎(1726~1798年),字星堂,号胥园,浙江嘉兴人。乾隆四十五年(1780)云贵总督李侍尧以贪纵受贿罪拿问解京,肇奎在云南迤南道台任内,受其牵连,谪戍伊犁。次年由滇赴戍。四十九年,补伊犁抚民同知。五十二年,启程东归。未几,奉檄再回伊犁。五十四年回京。有诗集《胥园诗钞》行世。

陈庭学(1739~1803年),字景鱼,号莼氵矣,直隶宛平人。乾隆四十六年(1781)在陕西汉兴道台任内,以甘肃灾赈案,为“属隶所累”夺职。次年谪戍伊犁。五十二年,补管粮主事,掌惠宁城仓务。六十年回京。有诗集《塞垣吟草》、《东归途吟》行世。

赵钧彤(1741~1805年),字丰刀糸平,号澹园,山东莱阳人。乾隆四十八年(1783),在直隶唐山知县任内,遭人诬陷为贪赃,被逮入保定狱。次年,遣戍伊犁。五十六年释回。有诗集《止止轩诗稿》行世。

王大枢(1931~1816年),字澹明,号白沙,安徽太湖人。乾隆三十六年(1771)举人,拣选知县。五十三年,以公事遣戍伊犁。嘉庆五年(1880),蒙赦回乡。有诗集手抄本《天山集》。

舒敏(1777~1803年),字叔夜,号时亭、石舫,爱新觉罗氏,满州正红旗人。闽浙总督伍拉纳第三子。乾隆六十年(1795),伍拉纳以受贿罪被逮京师处斩。其诸子遣戍伊犁,舒敏在其中。嘉庆元年(1796)抵戍。三年,蒙释。有诗集《适斋居士集》行世。
       杨廷理(1747年~?),字清和,号双梧,广西柳州人。乾隆六十年,在福建台澎兵备道台任内,被劾在侯官知县时“交代未清”,革职拿问。嘉庆元年(1796)戍伊犁。六年后释回。后任福建台湾知府。有诗集《知还书屋诗钞》行世。
       舒其绍(1972年~?),字衣堂,号春林,直隶任邱人。嘉庆二年(1797),在浙江长兴知县任内,以事戍伊犁。八年后释归。有诗集手抄本《听雪集》。
       韦佩金(1757?~1808年),字书城,号酉山,江苏江都人。嘉庆二年(1797),在广西凌云知县任内,以军需案罢官。次年遣戍伊犁。五年后释回。有诗集《经遗堂全集》行世。
       洪亮吉(1746~1809年),字雅存,号北江,江苏阳湖人。嘉庆四年(1799),在实录馆纂修官任内,以上书言事切直遣戍伊犁。次年释回。在伊犁仅百日。有诗集《万里荷戈集》、《百日赐环集》行世。
       祁韵士(1751~1815年),字谐庭、鹤皋,山西寿阳人。嘉庆六年(1801),官宝泉局监督。九年局库亏铜案发。向来监督交代,仅凭册造出结,相沿致误。历任监督著照枉法贪赃拿问,祁韵士发往伊犁当差。十三年期满,释回原籍。有诗集《氵蒙池行稿》、《西陲竹枝词》行世。
有诗流传,而未见专集者为:方受畴、秦承恩、汪廷楷、陈宾、王荔园。


  

这一时期,遣员聚首一城或前后接踵。因“同是天涯沦落人”,故“相逢何必曾相识”。因为有大致相同的经历,所以思想易于接近。这样,他们的诗歌创作的趋向性比较一致。遣员中,分“公罪”和“私罪”两种。大都是折腾一番后又被起复。从遣员的笔记、日记、诗作中可知,沿途和戍地官员知其大多会东山再起,为日后相互援引,一般都比较客气地以礼相待;而遣员也希望戍地现任官员在奏折上为自己多说几句好话,以求早日释归,也就谨慎小心。
伊犁将军,乃天山南北最高军政长官,“体制极尊”,由满族亲贵或蒙古重臣出任。在以上所列戍客诗人在伊犁期间,伊犁将军任职为:伊勒图(前后两任凡12年)、明亮(前后两任凡10个月)、奎林(一任2年)、保宁(前后四任凡13年)、永保(代理不足1年)、松筠(前后三任凡9年)。伊犁将军们与遣员多有宴饮唱酬,遣员出自对他们的敬畏,奉迎之词在所难免。赵钧彤有《卒戍,发伊犁东归三首》其二即比较典型地道出了戍客诗人对伊犁将军既感激又
畏惧的心态。全诗是:


谪宦羁穷边,有如马在革引。

六载三节使,束缚一何紧。

伊伯(原自注:将军伯,名勒图)如父兄,行步责端谨。

奎子(原自注:将军子,名林)疾顽懦,腾击若秋隼。
堂堂义烈公(原自注:将军公保,名宁) ,严令壮戎本。

一变旌旗色,奚啻雷霆陨。
何物老戍兵,常骑瘦马稳。

一朝出幕府,竟未毛发损。

不见戴郎官(原自注:原部曹,同时戍) ,项枷缩菌蠢。

汗出向风雪,长跪路人哂。

不见林守备(原自注:亦戍者) ,臀起地覆吻。

白梃三十举,其痛不可忍。

 

伊犁将军对不“端谨”、不听“严令”的“顽懦”者是要“枷”、要“杖”的。戍客诗人们在伊犁将军的严令前大都提心吊胆,唯恐哪一天再招来更重的处分。乾隆五十七年(1792)革职遣戍伊犁的原浙江布政使归景熙,“诏许三年归故里”,他就仿“九九消寒图”做了个“消灾图”,即用一张纸画上36个圆圈,每过一个月即涂黑一圆圈,以其三年期满平安释归。从此图之起名,可见其战战兢兢的心情。庄肇奎抵伊犁,“乘马佩刀谒见将军”,“吟腰瘦尽乍悬刀”,弄得“白首低垂懒去搔”,心灰意冷,情绪低沉。他在奎林生日时连成三律,题作《三月五日祝将军奎公寿》:“名位日高还折节”,“黑头早仰上公尊”。即使自己“跻堂未许擎杯祝”,但还是“感遇聊凭献颂酬”。这样肉麻吹捧,其心理恐怕和赵钧彤同出一辙。陈庭学《奉和奎元戎鉴远楼题壁韵二首》道是:“天外小楼留巨笔,寒虫曷敢以诗名!”在将军奎林面前自称“寒虫”,那是“别是一番滋味在心头”的。松筠公事之余种的哈密瓜,被舒其绍在《连理瓜和湘浦节帅原韵五首》中说成“自是瓞绵占世泽”,纯属为了讨好,小题大作。但是,伊犁这一诗人群,也曾以公允的诗笔评价过守边卫国、建功立业的伊犁将军们。庄肇奎对招服、团结少数民族,巩固边疆的伊勒图给予高度赞扬:

诸蕃射猎民耕凿,如海朝宗汇众流。
          ——《奉和伊显亭将军登鉴远楼原韵》
公之口碑二万里,能用礼义销戈矛。
公之恩威二十载,坐令玉塞巩金瓯。
——《哭伊显亭将军》

 

此非虚语。乾隆三十六年(1771)土尔扈特部渥巴锡汗率部来归,遣使先至伊犁。将军伊勒图迅速向乾隆帝汇报,奉命妥善安置。先后任职近20年,修筑城堡,兴办屯垦,采铜铸钱,挖煤冶铁,发展地方经济,深得各族信任。最后卒于任上。
松筠是一位颇有作为的将军。他在伊犁办水利,兴旗屯,对边疆的长治久安作出了积极的贡献。他礼贤下士,用人不拘一格,遣员祁韵士、徐松等就是在他的支持下,写出了大量的边疆史地之作。杨延理在《湘浦将军令校卫民节录,感赋一律》中,认为他“卫民素具安邦略,出将原储入相才”。韦佩金有《种麦行为湘浦将军作》诗,对松筠将屯田事业推广到驻防满营中的过程和成效大书特书。其一全诗是:
  

多种麦,多种麦,

古通西域务屯田,

屯田未过渠犁北。

圣朝列圣开远疆,

军吏按簿仓余粮。

军门超投不尽力,

出城步步寻官荒。

谁谓尔无牛,

官厂牧犍犍添犊,

去年一头今两头。

莫怕堤塘圮,

山顶雪消遍地渠,

况有官里来行水。

今春试耕暂围营,

冬日耕余添筑城。

白昼打场夜推磨,

儿童拍手炊饼大。

此诗为写实之作。松筠当时曾给满营拨地12万亩,“各令自耕,永为世业”。在松筠的支持下,驻防在伊犁河南岸的锡伯营,费时七年,开凿了著名的察布查尔大渠,使伊犁河水灌溉了7万多亩新垦的土地。由此可见,诗人对伊犁将军们功绩的歌颂终非过誉。


 

伊犁这一诗人群,虽然有杨廷理“告贷不至”的苦恼,也有归景熙“兴因宾客典衣裳”的窘况,尽管他们有精神上和经济上的许多不如意,但更多的时候,他们靠朋友的馈赠和为官时的积蓄,日子过得并不很坏。他们的住宅大都有专用的名称,如:醒园、亦园、成园、德园、朴园、东园、绿绮园、五柳园等。虽说不上什么大园林,但一般为“门堂洁整”的独门独院是肯定的。陈庭学有《小院》一律,就很能说明大多数遣员的生活情况:

 

小院徘徊天一涯,秋怀几倍昔年加。

蔓萦晚架分悬瓠,豆缀寒篱疏放花。

半岭日斜回碛雁,孤城风引入云笳。

故乡好待归期远,绝域能开诗境赊。

 

在他们的诗集中“小饮”、“小集”的题目触目皆是,看雪、听雨、观荷、赏菊的内容所在多有,琴、棋、书、画,无不写到。《清朝续文献通考》卷225载:“起解新疆官犯,遵照前奏谕旨,一概不准携带眷属”。但在当时并未切实执行。贵州巡抚陈淮戍伊犁,就有其子陈懿本随行;四川叙州知府施光辂戍伊犁,带着“善仿南肴”的“旧僮”;杨廷理更有小妾碧梧陪同。有较好的生活条件,一般说来,戍客诗人多是无事闲居。洪亮吉在《天山客话》中说:“其贤者则种花养鱼,读书静坐,余则无事不为矣”。笔者以上所列诗人,不过诗酒风流,尚属“贤者”,故其宴饮、酬酢之作,不无佳制。如赵钧彤《莼氵矣先生既和立春诗,复用前韵有岁暮偶题之作,再叠和》:


  自笑囊锥颖脱尖,孽因重现絮泥粘。
  雪山埋首三年戍,腊酒沾唇两载淹。
  坐见风云春出塞,仰看牛斗夜巡檐。
  相欢幸遇陈惊坐,馈岁更翻好句添。


此诗既以诗情自许,又以名家许人;既有安心戍边之意,又有希望放归之情。用典贴切自然,对仗工整稳妥。特别是颈联,于豪宕中见沉郁,颇具功力。叠和窄韵中之险韵,固然有逞才使气之心态,但也见精于诗道之技能。
再如舒其绍《沁斋再和,再叠前韵,即招同人小饮》二首其一:


  休从宦海说沧桑,瞥眼风光塞上凉。
  种秫无田同靖节,看花有兴即重阳。
  雁声堕地宵沉月,驼背当关晓带霜。
  陇首不妨频落帽,年来傀儡罢登场。


 

沁斋,即陈寅,原官广东英德县令。此诗带着往事不堪回首的感慨,孤傲之气渗透着字里行间。颈联气韵沉雄,对仗无一字不工,“堕”、“当”二字锤炼有致。尾联语意双关,不平之鸣,读者自能领略。戍客诗人思乡忆家之作自在情理之中,几乎每人都有这类作品。庄肇奎盼家信不至,竟然病不饮食,弄得“病怜老至加餐少,书盼天遥计日多”(陈庭学语)。杨廷理以《纪梦》为题的诗作集中凡六见,而纪梦又均为还家事。“回首望高堂,低头怜稚子。梦里忽还家,相见杂悲喜”,就是《纪梦》诗有代表性的句子。舒敏以其父而被株连,自不同于其他戍客。此人到戍只有18岁,蒙释时21岁;以其年少,心理承受能力自不如宦海沉浮者,故其诗集中多作苦语。其《梦归》一律后二联云:“荒城雪霁鸡鸣夜,旅馆灯昏雁到时。遥想家人怜远戍,团栾囗镇日说条支”。读来
凄凉感人。又有《夜中口占》一律也是这方面的代表作:

  客舍愁多梦不成,雁声嘹唳过江城。
  蛩喧荒砌人偏寂,笳咽边楼月倍明。
  败纸鸣窗乡思碎,昏灯衔壁曙光生。
  怀归应有归来日,何必殷勤问君平。

 

诗中“江城”指伊犁之惠运城,以其紧靠伊犁河(清人又称伊江)而言之。“归来”意即“归去”,为迁就平仄而改动。此诗首颔二联在空间上由室内“客舍”扩大到惠远“江城”,由院内“荒砌”扩大到江边的望河楼。颈联写出了时间的推移,说明思乡人一夜无眠。末联道出迟早归京的信念,让人隐隐感到这位年轻人那微弱的抗议的脉搏。全诗以动衬静,有声有色,委婉曲折地传达出这位落魄公子的酸楚。


 

伊犁的景物异于内地,戍客诗人诗集中对此无不涉及。所歌咏的风景比较集中的有三处:伊犁河、赛里木湖、果子沟。
犁河是伊犁的骄傲和象征,自是诗人们讴歌的对象。伊犁河北岸,惠远城南门外龙王庙前,有眺望之所曰望河楼。伊犁将军伊勒图题额为“鉴远楼”。戍客诗人多于此宴饮观景,抒发感慨。若论佳作,当推庄肇奎为最。其《薄暮登鉴远楼感赋》一律颔联云:“日落横江群马渡,风尘曲渚列樯开”。境界开阔,气象恢宏。《次韵陈纯氵矣同人招饮鉴远楼》有句:“一水西流万仞山,乱鸿风急野凫闲”。苍莽中透着一种闲雅,使伊犁河的画面更加明丽。其《次韵舒放仙伊江秋日》一律,情景交融,当为上选:


  伊江秋紧欲辞秋,秋暮无情未肯留。
  野鹤孤飞投远屿,塞云低度压寒流。
  倚天长剑休搔首,脱木平沙好放眸。
  吟罢肃霜还耐冷,黄公何处忆垆头。

 

此诗作于初至伊犁,作者横亘于胸中的不平尚未消尽。诗中句句写景而句句含情,所写固为伊江秋日之实景,但从空旷寥远的江天中,可以领略作者落寞孤寂的情怀和年华易逝的感喟。末联用黄公酒垆典以忆逝伤旧,颇见沉痛。赛里木湖是新疆著名的高山湖泊,为赴伊犁必经之地。因清代在湖之南岸设军台曰三台,故又俗称三台海子。舒其绍描绘其形状:“乱山围地起,一水贴天流”(《赛里木海子》)。陈庭学赞美其净洁:“此水天然净,性不容尘浼”(《三台》)。祁韵士的《行抵伊犁观三台海子》为当时传颂的名篇:
  

三千弱水竟谁探,巨泽苍茫势远涵。

万顷光分浓淡碧,一奁影划浅深蓝。

群飞白雁翔初起,对舞文鸳浴正酣。

极目寥天明月好,清辉彻夜浸寒潭。


 

此律紧扣题目,所写景物,都从“观”字着笔。先总写,后分说;先白天,后夜间;天上、岸边、水中,娓娓道来,极有层次,给人以美的享受。果子沟,在塔勒奇山下,亦称塔勒奇沟。沟长28公里,两边峰峦耸峙,怪石林立,松桦繁茂,果树杂生,戍客赴伊犁必过此沟。以其风景优美,故题咏甚多。舒敏和祁韵士对其描摹尤为传神。舒敏有《过果子沟》一律,前有小序云:“果子沟距伊犁百里,路狭山高,峰峦秀丽,山果半熟,野花自开。遍山红绿相同,气候颇似春初。不意沙场雪窖之中,有此柳媚莺娇之境,马上口占以志其胜”。诗云:


  四面召尧插碧空,逶迤曲径小桥通。
  马蹄趁雪千山白,花蕊经春一路红。
  深涧鸟鸣高树顶,乱烟人语夕阳中。
  举鞭遥指寒林外,酒旆依稀扬晚风。

 

此诗作于由京赴伊犁途中。这位18岁的年轻人,身处此图画中,把遣戍的苦恼一扫而空,颇不类抵戍后的凄苦之声。果子沟风光的移情作用于斯可见。祁韵士有《塔勒奇沟纪胜》七绝六首,称其为“天然罨画”。其二云:
  

不分山尾与山头,石笋深处万木稠。

仿佛龙鳞烟雾里,翠涛声卷一天秋。

此诗突出果子沟多奇石佳木的主要特点,浓笔重彩,大笔挥洒,声情并茂,动人心魄!西域有别于内地的事物、风情,在戍客诗人的笔下占有相当大的比重,并多以组诗的形式出现。庄肇奎有《伊犁纪事二十首,效竹枝体》,诗下多有自注,对于了解伊犁的气候、菜蔬、花卉、采矿、边境贸易、少数民族风情等大有益处。有些诗章可补正史之阙。王大枢有《边关览古六十四咏》,歌咏西域和与西域有关的历史人物。此诗当时得伊犁将军松筠的首肯,令抄存备用。舒其绍有《消夏吟》二十五首,其前小序云:“塞上山川,原无足纪,就素所知者,拈题分咏,借消长夏”。所涉及内容为城池、山川、牧场、名胜。诗皆五律,大都可观。洪亮吉有《伊犁纪事诗四十二首》,以纪戍员生活为多,间以当地汉人的风土人情,颇具史料价值。祁韵士的《西陲竹枝词一百首》,其范围扩大到当时的整个西域。祁韵士在其《小引》中说:’塞庐读书之暇,涉笔为韵语,得一百首,聊自附于巴渝之歌。首列十六城,次鸟兽虫鱼,次草木果艹瓜瓜,次服饰器用,而终之以边防夷落,以志西陲风土之大略”。这组诗也题有“宫保将军松湘浦先生鉴定”字样,以说明其组诗价值之所在。
现举二例,以窥全豹。庄肇奎《伊犁纪事二十首,效竹枝词》其四云:


  戈壁滩头已驻兵,城中无水欲迁城。
  试传军令齐开井,掘处皆泉万斛清。

 

作者句下自注:“筑城驻满兵后,城中无水,惟所恃河水入城,计欲迁徙。将军伊伯传令,昼夜掘井,遂得泉,城乃不迁”。伊勒图仅此一令掘井得水,便保住了伊犁惠远城的存在,其功自不可没。此诗能使后人对伊勒图这位病死在任上,追封一等伯的伊犁将军的功业有进一步的了解。祁韵士组诗中的《回布》一绝道是:

 

长短裁量百用宜,就中巧塔尔称奇。

看他细密成非易,想见辛勤手织时。

作者自注:“回布极细者名巧塔尔”。回布即维吾尔妇女手工织成的布。此诗对维吾尔妇女所织布匹赞美的同时,也对其辛勤劳动给予高度赞扬。这固然是正直封建官吏民本思想的体现,但作者毫无民族偏见是值得称道的。与前代相比,清西域诗的内容有很大不同。前代西域诗重在描绘冰岭飞雪、大漠白草、山川之奇、道路之艰难;诗人多以出塞为苦。清人当然也不乏这方面的作品,但另有一个重要的内容,就是表现以出塞为荣,抒发西出阳关的豪情壮志和华夷一家的思想感情。这种清人的时代精神为前人所不及,就是戍客诗人也不例外。戍客诗人们“一朝感奋顿欲起”(庄肇奎语),当他们受到雄奇壮丽山川的激荡和西域兵民们屯垦戍边的热情的感染,那热爱边疆的激情就会如万斛清泉不择地而出。请看:“今日版土皆乐土,仰观覆照信无私”(庄肇奎《出嘉峪关纪行》,“碧宇周回信无际,乡关非远塞非遥”(陈庭学《放怀》),“春风更长王孙草,忘却淮阳是故居”(王大枢《题绮阁》),“玉关飞渡处,杨柳早春风”(舒其绍《巴燕岱城》),“书生亦有伸眉目,独跨长刀万里驰”(洪亮吉《伊犁纪事诗四十二首》其二),“天外奇观似此少,壮游使我歌莫哀”(祁韵士《望博克达山》),等等。正因为如此,他们才没有永久的消沉。他们除留下大量的诗作,充实了我国的文化宝库外,有的还在边疆教授生徒,为边疆的教育作出贡献,如王大枢;有的编纂地方志,为后人留下一笔可信的史料,如祁韵士;有的努力著书立说,留下日记杂录,如洪亮吉;有的协助伊犁将军管粮管库,干了许多实际工作,如陈庭学。因此我们说,乾隆、嘉庆时期这批戍客诗人开发边疆、维护祖国统一的作用不容低估,这也许是他们生前没有想到的。

 

参 考 文 献

 

[1]周轩《清宫流放人物》,紫禁城出版社,1993年版。
       [2]吴蔼宸《历代西域诗钞》,新疆人民出版社,1982年版。
       [3]星汉《清代西域诗辑注》,新疆人民出版社,1996年版。

              (作者单位:乌鲁木齐新疆师范大学中文系)

版权所有© 中华诗词研究院

京ICP证16006682号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亚运村北辰东路八号汇欣大厦B座十层 邮编:100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