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电视节目“火”到诗词“热”

<
>

    最近,央视的一档文化节目“中国诗词大会”火了。从3月份播出以来,收视率持续上涨,成为收视黑马,横扫各大综艺排行榜。“央视”加“文化”的巨大影响力再次显现,诗词也藉此走进人们的视野并成为热门话题。

 

    诗词趋热其实已有一段时间了。进入二十一世纪后,各地诗词学会、诗社组织纷纷成立,诗词刊物层出不穷。近年来借助网络优势,各类诗词论坛风起云涌,网间活动、诗词赛事频繁,尤其是随微信的普及,诗词重回生活成为日常。前不久“我有一壶酒”的段子,狠狠地把诗词调侃碾压了一番。

 

    相对于网络,传统媒体对于诗词的关注较为迟钝,电视台等近两年才开始发力。2013年河北卫视开创“中华好诗词”栏目,是为诗词作为主打进入综艺节目的发端,目前已是第四届,反响良好,发展态势不错。人民日报2014年底刊登的《2014,中国文化精彩百分百》专版文章中,河北卫视的“中华好诗词”被收录进关键词“传统文化”,并被定性为2014年现象级文化类节目,影响可见一斑。一个各方面实力并不突出的地方电视台能够制作出这样一档自创栏目,确实不易,河北卫视也因此受到省里有关部门的奖励。

 

    继而,2015年3月陕西卫视播出了“唐诗风云会”,12月四川卫视播出了“诗歌之王”。一时间,屏幕上你方唱罢我登场,你来我往好不热闹。直到今年春天,央视推出“中国诗词大会”,节目称:以“赏中华诗词、寻文化基因、品生活之美”为宗旨,力求通过对诗词知识的比拼和赏析,带动全民重温经典,分享诗词之美,从古人的智慧和情怀中汲取营养,涵养心灵。央视实力强大,在各地方电视台诗词文化节目已经开展起来并产生了一些影响之际再入手,自是全力以赴,灯光舞美等条件不在话下,主持人现场嘉宾也都是重量级,诗词盛宴由此似渐入高潮。

从诗词组织到各类赛事,从网络论坛到电视节目,诗词一时间热闹起来,也让我们看到了中国传统文化的强大生命力和影响力,看到了潜藏于民众间的诗词情怀和热情。

 

    中华诗词源远流长,泽被深远。诗写到现在三千年了,唐诗宋词两大高峰以下,其势可缓,但绝未中断。作为文学王冠上的一颗明珠,其独具的含蓄蕴藉、委婉深沉的诗词韵味,饱含了汉语文字的特殊魅力。孔子曰:“《诗》,可以兴,可以观,可以群,可以怨”。思想感情的表达最方便、最合适的法门,那就是诗,不仅仅是欣赏的艺术,而且是实用的工具。她一直是紧跟时代的,历经曲折之后,必将归于本质,归于传统。

 

    伟大的时代诗人不可缺席,当代诗词也在呼唤优秀的诗人和优秀的作品,还有优秀的读者和知音。就当下诗词文化而言,虽然看似红火热闹,细品起来,仍觉得少了些滋味。

 

    一是娱乐多于文学。

    有人说,当下是个全民娱乐的社会。其言不虚。这些年经济迅猛发展,其背后,是艰苦的奋斗和辛勤的劳动,当然也少不了一些手段和黑幕。就广大百姓而言,娱乐不仅是放松心情,更是藉此喧泄。全民娱乐没有错,关键在于如何引导。文学相较于其他艺术形式稍显沉重,尤其是古典诗词,能够从故纸堆中把她请出来就不容易,王冠蒙尘久矣,更何况这颗王冠上的明珠。但娱乐的扩张力量实在强大甚至强悍,发展到诗词也是必然。把诗词拿出来娱乐一番,总胜于一些粗制滥造无厘头的节目。诗词也大可不必端架子,本来就是民众的草根艺术,一旦失去群众基础,就失去了生命力。

 

    二是炒作胜于创作。

    诗词本来就是我们中国人自家的宝贝,用起来应该得心应手。但大家都习惯了“短平快”的节奏,都想当下就见效,少有人做“深稳静”的功夫。艺术是热烈的,也需要一个热烈的环境和氛围,大凡好的作品,都是在寂寞里产生的,静不下来,深不下去,就没有精品。所以安静而热烈地写诗,写出来的才是真诗。好的作品出来了,也需要一个解读、推广的渠道。只要有利于诗词的推广,炒作一下也不妨事。当下,人们接触到、欣赏到好诗词的机会很少。目前各类诗词刊物虽多,但诗词权威刊物如《诗刊》、《中华诗词》,发行量也不过数万。网络虽广,却良莠混杂,初学者更不易鉴别,容易误入歧途。通过电视节目进行推广,尤其是以寓教于乐的方式把诗词介绍给大家,不亦乐乎?

 

    三是形式大于内容。

    全国诗词刊物到底有多少没有官方统计,但正式的非正式的,总有上百家,每年所发诗词数量数以万计。自媒体时代以来,发于微信、博客的诗词就更多了。许多人每日一诗,甚至每日多首,更有些人不惜重金,出版图书,包装务求精美,装桢务求高档,惜乎多数作品只有诗词之名,字数、押韵甚至平仄都没有错,但就是抵达不了诗词的核心,只是一堆词汇的叠加,口号的重复,淡如白水,没有味道。有的则是掺杂了其他的添加剂,或者抹上了一层仿古漆,看上去玄之又玄,很是唬人。继承好才能发展好,诗词既没有那么简单,也没有那么玄妙,抒发自己的真情实感,合乎诗词的标准要求就够了,不需要多高的门槛,也不需要一味仿古,更不需要神化。耐心揣摩,细心观察,精心提炼,方能出好诗。真正的好诗必然是反映当下,反映内心的,是接地气的。

 

    四是现代盛于古典。

    虽然都称为诗,但其实五四以来,诗歌与诗词分道扬镳。现代诗歌继承大统,在文学殿堂指挥若定,古典诗词走向民间,逐渐隐没身形。其实多数诗人现代诗歌和古典诗词都写过,或多或少地从古典诗词中汲取营养,只不过新诗的舞台更宽广,发展更迅速。2014年,周啸天获得鲁奖,在全国尤其是诗词界引起巨大反响。一方面说明诗词渐入主流,另一方面说明诗词的发展方向还不清晰,标准还不尽统一,推广力度还有待加强。如今央视等传统媒体和网络、微信等新媒体给了诗词一个机会,诗词也应该藉此做一个华丽的转身,无论是深度还是广度,无论是内容还是思想,都应该反思,精进,深入下去。诗词不应该装在匣子里供人欣赏,在这个崭新的时代,应该起到她的作用,发出她的声音,焕发新的活力。

 

    电视打开了一扇窗,让人们认识到了诗词之美,这只是一个良好的开始,我们还有许多功课要做。一是要尊重诗词。正确认识诗词的作用和价值,让文化气息渗透进去,反映出来,达到滋润心灵、营养思想的作用。二是要研究诗词。各类节目需要再深入一些,不只是“消费”,还要“生产”,要在诗词研究、评析、欣赏、荐读方面,甚至在诗词创作上积极引导。三是要欣赏诗词。伟大的时代不仅需要伟大的诗人,更需要伟大的读者,要提高大家的欣赏水平,让大家知道什么样的诗才是好诗,让真正有艺术价值和思想高度的诗更多的进入人们的视野。四是要爱护诗词。给诗词尤其是原创诗词以闪光的机会,鼓励创作,提高地位,共同打造良好的发展环境和氛围,让中华诗词走进生活,走进现代,承接当下。

 

    文化兴,国家兴。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文化责无旁贷,诗词必须先行。

    只有民族的,才是世界的。我国素以诗的国度而著称,诗歌历千百年而不衰,是我国古典文学中极为宝贵的遗产。直观看来,文学似乎一直走在经济社会的后面,其实不然,文学一直走在前面,诗词更应该走在前面。同时,我们需要诗意地栖居,我们需要一个美丽的精神家园,在这个略显浮躁充满功利的社会,需要一份安定宁静的力量支持和抚慰内心,诗词无疑是最恰当的形式。

 

    希望这把火的温度和纯度再高一些,让时代风云在诗词里焠炼提纯,或炼出黄金,或烧作美瓷,使人生多一重温暖,内心多一份坚定,前路多一束光芒。

 

版权所有© 中华诗词研究院

京ICP证16006682号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亚运村北辰东路八号汇欣大厦B座十层 邮编:100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