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届蒹葭杯诗词邀请赛获奖作品点评

点评人:张海鸥

       咏画中墨兰

            彭敏哲

南宋遗民郑思肖,因思赵宋改名思肖。善作墨兰,花叶萧疏而不着根土,意寓故土已失,根无所凭。

楚江遗佩系前生,空谷谁人问旧名。

碧骨分春随墨染,冷香入画共诗萦。

无根可是他乡种,有节终如草芥轻。

纵使深衷留彩笔,一笺愁绪总难平。

首句用屈原与兰花的典故,将咏兰的文化时空展开,既点题,又与诗序融洽,提示读者联想屈原与楚国的故事、郑思肖与赵宋的故事,其中都含有热爱故国、不移操守的内涵。空谷幽兰的意象,提示此诗重在赞美孤独、清高、忠贞、淡泊等美好品格,这是中华文化在兰与人之间长期确认的生命意蕴。从“楚江”到“空谷”,一下子就把千年文化时空收拢于郑氏画作,以下诸联展开和收拢就都自然而然,顺理成章,此诗结构因此而成功。颔联优美,颈联渊雅,既有巧思,又转折深至,语气沉郁有力。尾联收得自然,但引深和升华不足,是全诗最弱处。“彩笔”险成败笔。另外,有评委指出“共诗萦”也略有凑对之嫌。敏哲自潇湘至岭南读研始学诗词,三四年间,修习课业,撰写论文,参与课题研究,余事学诗能臻此境,难能可贵。

 

  读黄州寒食诗帖

  沈戈晖

万死投荒志未更。当时封奏感纵横。

苍颜被酒人堪笑,宿雨经春梦易惊。

托命林皋方负手,落花身世总关情。

江河不反澄清日,三黜何妨著令名。

一看就是知苏子者。诗意深厚,风格雄健,结构紧凑流畅,略欠转折,稍嫌平顺。表达准确有力,典故用得好,自然恰当。开头的“万死”和结尾的“三黜”溢出诗题,引起评委质疑,但不仅尚合诗理,而且有助于拓展联想。我更喜欢颔、颈两联,渊雅工巧。三轮评诗,我一直以为是文史专业的博士生之作。北大钱志熙教授近年在燕园开坛授诗,并指导北社,不知沈君是否此中学子?

 

   咏樱

   郭薇

花未开时自恨迟,花开时节怕人知。

已教车马来无数,更见游人折几枝。

一片轻匀风舞下,十分冷寂月明时。

妖娆桃李同春色,樱格犹余冰雪姿。

隐然花间林妹妹,诗思诗语委婉曲折,惜花爱美,感时伤逝,自怜清高。格律审查有质疑首联重字者。其实这是诗语常用格式,往往衬以巧思,并非瑕疵。又题为《咏樱》而诗中有“樱”,前人似有咏物之作不宜出现物名之说。评委为此特别检索斟酌,前人咏物诗词中出现物名者颇多,则物名之或隐或现,并无一定之规。

 

雨夜读黄州寒食诗帖

   李腾焜

坡老论书追烂漫,胸中丘壑写参差。

恍从纸上同听雨,且效尊前细和诗。

惆怅江春流潦地,乱离病目看花时。

途穷留得斯文在,尚许凉宵一顾知。

以“烂漫”评此帖,美丽活泼,但稍欠精准。相比之下“写参差”句就既美丽又无可挑剔。颔联承接极好,特富现场感,带读者穿越到当时,似与苏子现场进行精神和情感交流。颈联自然拓展,对仗工整而意思沉郁。尾句雅致有余韵。此诗与下一首张明明的咏樱诗,得到某评委特别赞赏。

 

   咏珞珈白樱

     张明明

满城飞雪掠花枝,二月春风荡小池。

翠羽流光醮轻影,鲛绡细露出仙姿。

也因冰魄冠芳艳,何故骚人不入诗。

吟赏还须频趁月,恐它寒食雨多时。

轻灵优美之作,首联味道好。第二、六句可谓秀句。“满城”作“满园”可能更精确。颔联似太雕琢,反而不稳。

 

读《三国志》

    施剑南

向以孙曹更绝情,还翻蜀志总心惊。

勤王何必三分事,拜将空余五虎名。

自古封疆长跃马,由来正统屡兴兵。

东风不为苍生计,岂止灰飞几万营。

 

读三国志·孙权

     白海涵

兴替山河岂自知,春风吹度雨如丝。

于今岁月有涯日,值此英雄无觅时。

天下三分频守掠,江东四世苦操持。

青编万古凭谁着?去矣孙郎射虎姿。

咏史之作特须求深求新,从这个意义上说,这两首都不很成功。施作前半选择“绝情”的视角,但颈联散了。尾联效杜牧,但道理欠精警。白作第三句是可疑之句。相比之下,施诗力求新意,白诗但求无过。

 

 

寒食夜读《寒食帖》

 余煜珣

自合琼楼作上卿。空庖破灶半村氓。

淋漓纸啸潜龙走,彷佛天崩骤雨倾。

一点清澄堪犬齿,孤身幽闭畏人情。

东风信有怜君意,为拂寒灰遣月明。

 

 

读《黄州寒食诗帖》

   郑晴心

濡墨淋漓峭骨成。瓣香烂漫意高鸣。

无边苦闷吟风雨,第一诗书哭性情。

入梦孤坟悬月色,伤心宫阙隔涛声。

闭门消受何滋味,寂寞寒枝夜半惊。

两首诗书卷气浓郁,雅致沉郁,绝不轻浮。余作有巧思却无秀句,前四句好,第五句受到质疑,颈联分量不足。郑诗气韵不错,也是前四句好,第五句用典受到质疑。

 

 

风入松·访媚香楼

    彭敏哲

秦淮何处觅芳容。旧雨打新丛。庭前一水无情碧,送当年、烛影摇红。迷梦香萦歌缓,倚楼人去帘空。    

胭脂血染扇玲珑。此恨曲难终。深情总被江山负,更垂杨、不系飘蓬。燕子重来花下,凭谁细问遗踪。

评审中一直以为今次词冠属南京大学了。原来阅读历史和江山,不一定久驻其地才有深解和灵感。《桃花扇》故事著名,故事中的李香君是感动人类的美烈女神。女词人驻足媚香楼前重温、怀想、作词,可能比男性多一分同性的感动。可是词非戏剧,一首78字的词,选择什么角度切入,选择哪些元素和片断,如何跳跃承转,如何将自己的情怀意趣自然融入,这一切都必须十分讲究一番。开头采用普通叙事方式,点出秦淮河这个富有故事蕴含的特殊地方。“觅”字是全词的结构方式,“芳容”是题旨。“旧雨打新丛”是拉开叙事时空的关键,此键一启,便使全词每一层次都从眼前景象怀想当年人事。这种结构方式便于从容展开,次第铺陈。“庭前……摇红”句优美,侧重引发读者想象李、侯爱情故事。“无情碧”暗示其中的悲剧性。下一句逗出“迷梦”和“帘空”,强调美丽之短暂,如梦如幻。下片进一步指点故事中最感人的细节、最沉痛的历史况味。结尾依然是将眼前景物与当年人事对照,强调物是人非。全词因事论理,就个体与历史、短暂与永恒、真实与梦幻等关系兴发思古之幽情。不以新奇取胜,却因深至细腻的“自我融入”而成功。不是重复故事,而是写自己对故事的感悟。我主张写诗词不论用古体还是古典辞语意象,都要融入自我的内涵。当然,修辞表达之优美熟练也是此词得分的重要因素。评委对“垂杨不系飘蓬”、“情被江山负”句有争议。

 

 

风入松·忆苏州

     吴晨骅

杏花雨里净缁尘。碧水漾阊门。闲鸥没羽蒹葭渡,倚江枫、疑梦疑真。绿柳苍苔廊径,白墙乌瓦园茵。

几多桥月几多春,一橹一销魂。夭桃最是轻行处,怕惊了、殢酒唐寅。虎阜青衣弹唱,楚城红豆黄昏。

此词细腻流畅,但欠深欠力欠精警。唯“几多桥月几多春,一橹一销魂”是秀句。有人质疑苏州可称“楚城”吗?

 

风入松·咏兰花

      刘乃熙

疏花冷落软含娇。合抱一琴邀。清商雅韵同烟水,素心远、清骨难描。兰蕙闲垂芳影,和风吹夜长摇。    

可怜明月对良宵。何处暗飞箫。幽怀一掬凭谁写,梦回时、玉漏声遥。应叹知音微渺,断肠一集离骚。

体物贴切,写人幽雅。“清”字两用是小疵。全词既得体又得意,兰、琴、箫、人相得益彰。结尾是秀句,升华得好。

《风入松·岛亭坐望》

    潘静如

风前一树碧非常,塔影压湖光。白皮松下车尘定,只红楼、傍柳如藏。巷陌行人何在?笛声唤起云苍。   

晚来急雨坠鸣廊,山水两微茫。湖间湖外天无际,此身共、鸥鹭幢幢。待向重阶相过,冷香飞上衣裳。

 

风入松·乙未仲春游余杭大涤洞

  刘洋

闲来抛却客中身。吟赏步行云。峰回几度山溪雨,敛沉烟、似梦非真。缥缈仙人床榻,一眠百代红尘。    

苍苔流水暗盈门。顽石自成文。洞天祠禄消磨尽,向凡间、鸡犬相邻。唯有云中归鹤,哀鸣绕彻孤村。

词笔工稳老练,“一眠百代红尘”是秀句。

 

风入松·戏咏旧得钢笔

    张志杰

中山老友管城公。铁甲护重瞳。龙蛇锋颖驰严阵,折冲罢、一饮千盅。绣口频飞灵凤,流风长起惊鸿。    

襟怀不与仲升同。骨相岂生穷。铺开五色成文锦,亦堪补、造化之功。嘲我安心驽劣,合当灯下雕虫。

 

 风入松

梁文艳

春山如笑翠如流。朝看丽人游。娇红一朵簪鸦鬓,好颜色、半是凝羞。日暮迟迟归去,东风不下帘钩。    

迢迢明月任虚舟。世事且休休。鸳鸯惊入青芦渚,近江皋、啼露兰眸。花外潮回天地,寒烟几点沙洲。

 

风入松·旧欢

(日)早川太基

莲风沁梦寸心馨。纤手洁如冰。绮楼残夜银河转,终生恨、幽约难成。岸柳斜摇春碧,敛眉泪语迷情。   

四弦裂帛又流莺,粲齿笑盈盈。相思魂与飞红坠,合欢杯、独酌灯青。铁拨檀槽尘冷,翠帘夜雨无声。

这位日本的汉学“痴人”,对中华文华和汉语的理解运用真是相当不错!他也是2014年诗词学校学员,近年与我时有交流,所以我知道此词或与其失恋有关。“终生恨、幽约难成”是真情实感,并非虚拟故事强说愁。词语元素虽然多取自古典,但表达的是自己的心情意绪,真切自然,毫不做作。像“岸柳斜摇春碧,敛眉泪语迷情”,语、境皆美,颇有现场感。结尾极写悲伤孤独无奈。唯愿早川君调整心绪,诗人失恋也是好事呢,有助诗词的。

 

风入松·乙未寒食过海山仙馆遗址

  刘梓楠

宣游独问水之滨。旧馆访仙人。柳烟茘影霞踪远,但楼阁、飞瞰粼粼。玉燕如衔余恨,霓裳犹记微醺。 

 雕栏此际又芳春。金碧亦流云。荒波百载鸱夷梦,凭谁认、秘册遗芬。何日重摇孤艇,藕花深处吟身。

从艺术技巧说,精致工稳,未入三甲有点委曲了。此词主要的缺憾应该是没有巧思秀句。

 

以下想就入围终审但未获奖的作品说几句话。赛制规定秘书须对参赛者信息保密,只有获奖作品可公示作者信息。作为赛事的指导老师和评审联络人,我这次特别要求秘书将终审排名第九至十二的作者信息提供给我。由于有并列名次,所以秘书给到了词组第十三名。我阅读了他们的作品,决定在这里公开予以表扬,并稍作评点和说明,或可稍许安慰这些落选者的期望,并略解困惑。

咏兰花·次曾刚甫落叶诗韵

   刘梓楠

畦畹春心三两枝。幽华如恨发逶迟。

孤根宁老愚公谷,绝调曾闻郢客词。

蛱蜨翩翾同尺幅,湍流沆瀁送余悲。

断香遥夜成痴惘,小阁深灯破梦时。

有诗才,写得熟练精致。最减分处可能是颈联,有评委明确指出修辞太刻意了。我觉得尾联也未能提升全诗。

 

咏樱花

  张惠琴

蛱蝶流莺惯自欺。日西空对叶参差。

筝哀永巷芳心苦,时近清明玉质衰。

雨急寒摧香欲尽,阶深春远意相随。

东风不识多情句,犹绕残枝抵死吹。

若不看题目,读者会认为是咏樱花吗?咏物之作,须句句是此物。“抵死吹”也太过用力了,欠温润含蓄。

 

咏兰花

 李晓倩

忘忧岂是人间事,何夕襟青化此生。

露滴流年心影动,根移换梦世尘倾。

莫闻馨折风将远,或恐云收泪独明。

落向旧时空谷夜,与君一顾一魂清。

亦可用于它花。优点依然是有巧思,气韵优雅,尾联好,可称秀句。但第四、六句弱,“根移”可疑,当然可以理解为移栽,但这样作对联太死板了,思维和联想太过拘泥。

 

风入松·与人登楼

   张任

乍来风雨乍来晴。烟揽万湖平。鱼龙卧冷千山暗,才栖定、暮鸟飞惊。疏柳参差飞舞,扁舟肆意斜横。    

人间有路亦难行。白发愧零星。愁肠依旧天休问,欺残眼、万卷何凭。仗剑空云南北,高楼不敢先登。

差点入三甲呢!“仗剑”有疑,过于拟古了。有评委说有违真实,目前社会不许携带刀剑旅行。赞同者说这是诗歌,会意则可。其实同样的意思,最好换个与现代不那么隔阂的表述。我喜欢下阙,沉郁顿挫,有劲道。

 

风入松

李姝

旧时溪月旧时风。吹彻玉玲珑。云烟霭霭花千树,更添得,离恨重重。长羡天边团月,伴君南北西东。    

相亲相望不相逢。除却梦魂中。十年征戍幽燕客,又还似,踏雪轻鸿。团月如传心语,相思两处应同。

有巧思,有灵气,风神清秀,气韵雅致,可入三甲。但“十年征戍幽燕客”隔了,太拟古,评委不愿如此引导后学。或许小才女尚欠经历,早点试试谈个恋爱吧(一笑)!

 

风入松

   李航

无端思绪乱牵萦。风雨又清明。倚窗遥望潇湘路,几曾见,旧冢青青。世事翻如烟浪,红笺薄似人情。    

而今渐已惯伶仃。词组懒相争。年来苦亦寻常味,纵和梦,梦也无凭。还把残心收拾,装来放浪声名。

从“世事”以下越写越好!小小年纪,能如此忖度和表述,难能可贵!“旧”可是特指?“装来放浪声名”减分了,过于拟古,情调过于颓废,老师们要鼓励年轻人积蓄“正能量”啊(一笑)。

 

风入松?寒食月蚀

   余煜珣

人间烟火几曾休。明灭两无由。璧残镜锈天何忍,正咨嗟、红了星眸。暗涌千湾银汉,遽塌万顷琼楼。   

须臾朔望众讙咻。不道素娥愁。故园怕见柯俱烂,偏殷勤、瘦影相投。纔卷尘沙辞客,流霜忽上方州。

煜珣专心读书之余,对今年寒食月蚀独特天象颇有感悟,诗词皆咏之,各自立意,辞章毫不重复,诗词皆势沉力足。“天何忍”问得真好!此词若名列前茅,我不会觉得奇怪呢。

版权所有© 中华诗词研究院

京ICP证16006682号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亚运村北辰东路八号汇欣大厦B座十层 邮编:100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