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马凯

充满生活气息的战斗者之歌

 

刘征

 

“抗洪组诗”共十首,见于《马凯诗词存稿·沧桑篇》。1998年,我国长江、松花江等几条主要江河发生重大水患,在神州大地上进行了一场惊天动地的抗洪斗争,牵动着亿万人民的心。“洪水无情人有情,银屏日日牵心肠”,是当时的真实写照。马凯同志不但牵心于银屏,而且作为国家抗洪领导的助手,走南上北,与抗洪大军日日夜夜战斗在一起。他的这组诗,不是旁观者的赞歌,而是战斗者的呐喊,充满生活气息。仿佛听到浊浪排空、惊涛拍岸的轰鸣,仿佛看到抗洪大军拔山盖世,犹如铜墙铁壁的高大身影。诗里有汗水,有眼泪,有忧愁,有欢乐,有勃勃的心跳。
   我国抗洪的最大特色是领导与群众同心、军队与民众携手,气压洪峰,志在必胜。《众志成城》一首写得活灵活现:


号令下,红旗扬,
你挑沙袋我打桩,
橘红甲,迷彩装。
军民团结筑钢墙。
豫岛钒艺砖谐词,
生死牌由丹心铸,
水涨堤长洪无奈,
蜿蜒灯火接天月,
管涌洞以铁胸当。
人在堤在气更昂。
血肉长城锁大江。


        诗人自注:有的领导在自己负责的堤段立下“生死牌”,誓与大堤共存。
    看,这里没有丝毫怯懦和退避,只有气壮山河的豪情。兴风作浪的孽龙真的要退避三舍。结句:“蜿蜒灯火接天月,血肉长城锁大江”,情景壮丽,动人心魄。
    组诗中有几首集中描写克服重大险情的战役,极见精彩。且看《簰洲营救》。诗人自注:“觯洲湾位于湖北省嘉鱼县境内,由于千里长江到此突然拐了一道大弯而形成,是武汉市最后一道自然屏障。有云‘觯洲湾弯一弯,武汉水落三尺三’。”1998年8月1日夜8点,由于大量管涌群造成堤脚沙基渗透坍塌,江堤撕裂,5万群众被淹,开始了一场惊心动魄的营救战。诗云:

 

堤脚斜,堤身裂,
狂浪啸,从天泻。
小院屋顶舟自行,
大树梢头人同咽。
冲锋舟载父老还,
救生衣暖情深切。
人家多少又团圆。
战士一去竟永别。
生还希望留于人,
感天恸地真英杰。

 

   读此诗,如同感到大浪泻出溃堤压顶而来,听到群众求救的嘶声呼叫,看到战士舍己救民,在骇浪中消逝的背影。这场震撼人心的斗争定格在诗中,永远激动读者的心。诗人以无比崇敬的心情歌颂了战士把生还希望留给他人的伟大精神。“感天恸地真英杰”字字千钧。
  《九江堵口》也是一首难得的好诗:

 

九江段,四号闸,
泡泉涌,堤基塌。
轰然撕裂奔流急,
直趋街巷赛野马。
投石断水无踪影,
沉船堵口难作坝。
人头攒动传石链,
木桩打就接钢架。
鏖战五天终合龙,
雷鸣一声泪俱下。
   

   诗人自注:九江堵口“采用钢木框架填充石料新技术,筑起三道围堰,终于堵口成功”。“雷鸣一声泪俱下”,男儿有泪不轻弹,这一哭,如雷鸣电闪,惊天动地,这是胜利的哭,豪情的哭,是赤胆忠心的哭,真大丈夫之哭也。
    《手足情深》写干部、军、民合力护堤,亲如手足。生动感人:


夜满星,月如银,
天有心,亦动情。
同舟何必曾相识,
共济应觉胜比邻。
百家饭菜香扑面,
万户衣衫暖入身。
老翁义演豪气壮,
稚童倾囊情意真。
一方有难八方助,
炎黄子孙本同根。

 

  在大堤上,吃的是八方送来的饭菜,穿的是全国送来的衣衫(全国救灾捐款35亿元,捐赠的衣物折合37亿元)。老翁献演节目,幼童倾囊捐赠,一派全国人民同舟共济、生气勃勃的景象,“同舟何必曾相识,共济应觉胜比邻是饱含深情的佳句。更重要的是结尾,诗人由此看到我炎黄子孙实现大同的久远而深邃的精神根源。
    诗人身居国家要职,不仅看到人民的万丈豪情,还看到这场大洪水暴露出水利工作的疏失。一是洞庭湖畔围湖造田堵塞水道,二是长江上游植被稀少泥沙拥占河床。“治水治国本相通,天人和谐堪称最”,“天人和谐”是古老的也是当代最先进的理念。
    这组诗的风格是朴素自然,不着力于锻炼华美的词藻和运用新奇的想象,这件事本身比任何词藻更华美,比任何想象更奇放。事件本身即有浓郁的诗意,这是一组记录抗洪斗争的宏大史诗。
    这组诗又一次证明,当代诗词不仅能为我们的多彩时代服务,而且能充畅地反映处于我们时代前沿的、风口浪尖上的重大事件。
   《马凯诗词存稿》内容十分丰富,不能不提到其中表现的生活情趣。《夜读》写道:


读书贪夜静,
习草养心清。
不禁失声笑,
妻曰已几更。


      高尚亲切的情趣跃然纸上。诗人与夫人感情弥笃,同游香山有诗道:“山衔落日霞为伴,水映浮莲影作双”,美丽的诗句把两人的感情高度深化了。诗人也极爱他的孩子,《小女恬睡》写道:


夜深竹有声,
风过水无痕。
踮脚拂蚊去,
恐惊睡梦人。


 

    用一小不经意的

    驱蚊细节,把爱女之情表达得十分生动。还有一首《天净沙·巴中池园农家》值得一读:


春风云路人家,

绯桃白李黄花。

小院修竹新瓦。

荷塘月下,陶公也想听蛙。
   

(“竹”按普通话读平声)


      这首小令,是一幅明丽清新的田园风景画,“陶公也想听蛙”,异想天开,妙趣盎然,从诗的艺术上看,我认为,这一首就应是《马凯诗词存稿》的压卷之作。

 

版权所有© 中华诗词研究院

京ICP证16006682号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亚运村北辰东路八号汇欣大厦B座十层 邮编:100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