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诗读诗

<
>

   中国有着源远流长的诗教传统,诗可以“兴观群怨”,“不学诗,无以言”。北大附小延续了北京大学人文精神的传统,在“诗教”课堂实践和活动推广方面取得了引人瞩目的成就。北大附小的青年语文教师贾宁,曾多次在全国性语文教学比赛中获奖,在诗歌教学方面有着独特的理解。

    贾老师认为,对于“诗教”这一概念的理解包括两个方面。在字面意思上,首先是“诗”这个词,狭义上来讲,就是指“诗歌”这种文体形式;而从广义上来讲,诗词歌赋曲韵文都属于“诗教”中“诗”的范围,也是我们诗教教学中所实际运用的,而“教”则是教育,但却不只是单向的老师对学生的教育,其实是师生共同完成的一个活动,在这一过程中,借助“诗歌”这一载体,师生是同时受到教育和获得收获的。

那么北大附小为什么要推广“诗教”这一活动呢?贾老师从北大附小的历史传统、人员构成、学生主体几方面进行了解释。从学校层面来讲,北大附小是和北京大学的历史传统一脉相承的,有着比较深厚的人文底蕴和诗歌传统,学校也很早就开始做诗教有关的活动了。学校的老师,尤其是语文老师,对传统文化都很重视,也很喜欢。学生家长很多也是北大的学者教授,他们很重视从小就对孩子们进行传统文化的教育和培养。学生们长期浸润在这种环境中,潜移默化地受到感染和影响,对诗歌都很热爱。

    所以,从各方面来讲,北大附小和“诗教”还是有一定渊源的。同时贾老师深深感叹,诗教太重要了,不单单是在当今社会,对我们中华民族来说,它是我们的根。汉字是我们文化的根基,是中华文明的载体。而广义上的“诗”也是我们中华民族文化精髓的部分,是我们民族文化特色的体现。如果孩子从小能够积淀传统文化修养,把文化的精髓融进血液里、骨子里,诗歌就会在他们的心灵中成长起来,变成身体的一部分。

    关于诗教的具体实践,不同层面也有不同的做法。从学校层面再具体到每个老师、每个年级、每个班级又各有不同。贾老师热情洋溢地说,北大附小是自由的、开放的、包容的,提倡和而不同的教学风气,鼓励百家争鸣、百花齐放。在学校层面,经典诗文诵读已经成为北大附小一道亮丽的风景线。每学期,学校都会有专门的诗文诵读活动,有的是结合其他活动一起办,有的是独立的活动。比如,学校60周年变迁举办了一个比较有影响力的大型文艺演出,而这场演出的压轴节目就是全场学生诵读《少年中国说》,这也算是北大附小的保留节目了吧,几乎所有北大附小的学生都会背《少年中国说》。当时是在北京大学的邱德拔体育场,现场是很壮观、很震撼的。只要有大型活动,像文艺演出、接待来访等,基本上都会有古诗文的诵读。另外,可能外面都知道北大附小这一特色活动,所以很多活动也都会邀请北大附小参与,像纪念孔子诞辰多少周年、纪念郑和下西洋多少周年、圆明园诗会等。为了让孩子们能更有效地积累更多的优秀古诗文,学校老师们也在积极编纂各种古诗文读本。到现在为止,已经编辑了三套供孩子们用的小册子,相当于口袋书。于是有了第一套和第二套小册子,而在使用过程中也逐渐发现了一些问题,读本也不断得到修正补充完善。基于前两次的经验,去年11月份,由化工出版社正式出版了一套新的读本。共12册,每个年级上下两册。相对来讲,目前这套书花费了老师们更多的心血,也是更完善更全面的。不仅包括了课程标准要求学习的诗文,还选取了很多适合孩子们学习的朗朗上口、简单好懂的诗文。孩子们和家长们的反响还不错,设计美观、携带方便。

    具体到每个班级和教师的教学实践,又可以从两方面来理解。一方面,古诗词是语文教学中一个非常重要的方面,所以在教学中要重视它。随着教师自身素养的提升,对诗文教学理念、形式的理解也在不断更新,绝不仅仅是传统观念中的读一遍,翻译翻译意思,知道是怎么回事,背下来就完了。这样纯粹机械单调的教学,把古诗文的美感和韵律完全消解掉了。贾老师个人的教学方法是,在符合孩子年龄特点的基础上力争以诗的方式来让他们理解诗歌,而不是像解读课文那样来教学。毕竟,老师可以解读地很深,但不能要求学生能完全理解掌握。诗歌是一种独特的文体,它里面很多东西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用普通的言语是不能够清晰准确表达出来的,有时候即使解释清楚了,诗歌那种隐约朦胧的美感也就没有了。当然,低中高不同年龄段理解也不同,但是对诗人身世、时代背景、主题内容也会有大致的了解。所以我们也没必要一字一句去解释翻译,让孩子们有一种整体的感悟和情感思想上的触动就已经足够了。

    在此基础上,对诗歌表达的基本方式之一就是吟诵。说实话,有一部分人是不太能接受“吟诵”这种方式的,觉得有些矫情怪异。虽然吟诵这一方式还没有完全普及开来,但老师们比较重视,也处于不断尝试和探索中。我们有一位同事,对诗歌吟诵很感兴趣,在他的班里,这种形式更常见也更系统,其他老师可能更多是在尝试中。

    诗教之路也不是一帆风顺的,贾老师在实际教学中也遇到了一些问题和困难。以吟诵为例,可能有些老师都不太接受或认可这种形式,觉得没有太大必要。贾老师并不认为读诗就必须要吟诵,他强调吟诵也是一种有益的尝试,有助于探索教学方法的更多可能性。另一方面,他认为教师本身的素质修养在诗教实施过程中也很关键,教师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情况也是有可能的。这也就要求老师不断提升自身素质,加强修养,学习新知。

    而这样多年持续的浸润,对学生们的影响是很深远的。比如一些高年级的学生,虽然不太懂韵律平仄,有时候也会模仿着写两句诗来,非常有意思。这说明,他们是发自内心认可喜欢这个东西的。另外,他们还会给古诗配画,自己构思作画,很漂亮,想象力很丰富。这其实也是他们理解和表达诗歌的一种方式,不通过言语而通过画来感悟。诗画本来也是相互融合的。

                 (编辑:李伟亮)

版权所有© 中华诗词研究院

京ICP证16006682号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亚运村北辰东路八号汇欣大厦B座十层 邮编:100101